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夫专宠涩娘子 第十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夫专宠涩娘子 > 第十章

恶夫专宠涩娘子 第十章

作者 : 七季
    朱星涵睁开眼,脑中仍回响着大夫的话,那时她意识不清,但该听的话一句没落下。

    她怀孕了,此时在她的肚子里,有一个小生命正在孕育着,那是她和宇闻青岚的孩子……

    “星涵?”小心翼翼的声音悄悄地滑进她的耳里。

    稍转过头,朱星涵本能地将身子向床内挪了下,任何一个人在醒来后看到有一个面色苍白的男人端着个碗蹲在自己床前,都会出于本能的戒备而退开的,要不是外面天空大亮,说她是见了鬼也不过份。

    “你……”她哑口。

    她本来时根本没发现还有别的人在这里,哪怕是离她这么近的地方,他到底在这里一动不动的蹲了多久?

    “来,先把这药喝了。”宇闻青岚扶她坐起,将手中的药碗端到她的嘴前。

    药还是热的,但朱星涵一点也不认为这是因为药刚煎好的原因,在宇闻青岚不远的地上放着一个小药炉,炉下的火温和地烧着,是为了将冷掉的药及时加热而准备在那的,这样一来她醒来后就能马上喝到效果最好的汤药了。

    他就这样重复着热药,然后一直端着温度刚好的药碗守着她吗?朱星涵胡乱的想着,已在不知不觉间将所有的药都喝了下去。

    宇闻青岚很满意的样子,甚至在那张苍白的脸上扬起了幸福的笑。

    一定是为了她腹中的孩子,不然一向身娇肉贵的他,又怎么会做这种下人做的事呢。

    “感觉好一点了吗?大夫说你要多休息,天还早,要不要再睡一会?”

    “这不用你管,宇闻青岚,话我要先说明白,我知道自己怀了身孕,可并不代表这能改变什么。”别以为要了她的身子,让她怀了他的孩子,她就再也离不开他了。

    宇闻青岚的笑有些僵住,那种被言语责任的痛她也曾感受过。

    他沉默,似在酝酿什么,隔了一会才说:“我明白的,所以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我不会阻止……”

    天知道让他说出这番话,是要花了多大的决心,可他看着她的睡容想了一夜,最后只想到了这个办法。她从来就没将心交给他过,他强要了她的身子,使她怀孕,如果此时藉这个理由绑住她,她也必定不会快乐,反而会恨他一生。

    以她的爆烈脾气,不知又会做出怎样过激的行为,孩子固然重要,但他爱的始终是面前的这个女人,他不可以这么自私的。

    但朱星涵听了这话,却仍是恼了,急了:“谁说我不要这个孩子了?宇闻青岚别怪我警告你,这个孩子是我的,你休想动他分毫!”她捂着肚子,保护之意已经很明确。他竟然想她会拿掉孩子!如果他宇闻青岚觉得这孩子不配为他宇闻家的骨肉,那大可不认,她也不稀罕孩子有个不懂得疼爱自己的爹,只要她是孩子的娘就足够了

    今后,她只要有这个孩子就够了。

    “星涵,你别激动,我不是那个意思。”

    “明明就是!孩子是我的,我自己养,闪开啦!”她推开他,跳下床,一切的动作看在宇闻青岚眼中都像是在耍杂耍。

    “星涵你要去哪里?当心动了胎气!”

