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家有个大妒女 第六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他家有个大妒女 > 第六章

他家有个大妒女 第六章

作者 : 七季
    邹启申把饭菜都放进冰箱,关掉电视,来到连书亚身旁,温柔地唤她,“书亚,到卧室去睡吧。”

    连书亚蹙着眉头,眼皮不安地跳动,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但睡得也并不安稳。

    邹启申又叫了几声,见连书亚没有反应,横抱起她,小心翼翼地上了二楼。

    邹启申将连书亚放在她床上,因为刚才的晃动,连书亚更加不安,半闭半睁的眼显示出她正在作一个令人烦躁的梦,一个想要醒来又醒不来的梦。

    光是听着连书亚细微的呻吟,就让邹启申感到心慌,更不用提亲眼见到她难过的样子,他心疼地抚上她的脸颊,她的脸颊很烫。

    “书亚,为什么妳都不和我说呢?是觉得就算说了,我也帮不上忙吗?”只有面对昏睡的她,他才能说出自己心中的苦闷,“妳认为即使说了,我也无法理解,认为那是妳自己的事?”

    “啊……不……”邹启申的抚摸似乎让连书亚梦到什么,她痛苦地叫道。

    邹启申并没有收回他的手,他想要叫醒她,让她逃离那个梦境,但又迟迟不那么做,因为有很多话,他不敢对着清醒的她说。

    “我只是想让妳多依靠我一点,我现在已经变得很可靠了。”邹启申说着,轻轻在她汗湿的额头印上一吻。

    不知是不是他这一吻起了作用,连书亚渐渐安静了下来,这让邹启申多少找回了一些自信,他得寸进尺地将鼻尖贴着她的鼻尖,近距离地看着这张朝思暮想的精致面孔,他喜欢她、爱她、忘不了她,不只是因为她这张脸。

    就在他看她看得入神,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时,原本睡着了的连书亚伸出粉舌,在他的嘴唇上如春风般轻扫而过,就像他是摆在她面前的一朵棉花糖。

    邹启申的脑袋完全停止思考了,他对这种发展完全没有防备也无从应对,试想一个昏昏沉沉的女人,半梦半醒之间,突然像只小猫一样舔着你的嘴唇,你能有什么反应?

    邹启申吓得想落荒而逃,别开玩笑了,刚才那个算吻吧,她吻了他吧?

    在连书亚有如儿戏般不知真假的舔吻下,邹启申僵硬的脸半天才有所反应,他有些生硬地贴近她,贴到唇对着唇,他向前倾身覆上她的嘴唇。

    她的嘴唇有着水果的香甜,是她一直在用的牙膏的味道,以前还想说看起来凶巴巴的她,喜好竟然出乎意料地幼稚,而如今他简直爱死了那香甜的味道,而越多的接触就带来越多的渴望,他开始吸吮她的唇瓣。

    面对没有丝毫反抗的连书亚,邹启申鼓起勇气试着将舌探进她的口中,他成功地缠住她的舌,让暧昧的温湿甜腻纠缠在两人的口腔中。

    “唔……”连书亚有些难受地闷哼一声,但那感觉太好,引得他更深地探入。

    他和她的舌纠缠了好一会,水果牙膏肤浅的味道在他的吸吮下逐渐变得深沉,那是她本身诱惑的甘甜,他扫过她的贝齿,火舌直探向她喉间敏感的小舌。

    在他舌尖的挑逗下,那小舌畏惧地一缩,连书亚的身体跟着颤抖了一下,声声呜咽自被他堵住的小口中逸出,但又不是恶梦来袭时的痛苦呻吟。

    连书亚的小手下意识地抵住邹启申的胸膛,那种想将他推开的动作勾起了他的无名之火,他干脆一个倾身将她压在床上,唇与唇紧紧贴合,火热的舌在她口中热情挑逗,弄得她轻颤连连,直到感觉到抵在他胸前的手失去了力气,而她开始不安地扭动起来,他才放开了她。

    一接触到空气,连书亚什么都不顾,本能地大口呼吸,她的脸像颗成熟的水蜜桃,粉粉嫩嫩的,只等人去采摘。

    “好热……”连书亚因为几天来都没睡好觉,睡得正沉时被邹启申弄醒,头感觉格外沉重。

    她已经有了意识,却又没有完全清醒,头沉沉的、身体热热的,她浑浑噩噩地想着,自己会不会生病了?手下意识去解衬衫的前两颗扣子,好让自己透透气,但她笨拙得怎么也解不开那两颗扣子,急得眼睛瞇成一条缝,感觉头更痛了,身体也急得直出汗。

