床债欠不得 第六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床债欠不得 > 第六章

床债欠不得 第六章

作者 : 七季
    他们好不容易回到大路旁放行李的地方,那里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们了。

    那人是他们借宿人家的儿子阿达,今天刚从市区回来,因为他们说过中午会回去吃,但是迟迟没见他们回去,主人家担心,就让阿达来找他们。

    他顺着大路到了山顶,看到苏玮清的行李,就一直留在这等他们,本想再等不到人就回村子,发动大家来找,他们就刚好在这时回来。

    这真是不幸中的大幸,苏玮清大概跟阿达讲述了他们发生的事情,阿达听后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但是并没说什么。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在苏玮清和阿达说话时,一边的蓝欣语一声更比一声高,成功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苏玮清紧张地过去看她,却被蓝欣语不耐烦地拨到了一边,转而可怜地看着阿达,揉着脚说:“怎么办,我可能是骨折了,你能背我回村子吗?”

    苏玮清翻了个白眼,头一次这么想对蓝欣语施用暴力,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有空盯着男人的肉体哦。

    不用问,这个阿达皮肤黝黑、身材健壮,又跟他们差不多大,俨然就是蓝欣语的菜,但是他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她还有心情想这些有的没的,而且一上来,话没说几句就让人背,这也表现得太赤luoluo了吧。

    不是他思想阴暗,如果她真的走不动了,刚才早就让自己背了,所以现在提出这种要求,肯定是想靠在“坚实的背脊”上流口水。

    反正他就是没有那种硬得吓死人的肌肉,他就是没有那种粗犷得小孩子都不敢接近的脸部线条,怎样,像他这种人,主动出卖体力都没人稀罕。

    阿达被蓝欣语这一问,问得有点愣,反射性地去看苏玮清,苏玮清把头撇得老高,一副“你们的事老子不管”的态度,直到蓝欣语用她的好脚很不留情地踩了他一下。

    “是啊,反正我这么四肢无力又怕晒的人是派不上用场的,能辛苦你一趟吗?”他说得很是口不对心。

    苏玮清背着他的大背包,臭着脸跟在阿达身后下山,看着蓝欣语在阿达背上,不时跟他有说有笑的样子,苏玮清很阴险地希望他们脚下能凭空出现一块大石头……

    他们是来工作的,可不是借着工作的名义来跟异性调情的,苏玮清完全忘记自己来这的初衷,对蓝欣语的行为鄙视得不行。

    回了村子找村医看过,跟他判断的一样,蓝欣语的脚伤并没什么大碍,用当地自制的药酒涂过,立刻就感觉好了不少,不过即使这样,蓝欣语也需要好好休息,于是苏玮清跟阿达约定好了,隔天一起上山取回航拍器的事,原本打算今天下午就走的行程也延到了隔天。

    要不是蓝欣语勉强请假陪他来山上,现在必须赶快回去上班,不然她应该是想再多待几天的,但是管她呢,苏玮清心想,瞧她一回来就一直赖着阿达的样子,他只能可惜他们是有缘无分了。

    晚上,蓝欣语神秘兮兮地拿着块香展示给苏玮清看,说这是阿达给她的,治虫很管用的香,有了这个,晚上睡觉就不怕有虫咬了,但苏玮清显得兴趣缺缺。

    “你那什么表情?不感谢我要来了这么好的东西吗?”

    “反正也是妳借故跟阿达找话说,误打误撞讨来的吧。”苏玮清止不住自己话语里的酸劲,其实他没必要对她的行为有所抱怨的,本来就知道她是这样一个人,只不过他们好歹也认识十年了,在她受伤的时候,宁愿依赖一个刚见面的人也不要他,这样好吗?

    “不如我去告诉阿达,我们不是什么男女朋友关系,让他好能放开手追妳。”

    “什么?”蓝欣语却是一副没听懂的表情。

    他鄙视她到这时候还装傻,“妳不是很中意他吗?虽然你们距离是远了点,生活圈差异大了点,但这对妳来说都不是问题吧,如果真那么想跟他有所发展,我可以帮妳。”

    “你、你以为我对阿达……”蓝欣语愣了半秒,本来用来献宝的香料被她恶狠狠地放在桌子上,“亏你在这种时候还能这么为我着想,那就麻烦你了。”

    “妳生什么气啊,还不是妳自己表现太明显,旁人都看不下去了,只是可怜那个送妳和菓子的暖男,要是知道妳到了一个新环境就把他忘得一乾二净,不知道会躲在哪里哭。”

    “难得你还记得有这个人的存在,不过不劳你烦心,就算我又有新目标,也不会做脚踏两条船的事情,事实上,在我们来这里前就已经分手了。”蓝欣语把枕头丢向他,“别坐在我床上啦,我是病人,需要好好休息,你给我睡地上。”