    她就是这样,一冲动起来就做什么事都不计后果,朱星涵大跨步在宇闻府的过廊上疾行,两旁认识不认识的人走过也不搭理,想着守门的人如果不让她出去,她就一头撞死在门柱上。

    对面一个浓妆艳抹四十来岁的女人,带着几个丫头排着队而来,是没见过的面孔。朱星涵不想理会,对方见了她可是脸上荡出一个灿烂的笑,像见到亲人那般热络,扭着**直对她而来。

    “哎哟,这位想必就是夫人了吧?果然是生得貌美俊俏。”那女人不由分手拉住她的手,放在掌心揉了又揉,揉得朱星涵一阵心焦。

    “我不是什么夫人,你认错人了。”她急着走,那人却仍拉着她不放。

    “这宇闻府中唯一的女眷就是宇闻公子的夫人了,不是你还能是谁呢?”那女人不当回事地一笑,将自己的小丫头都唤来下身边,给朱星涵指她们手中抱着的五彩布匹,“夫人你看,这些都是昨天宇闻公子吩咐送来的上好布料,颜色齐全绣工也都是一流的,用来做少爷小姐的衣物是再适合不过的了。”

    朱星涵一愣,“什么衣物?”

    “不就是夫人你腹中少爷的衣裳了,是宇闻公子亲自吩咐的,要我们今天把铺里所有上好的衣料都送过来,再叫来全城最好的绣娘裁缝,说是要为府上未出世的少爷订制新衣。”她看了眼朱星涵的肚子,不禁一笑,“不过依我看,这宇闻公子也未免太急了些,这么多布料,怕是用个三年五年都穿不完。”

    身后宇闻青岚适时的追了上来,他先是走近路去了正门,却没想到她被人在这里拦了下来,于是又急忙绕了回来。

    “星涵,你身子正虚着,不要走这么急。”

    朱星涵不理他的话,只是仰头看着他,问:“这些布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吗?”

    “我从没说过不想要,只是以为你并不想怀我的骨肉……”

    本来在心头的气,因这一句话已经去了一半,但朱星涵仍不松口,“我早说过,这孩子是我的,我会将他抚养长大,与你无关!我要回家,你也不必再为此事操心,就当从没发生过。”

    “可这个时候你能去哪里呢?”宇闻青岚并不是与她唱反调,只是以她的状况,断不能再受颠簸之苦,她连这个镇子都出不去,又谈什么回家。

    “我可以住在客栈,总之不会待在你的地方!”

    她不是来跟他和好的,所以不会住在他的宅子里。他为了孩子极力满足她的各种需要,为了孩子对她从未有过的温柔纵容,她不需要这些,她不稀罕。

    宇闻青岚怎么会不知她心意已决时,是谁也改变不了,他只是叹了口气,却没再说什么挽留的话,就那样看着她越走越远。

    不过,他并不打算就这样让她走出自己的生活,他曾试着放弃过她一次,如今她仍在他的眼前,而再次放弃她的勇气他已经没有了,他怕死了那痛不欲生的感觉,再没胆去尝试没有她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朱星涵找了镇上一家普通的客栈,要了二楼一间上房,打算在这里养一阵子,等身体好些后就立刻启程回家。

    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这里虽然不是宇闻青岚的家,却是他家所在的地方,而这客栈更是个客往迎来可随意出入的地方,她怎么阻止得了其他人住在自己隔壁?

    住进客栈的第二天一清早,当朱星涵走出自己的房间,她就被门外的阵势着实地吓了一跳。

    以她的房门为中心,门外左右各站着两个丫头,一个手中端着黑漆漆的汤药,一个端着装有早饭的盘子,另外两个什么都没拿,恭敬地双手交叠放在身前,低着头一副随时听众人调遣的样子。

    她一开门,四个丫头同时开口,恭敬地叫声:“夫人好。”

    好在朱星涵够镇定,早习惯了宇闻青岚这些出其不意百变的花招,立刻明白了此时是发生了什么。一楼大厅有一些正在用早餐的客人,正都向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朱星涵稳了稳情绪,不跟这些听令行事的小丫头发脾气。

    “我供不起你们四个,你们在这也会给其他人添麻烦,还是回去吧。”

    “夫人,我们是春红、夏桑、秋玉、冬彩,我们住在夫人左右两间房里,只有夫人需要时才出现,不会给夫人添麻烦,也不会给其他人添麻烦。”作为代表的春红熟练地说出早就练了好几递的话,一副不卑不亢,任打任骂的老实模样,让朱星涵想骂都骂不下去。

