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哄的娇妻 第十六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不好哄的娇妻 > 第十六章

不好哄的娇妻 第十六章

作者 : 七季
    宋蓝筠一气之下直朝那个鱼缸而去,在床上的陆知瑶又茫然又紧张,不晓得他要干什么。

    他要毁了这些面目可憎的鱼!他竟然还不如这些目光呆滞的生物,反正她也不在乎他,还不如毁了她最心爱的东西,让她从此恨他,他如此极端地想着。

    宋蓝筠双掌抱住那鱼缸,脑中的画面是将鱼缸高高举起、狠狠摔下,对着因鱼缸碎了一地而挣扎的鱼哭泣不止的陆知瑶,露出一个残酷的胜利微笑,但是,该死的他又没养过鱼,哪里想得到看上去这么小的鱼缸,放满水会这么重?这么重……他抱不起来啊!

    只见宋蓝筠使尽力气,也只是把鱼缸抱起五厘米,而后又被重量重新压回桌上,反复了几次,陆知瑶担心地看着他问:“不要紧吧,要不要我帮你抬?”

    “我不是在帮你布置房间好吗?”宋蓝筠放弃了那只鱼缸,现在他是真正的恼羞成怒了,脸皮火辣辣的烧,但她还十分无辜地不懂他怒从何来。

    那张脸、那张脸……真是够了!宋蓝筠抓过呆坐在床沿的陆知瑶的衣领,强势地揽过她的腰,俯下头就是一阵狂吻。

    她挣扎,他把吃奶的劲使出来按住她,搞不定鱼缸还搞不定她吗?他的舌在她口中游走,挑逗着陆知瑶喉咙深处的小舌,吸吮着她的呼吸及她的一切,陆知瑶连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他现在禁止她出声。

    陆知瑶的拳头捶打着他的背,他手臂使力,将她的腰贴向他,好像要把她揉进自己身体一样。

    “唔唔……”终于他背后那只小手由捶打改为抓着他身上衣料颤抖。

    宋蓝筠可不想这时候停止,反正她都不在乎他,他还在乎她的感觉干什么?他干脆向前倒去把她压倒在床上,他刚一离开她,在她被他吻肿的唇口呼吸变顺畅前,便大力地撕开了她的衣襟,她那件竖排扣的花裙子被他向两边应声撕开,露出了内衣和她白皙的肌肤。

    陆知瑶像是被过度地惊吓,以至于连反抗的意识都还没产生出来,她目光迷离又有点呆呆的,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他,似乎不明白他在拚命个什么劲,而丝毫没为自己的安危担忧过。

    “看着我干什么?大惊小敝!”宋蓝筠赌气地瞪她,“又不是没做过。”

    “不……这……为什么?”她眼中是真的只有疑惑。

    这个时候她不是吐他一脸口水,还有心思问他原因?他哪知道为什么?他自作多情,还以为自己能留住她,以为自己多么地有本事,结果连几条鱼都搞不定,他好没用,好气自己,怎么就爱上了这么一个不解风情的家伙!他这个人,注定是感情生活中的失败者吗?

    可就算失败了,他也不会让她安然无恙地离开的,她得记住他,必须记住他!

    “嗯……”她并不打算抗拒那种感觉,还主动抱住他的头,将他更深地压向她。

    陆知瑶这么配合,倒是吓到了宋蓝筠,他猛地抬头,她水盈盈的眼望着他,好像跟他做这样的事是天经地义的。

    “你、你干什么不反抗?”他问了个很不合他此时行为的问题。

    “我在等你告诉我答案。”陆知瑶平静地说。

    他干什么要突然抱她?他不是已经有洛亭亭了吗?她努力不让自己往那方面去想,可他的样子看上去真的像在舍不得她啊,他不想让她走,是单纯地为她好,觉得国外的环境并不适合她,还是另有其意呢?是有更深的意思,掩藏在他对她冲动的拥抱中吗?

    宋蓝筠心音鼓动,这个女人再这样不按常理出牌,他真的会受不了的,大掌一挥,干脆将她的衣物全部扯去。

    ……

    陆知瑶失神地看着鱼缸反射出的他们,紧紧地抱在一起,多好……永远都是他的女人,听上去好棒的样子,他那么高傲地说出这样的话,是代表,他也认为这是件值得自豪的事吗?