    邹启申暗自吸了口气,但成效不大,他刚才不该一时鬼迷心窍吻她的,那诱惑实在是太诱人了,会让他停不下来,会让他不知餍足,可跟现在眼前所见相比……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两只手,帮她解开衬衫上的扣子,他就像个第一次打开魔术盒的好奇宝宝,抱持着期待和恐惧。

    ……

    她显然是累坏了,而他的欲望也在这时绷到了极点。

    “书亚,还记得七年前分别时,我对妳说过什么吗?”邹启申抚摸她的额头,欲望的肿胀毫不掩饰地贴着她的肌肤。

    光是那真实的触感,就教连书亚完全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即使他的眼神是那么认真、语气是那么诚恳,但他做的事也未免太恐怖了,只是小睡了一下,就被他压在床上,脱光了衣服、做了那么多事情……

    “那些话永远都算数。”邹启申看着连书亚,当然也看到了她眼中的怒火,但这时他反而不怕了,甚至异常地冷静,“等我被承认时,我会回来,回来了就再也不离开妳,我让妳相信我,妳信了吗?”

    “所以这就是你压在我身上的原因?”连书亚努力让自己的脸红看起来像在生气。

    “没错,也许之后我会后悔,但我不会向妳认错,我一直忍耐着,妳明明知道我对妳……”

    “好了。”连书亚使出了所有力气,愤怒中掩饰着慌张,将他的话打断,“不要再说下去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只会让我觉得更丢脸。”

    高潮过后,暧昧的气息仍围绕在两人之间,而她的视线始终不愿与他交会。

    邹启申被欲火折磨着,心里却有如堕入冰窟,他都已经说到这个分上了。

    “书亚,我到底哪里做错了?”邹启申真的不懂,连书亚并不讨厌他,不然就不会回复他的邮件、空出时间跟他视讯,不会煮好了菜等他回家,

    “妳一直在作恶梦,却从没跟我提起过,这让我很伤心,妳知道吗?我想陪着妳,想跟妳一起分担那些会让妳变得脆弱的事,我想看妳对我笑,虽然妳生气的样子也很好看,但我更希望妳见到我时是开心的。”

    “你……不要在做了这么过分的事之后,还一副自己是受害者的态度好吗?”连书亚似乎并不想了解他的内心,她强硬地说:“我没有什么事需要你来分担,也没有作什么恶梦,只是睡得太热,有点难过而已,是你想太多了,我……也没有对你生气,我一直就是这个样子,就像你也是个扑克脸一样,你可以从我身上离开了吗?”

    邹启申乖乖地下了床,连书亚转过身子,拿背对着他。

    她说她并没有对他生气,是指这次的事也一样,只要他适可而止,她就会原谅他吗?

    为什么呢?如果她对他没有那个意思的话……就算他是个扑克脸,但他也会对她开心地笑出来,因为他爱她,看到她,他就会发自内心想要微笑,他以为这是再自然不过的反应了。

    等邹启申走后,连书亚才抱住自己颤抖的身体,表现出她的恐惧。

    他怎么能做出这么疯狂的事,还说什么要分担她的事情……

    要不是他回来,她怎么可能又作起从前的恶梦,她已经很久没有梦到七年前出车祸时的情景了,她已经很久没有记起手指断掉时的痛楚了。

    就是不想被他当成弱者,不想被他以保护的目光注视着,她才那么努力地学着一个人生活,学着度过没有钢琴的日子,可是他回来了,也带回了那些被她刻意隐藏起的软弱。

    他口口声声说要分担她的痛苦,这是不行的,这会让她变回那个脆弱的自己,会让她慢慢地依赖他,最后会变得离不开他,她不想要那样,那不是她所追求的关系。

    连书亚当然知道邹启申对自己的感情,也相信他的承诺,但时间是个奇妙的东西,会让人怀疑自己,他对她的执着,究竟是青春时期的延续,还是单纯对她抱有责任,是习惯或是其他,谁都说不上来。

    说实话,她并不抗拒他的拥抱与亲吻,但她害怕听到他所谓的告白,以前没能说出的话还是藏在心里比较好,省得哪一天当他发现,她只是他年少时的一个梦而已,他们的关系已经无法挽回,那才是她最不能接受的事。

    她可以笑着祝福他找到真爱,却不能笑着面对他对自己的情真意切,这真是很奇怪的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他家有个大妒女最新章节 | 他家有个大妒女全文阅读 | 他家有个大妒女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