    她们既住在店里,就是这店中的客人,当然就没理由赶她们走了。宇闻青岚想的还真是周到,让她想拒绝都没办法。

    正在她想着用什么方法摆脱掉这四个人时,一左一右两个盘子摆在了她的眼前。

    “夫人喝药。”

    “夫人请用早膳。”

    “不吃、不喝!”说着她就要关门。

    小丫头又很顺口地接着她的话说:“夫人不心疼自己,也要心疼腹中的胎儿,这药有安胎补气的功效,大夫吩咐过要每天用餐前喝一碗,而自己熬药必定要跑上跑下,对身体是种负担。饭菜更是如此,客栈的菜炒得油了、咸了、凉了对大人小孩都是不好,还是由专人准备比较放心。”

    一句句都堵得朱星涵没有还嘴的余地,她才不相信这些话是这几个丫头的本意,这种字字逼人句句不让的话,普天下只有一个人能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出来。

    真不知道仅用了一天时间,从找到这几个丫头到训练她们这些话,再到安排这些事,宇闻青岚是用了多少心思。

    好吧,反正她们说得也没错,难道她还要为了赌气而为难自己的孩子吗?

    “好了好了,把东西放下,你们就都给我出去。”四个小丫头乖乖听了话,但有早餐就有午餐、晚餐,她的饭菜总是在最适当的时候出现在门口,而当她要沐浴或者上街时,身后亦会很诡异地不知在什么时候多了两个跟班。

    她们的理由很简单,孕妇不能碰凉水,所以她们负责保证她的洗澡水一直是热的,因为怕她沾水滑倒,所以她们帮她沐浴包衣;上街转转是很有必要的,但提东西之类的活就完全没有必要。

    可这样一来,跟住在府里让人伺候还有什么区别?朱星涵越想越气,可只要她们一拿孩子说事,她就什么嘴也还不上了。

    有时候她真想冲进宇闻府和宇闻青岚痛快地大吵一架,但跟宇闻青岚理论等于找自己没趣,想来想去还是算了,省得最后又是自己生一肚子闷气,而且即便知道这四个丫头是他派来的,可他本人却一次也没有出现过不是吗?

    他只是跟她一样,一心想确保她肚子里的孩子平安,至于他们之间,恐怕除了这个孩子已经再无其他,直到有一天,朱星涵被楼下传来的两人间兴高采烈的谈话声扰得不能安宁。

    这天她本是早早就醒来,却迟迟没有踏出房门,原因就是隔着一层楼都能听到的那谈话声,其中那个说得最热闹最兴奋的人必然是宇闻青岚。

    他来了,而且此时就在这间旅店里,在一楼的大堂内,他早就来了,但没有找她,也没打算离开的样子,好像真只是来找人聊天的。

    朱星涵静坐在房里,全部的神经却已不在自己体内,飞去了一楼的大堂。思绪混乱,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脸去面对他,所以她在等着他走,等到她自己都不耐烦了,宇闻青岚的大笑声却越来越刺耳。

    论耐性她从来没法跟宇闻青岚比,朱星涵气得咬牙,推开门走了出去,倒要看看他是在和谁聊得那么投机。

    站在二楼就能很清楚地看到一楼大堂的一张方桌上坐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当然是宇闻青岚,他正满脸兴奋地跟对方比手划脚,高谈阔论,而坐在他身边那把椅子上的人,不是什么武林名侠,不是什么富甲商人。

    朱星涵反复确定了一下,能让宇闻青岚这样投入地交谈,以至于连她出来都没发觉的人,竟然是这个客栈掌柜年有六旬的老娘。

    宇闻青岚竟和一家小店的老妇人聊得如此投机!