    不知道是不是力气用光了,宋蓝筠最终放过了那只鱼缸,两人相对无言地坐在床上,一个衣着完整,只不过有些皱巴巴,另一个缩在床头把被子裹到脖子。

    陆知瑶的十指在被子里交叉,显示中她心中的不安,可从宋蓝筠的角度看,她只是在发呆而已,大概是还没从刚才的事情里缓过神来,说实话他也一样,总觉得是作了场梦,太激烈的梦……糟糕,不能去想。

    ******

    “那我走了。”宋蓝筠生硬地说,再看着她那张红晕未消的脸,不知道他又会干出什么恐怖的事情,他突然站起身来,别扭地不去正视她。

    “啊?”陆知瑶一愣,“你……要去哪?”

    “当然是回家。”他偷看她一眼。

    她将被子又往上拉了拉,连嘴都盖住了,低声说:“哦。”

    “那……我回去了。”

    “哦。”

    “你……算了,我走了。”

    宋蓝筠气呼呼地大跨步离开了卧室,过了一会,陆知瑶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她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她吁出口气,把头从被子里完全探了出来。

    说来就来,说了一堆没人听得懂的话;又想走就走,他们又不是大老板和情妇的关系!

    陆知瑶揉了揉眼,舒服地蜷缩在床角,手托着下巴对着书桌笑了开来。

    虽然莫名其妙,可大老板是不会对情妇扭扭捏捏的,更不会走时还明目张胆地偷东西,不过她真是不明白,他拿什么不行,干什么要拿她放在桌上的书呢?

    那是她前年出的绘本故事,最近再版后刚寄来的样书,她放在那连翻都没翻过,却被他气鼓鼓地拿走了,真是的,那可是商品耶,拿人家东西不给钱可不好,所以说,他还会把那本书还回来的吧?陆知瑶这么想着。

    不知不觉地日子过得飞快,因为陆知瑶叔叔的病情很稳定,医生判定为可以坐飞机,婶婶就陪着他提前飞去了加拿大。

    这一天陆知瑶只身到了机场,出门前接到洛亭亭的电话,真没想到她会是最后一个跟她告别的人,因为宋蓝筠没有出现,本来,她觉得他才应该是最后一个跟她告别的人,他还没还她书呢。

    眼看到了出关口,陆知瑶却迟迟不进去,提着行李在人潮涌动的机场四处张望着,他不来,真的不来?她相信他会来的,如果那天他吐露出的话是真的,那他怎么舍得她真的走呢?

    机场便播开始重复她所乘坐航班的登机信息,陆知瑶仍是在张望,看了看表,她的手表并没有走快吧?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登机信息变成了将要起飞的信息,托运的行李都运上去了,她不可能在机场大厅站到脚下生根。

    陆知瑶焦急,却也无可奈何,等她通过了出关口,拚命地在飞机起飞前的最后一刻成功登机,她知道她又错过了,真是的,身为一个大男人,就算赌气也好,也不能真的不来见她最后一面吧,这可是最后一面耶!

    要不是那天他像个无赖的嫖客,做完事就走,别提深情告白,连句温柔的抚慰都没有,她才不会由着他就那么离开,假如他再多说一句好话,她肯定会扑倒他、亲吻他,放下自己所有的自卑,向他诉说她是从什么时候起,心里再也抹不去他的身影。

    可是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女人啊,就算他气急下吐露的真相让她面红耳赤,她也不能在他强行要了她后就投入他的怀抱吧……总要有个象样的告白不是吗?可她等啊等,明明就差那最后的一句话,她却怎么也等不到了。

    陆知瑶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的机翼默默诅咒,咒那个宋蓝筠上厕所没带卫生纸、出门就摔跤、洗澡没热水。

    “糟糕,忘记带面纸了。”她只能用手指抹去眼眶里掉出来的泪,“这破飞机,怎么还不起飞啊!”害她那么赶,想叫它晚点飞时它就催,等想着它飞吧,飞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时,它却静止得叫人心急。

    “小姐,你这心态不好哦。”她旁边的中年乘客低声说:“也许是还在等什么人吧。”

    “飞机哪里会等人的?那得是多么重要的大人物啊。”她顺势转头,将视线从窗户那边移向旁座,眼睛霎时瞪大,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什么魔术,“怎么会……”

    宋蓝筠竟然坐在她旁边正在对她笑!怎么可能?她眨眨眼,真的是他!不是她产生的幻觉,“可、可是,刚刚坐在这的还是个中年大叔啊!”她惊讶地合不拢嘴。

    “本来是,可在你咒骂飞机的时候,我已经跟那个大叔换座位了,是你太专注没发现罢了,害我好伤心呀。”宋蓝筠很满意她的反应。

    “换座……你……”陆知瑶的脑袋卡住了,“你也搭这班飞机?”