    还有脸问她在气什么,在他眼里,她就是个不会看场合、不会分时间,对男人胡乱放电的花痴女。

    就算阿达真的是她喜欢的类型,也不看看那是什么情况,她怎么会有那种心思,真不知道在他眼里,自己成了什么饥渴、缺爱的怪物了。

    “什么啊,原来妳也被甩了。”苏玮清以为她生气是被他说到了痛处,“那只能说,妳振作起来的速度又变快了。”

    “你去死啦。”

    蓝欣语赌气地不想解释,苏玮清也气闷地不想再问,在那种香料奇怪的气味下,两人无言地忍受着诡异的气氛,要不是今天发生太多事,而前一天他们又都没睡好,这肯定又要是个无眠之夜了。

    ◎◎◎

    隔天,苏玮清跟阿达一起上了山,按照留下的记号很顺利地找到航拍器,阿达三两下就爬上树,帮他取了下来,检查后,除了表面有划痕外并没有太大损伤,这样就不影响拍摄了,他也不用再来一趟。

    阿达好奇地看他补拍镜头,他的淳朴和善良,让苏玮清觉得莫名地别扭起来,其实他人也没什么不好的,自己真不该对他怀有敌意……等等,他对阿达是怀有敌意的吗?对一个见面还没两天,并且在不断帮助他的男人?

    “这个东西,如果我女儿见到一定很开心,可惜她现在还跟老婆在市区,等她回来你们也已经走了。”阿达看着他操作航拍器,发自内心遗憾地叹道。

    “这个确实很容易掳获小孩子的心。”苏玮清说着一抖,差点又让飞机跑到危险的地方去,他转头,那眼神倒是把阿达吓了一跳,“你有孩子了?”

    “是啊,今年六岁了。”阿达答得有些弱,不明白自己有小孩有什么问题。

    苏玮清愣了一会,突然嘴角止不住的抽搐,由弱到强,最后控制不住地大笑了起来,更是让阿达摸不着头脑。

    苏玮清也不知道自己在高兴个什么,“真想看看欣语知道这件事时的表情。”他甚至高兴得情不自禁地说出了声来。

    “需要告诉蓝小姐吗?她知道啊。”

    “她知道?”苏玮清反应极大。

    阿达连连点头,“昨天背蓝小姐下山时,我们有说到这件事,你没听到?”

    当然没听到,谁想知道他们两个在聊些什么啊,看到那副有说有笑的模样,他当然躲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回想那时的事情他就生气,不过气过之后,又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想到昨天蓝欣语对他古怪的语气,他不会是误会了什么吧?

    “我那时在走神没注意到。”他挤出一个扭曲的笑容,“你们还聊到什么,有没有聊到我?我没有要套你话的意思,只不过身为一个男人,昨天的表现实在丢脸,都没派上什么用场,她是不是对我很有意见?”

    在阿达眼中,他跟蓝欣语应该是男女朋友关系,这样问不显得突兀吧?

    阿达想都没想,对他的话照单全收,马上摇起了头,“没有那种事,蓝小姐一直在自责自己的大意,害你的工作出包,又执意跑进森林里,结果把自己摔伤,要不是你的记号,恐怕连回来都很困难,她觉得自己是个大累赘,拖累了你,我看她心情似乎很低落,才会说些自己家开心的事,转变一下气氛。”

    他说的跟自己认识的是同一个蓝欣语吗?苏玮清都要怀疑这个看似淳朴的阿达是不是在逗自己了,“不会吧?”他假笑,“她只是把我当拐杖而已,哪会对我有愧疚的心。”

    “拐杖?”阿达想了想,了然地点了下头,“这么说来蓝小姐是说过,因为自己已经闯了太多祸,还要让你背她回来就太说不过去了,走出森林时她已经没力气了,才会请我背她一段,为此还说了一堆感谢的话,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觉得蓝小姐真的很关心你,都很为对方着想,你们两人感情真好。”

    苏玮清的脸颊热了起来,尤其是被阿达直直瞧着,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是一对相互关爱的情侣时,总觉得……超级不好意思。

    这么说她昨天完全是在逞强了,她会对阿达开口,是因为她已经没有力气再自己走了,她那是一种对他的关爱吗?不是她遇见了对胃口的菜就把他丢一边了?

    这真是太糟糕了,看来这次不是说几句好话就能弥补过来的了,不过他为什么会觉得就算花再多心思去哄她,心里也愿意得很呢?

    之后苏玮清真是好话说尽,并且在回去后,主动破财消灾地请蓝欣语吃了好几顿饭,她才勉强对他又有了几分笑脸。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床债欠不得最新章节 | 床债欠不得全文阅读 | 床债欠不得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