    惊讶过后,少了门的阻隔,他们的谈话更清楚地飘了上来,那老妇人正掩嘴大笑着,道:“公子你想得太美了,一看就是头一回当爹!那小孩子可爱是可爱,可等他们会走会跳时,才不会乖乖听你的话!”

    “小孩子活泼些不是更可爱,缠着你、抱着你,一口一个爹爹……”宇闻青岚好像已经看到那画面一个,傻乎乎地乐开了花。

    “要是整天都这样缠着你,你肯定会烦的,想我第二个儿子三岁的时候……”老妇人开始讲述她过来人的经验,宇闻青岚听得好认真,还不时点头、不时发问,有时老妇说到气处,讲到自己是如何打骂儿子的,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朱星涵看傻了,那个宇闻青岚竟然在跟这老妇人大谈育儿心得?等那老妇人说完了,宇闻青岚有些迫不及待地打开带来的大箱,里面装得满满都是一些花花绿绿的衣裳,不过没有一件是成人的。

    他献宝一样拿起一件蓝色的小庇子,那老妇人的眼立刻亮了起来,十分欣喜意外,“这么些个衣裳?真不愧是有钱人家的手笔。”

    “我见这些布都很漂亮,就都叫人做了。人家说小孩子长得很快,所以就各个尺寸的衣裳都做了些,大娘你看这还缺些什么吗?”

    “还缺?我带大三个儿子两个女儿,总共衣裳也不及这些。瞧这花花绿绿的,小孩子又不懂这些,穿什么还不是一样。”

    “怎么能一样?”宇闻青岚表示不赞同,瞧着自己手里的小衣服又笑开了,“同一个样式最少也要做两件,儿子的话就穿这个蓝色的,女儿则穿得粉嫩才可爱。”

    “这等孩子生出来再做也不迟,不然其中一半不都浪费了。”

    宇闻青岚眨了下眼,很乐观地告诉那老妇,“也有可能是龙凤胎,就算不是,另一套等以后也用得着,怎么能是浪费。”

    什么叫以后?朱星涵手扶在二楼的栏杆处,差点就真的喊了出来,这个混蛋到底在自我陶醉地跟别人乱说什么?什么龙凤胎,肚子那么大很累人的,反正受累的是她,他说得可倒轻松,什么叫以后?难道说假如这次生了儿子,她还有义务再给他添个女儿才行吗?

    那不是说她还要跟他……真不知道这个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宇闻青岚还在高谈阔论,“孩子的名字我都想好了,生儿子就叫宇闻澈,女儿就叫宇闻欢,如何?”

    “难听死了!”一声大喝插入了两人的谈话中,宇闻青岚一抬头,正见朱星涵气鼓着呼呼的脸瞪着自己。

    “星涵。”宇闻青岚将手中的小衣裳举高,摇小旗那样对着她晃,“你瞧,衣裳都做好了,你喜欢吗?”

    “我喜不喜欢有个屁用,我又穿不下去!”她对宇闻青岚这种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态度很不满意,“你自顾自的在那里乱说些什么,谁要你的衣服了?谁要你管孩子是男是女了?谁说过孩子要跟你的姓了?”她转头跑进屋,出来时手上抱了一堆东西,花瓶啊茶壶啊之类的,不由分说就往下丢,砸的当然是宇闻青岚。

    好在一楼人不多,大家跑得都很快,转眼间就只留了宇闻青岚一个活靶立在那里。

    这么长时间他都没来看过她一次,这次来了什么都不说,还当没事一样跟她大谈什么孩子,还对她没心机心笑那么开心,他以为她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你走!把你的那四个丫头也一起带走,不要再来烦我!”每说一句,她就把一样东西向下扔。

    “星涵,你小心点,不要绊到,站在那里太危险了。”他同样慌张,不是因为自己正在被砸,而是她站在走廊边上向下扔重物,好像自己随时可能失去平衡掉下来一样,“好了好了,我这就走,你不要激动,不要伤了身子。”