    “真奇怪,又不是只有你能出国。”正说着,飞机开始上升,他们都先停下,静静地听着自己的耳压声。

    可是除了心跳哪还能听到别的?陆知瑶的心咚咚咚地跳着,她攥紧的手悄悄被宋蓝筠握在了手心里,她看他,他对她微笑,好像是在问她,这次你要把我拐到什么地方去啊?

    “你的工作呢?”她小声问。

    “我升职了,给自己放个年假。”宋蓝筠轻松地说:“而且以我的业绩,就算在国外也不愁找不到工作。”

    “你还想一去不回了啊?”

    “是有那个打算,怎样,怕了吗?”他看她,“不管你去到哪,结果还是一样,一间房子,一张桌子,一个鱼缸,还有我。”

    陆知瑶笑着,声音却在发抖,“你可以说得再明白些。”

    他扭头,“不说了,你对我一点都不好,我说那么多干什么?”

    “我对你不好,你却还要跟来?”她问他,期待着。

    他闷闷地说:“因为你值得我对你好。”总是值得他找一个又一个理由缠着她!

    陆知瑶笑了起来,笑得好大声,引来周围乘客的注意,连宋蓝筠都被她吓了一跳,紧张地看着她,怕她不会是受不了他的纠缠,精神崩溃了吧?

    等陆知瑶笑够了,好不容易停下来,挤着眼泪看他,断续地说:“可是你想在边那待下去,我却下周就要回来了,这该怎么办呢?”

    宋蓝筠的脸一下白透了,“什么?你不是要以养女的身分跟着你叔叔移居加拿大吗?”

    “我都这么大了,还当什么养女啊?”陆知瑶忍不住又笑了起来,“我叔叔病了,我当然要去看看他、陪陪他,但用不着陪他一辈子啊。”

    所以当他问她是不是要走时,她才大方承认,所以面对他发神经一样的反应时,她才会那么茫然?天啊,她只是去旅个游,他却有那么大反应当然会很奇怪了,他只问了她去不去,却没问她还回不回来啊。

    “是你故意误导我的。”他指控。

    “我哪知道你是因为那个才紧张,等到发现时,当然就想多享受一会你的紧张了……”只是她猜测最后他会来挽留她,却没想到他会下决心跟她一起去,想想,她又耍笑出来了,“原来你真的这么爱我。”

    “不准说出来!”宋蓝筠的脸胀得通红,“我哪像你这么没心肝,说走就走,也不会担心我。”

    “我担心你啊,我担心真的会再见不到你,所以才准备了这个。”陆知瑶说着,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颗糖果。

    “什么东西?”宋蓝筠拨开糖纸,只是一颗糖而已嘛。

    “啤酒糖。”陆知瑶无不俏皮地说:“因为不许带液体上飞机我才准备了这个,想着万一你真的没有来而我又后悔了,就吞下这个,飞机也许就又会飞回去了。”

    宋蓝筠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光速吞了那颗糖,而后才有空以惊恐的眼神看向她。

    陆知瑶笑了,笑得好开心,十分轻快地说:“我是认真的。”

    “所以,你身上还有吗?”

    “那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她拍拍自己的口袋,好奇地问他,“你偷拿我的书到底干什么?”

    “这问题很重要吗?”

    “我们之间因为不坦诚,走的弯路还少吗?”

    他支支吾吾,仗着嘴里有糖,含糊地说:“只是想看而已。”

    “什么?”

    “那本我没看过啊!只是想看而已不行吗?”他暴跳如雷,“你喜欢画、我喜欢看,这组合不是很好吗?不准笑,不准笑,都说了叫你不要笑啊!我这么爱你,你还笑我……”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不好哄的娇妻最新章节 | 不好哄的娇妻全文阅读 | 不好哄的娇妻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