    “少废话,快滚!”一个大花瓶出手,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正往宇闻青岚的胸前而去,就听一声闷响,花瓶被他抱住没有碎,他本人则是过了好一会才直起腰来,将那花瓶放在一旁。

    朱星涵自己都很意外,她明明丢得那么直,他怎么可能躲不过去?刚才那一声响分明出自他的口中,难道真的砸伤了他?不可能,宇闻青岚怎么可能被一个花瓶所伤。

    可是对方没有给她追究的时间,宇闻青岚放好了花瓶,对她微微笑着,有些不好意思似的,说了声:“我走了,你好好休息。”就离开了。

    他带来的箱子仍留在那里,而他离开时的转身在她脑中定格,她不禁想,那四个丫头说的话可能是真的。

    这旅店的墙壁很薄,她们住在她的隔壁,谈话的声音不时能传进来,她知道那四个丫头每天会回宇闻府一次,告知她一天的活动和情况,她听到那四个小丫头说起宇闻青岚,说看到他身上绑着很多的纱布,怪吓人的。

    她无法想象那样的宇闻青岚是什么样子;无法分辨那些话是小丫头们的聊天,还是他对她一种新的试探,而联想到刚才他被花瓶砸中时的样子,联想到他转向时那落寞的背影。

    “你给我站住!”她大叫一声,冲下楼去。

    楼梯被她踩得咚咚响,宇闻青岚应声回头,哪里还敢走,立刻转回来迎向她,生怕她跑得太急真的摔倒。

    “星涵,你怎么了?”朱星涵根本不理他,在他扶住自己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粗鲁地扒他的衣服。

    在客栈中的人全呆住了,连宇闻青岚自己也不明情况地成了木头人,由着她在自己身上大胆地胡作非为,只要她还肯碰他,扒个衣服又算得了什么?

    终于,朱星涵看到了贴身缠在他身上的白纱布,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已经证明她的疑惑。

    好像这时才明白她扒自己衣服是要做什么,宇闻青岚明显慌了一下。

    “你不是说过无大碍吗?这就是你所说的无大碍?”朱星涵抬头,眼中有盈盈的泪光,指控一样地瞪着他,“宇闻青岚,你又骗我、你又骗我!”

    “我没有!”他急了,不顾旁人将她一把拉入怀中,“星涵,我多想将这一身自找的伤全推在你的身上,这样你就会因愧疚而留在我身边,可是我不能那么做,我想得到的是你的爱,不是靠这些强加的理由,我想以一个新的身份重新追求你。”

    他已经乖乖地在养伤了,好不容易恢复了过来,他重振旗鼓,相信这是他们之间一个新的开始。

    “骗人!你只是为了孩子才这样说的,我才不要你为了孩子才对我这样好,我不需要!”

    “我怎么可能对你不好,我爱这个孩子,因为这是我们的孩子,因为我爱你!”

    朱星涵哽住,为他下意识下喊出的话,“你说什么?”

    “我说我爱你,所以不可能对你不好,也不可能让你离开,星涵,让我重新以宇闻青岚的身份追求你好吗?求求你不要拒绝我。”

    “你、你突然说这个……”他爱她,这可能吗?

    宇闻青岚望向她,她脸颊粉红,神色扭捏,让他心头一惊。

    难道说她落泪,不是因为他对她的再三隐瞒,而是心疼他身上的伤吗?她是在心疼他,所以才急哭了,她的心中其实是有他的。

    “我真傻,为什么不早一点说呢?星涵,我不会再凡事都自作主张了,所以这次作决定前,我要先争取你的意见。”

    “什么决定?”她不明所以地望着他。

    他笑了,问:“我可以跟你大伯提亲吗?”这到底是该点头,还是该摇头?

    闻言,朱星涵再次红了眼眶,垂下了眼帘,也许这次可供她闹脾气的时间不会持续太久了。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夫专宠涩娘子最新章节 | 恶夫专宠涩娘子全文阅读 | 恶夫专宠涩娘子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