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要不要 第十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偷情要不要 > 第十章

偷情要不要 第十章

作者 : 七季
    “屈至远,你很享受『势大压人』的快感是吧?那就继续在这当你的大爷,再跟过来,我真的对你不客气了!”廖丹晴发飙了,说完直接甩开门出去。

    屈至远当然不会任她就这么走了,顿了半秒他的人已经自动追了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公司门前的停车场旁,再往前就是马路,屈至远快快步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谁知廖丹晴转身就又推开了他,他只好再重复之前的动作,来回了好几次。

    “丹晴、丹晴!”

    她还是甩开他,真如她所说,她“不客气”了,“你有完没完!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把我当你爪子下的一只小白鼠,放我随便跑,高兴的时候就一把按在原地,有意思吗?”

    “什么小白鼠?”

    “就是小白鼠!你是想让我见识你的厉害对吧?告诉我无论我怎样,你都有能力把我逼到死角,等我束手就擒吗?你心里在偷笑,耍弄我让你觉得很好玩对吧!”

    谁偷笑了?好玩?屈至远一下明白了她的意思,她以为他是抱着玩乐的心态吗?他哪有那么潇洒!

    可他看她不像小白鼠,倒像只发了狂的小野猫,此时他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了,原来他所做的,在她看来都成了一种游戏,这让他也心急起来。

    “走!”他抓起她的胳膊。

    “做什么?”她用力,发现这次竟然甩不掉,惊讶地抬头,看到他也是一脸的愠色。

    屈至远一路强拉,硬是把她拉进了车里,成了名副其实的绑架。

    她到底还是拗不过他的力量,一路惨叫着被他丢进车里,丢到了一堆软软的东西上,在他关车门前,她当然要作最后抵抗冲出去,可出于本能,她回头看了眼背后那软软的东西,就是这一眼让她愣了下,错过了时间,那竟然是一条毛毯!

    屈至远坐在驾驶位置,发动了车子,一路开出去,也不知他要去哪。

    廖丹晴坐在车后面,旁边是条大毯子,她知道现在去抢他的方向盘无疑是自杀,所以就那么静静地待着了,最重要的是,那条毯子让她整个人冷静了下来,那应该是他睡在车里时盖的毯子,没想到他还真的受得了,现在天气这么冷……

    “你以为我是在玩吗?我怎么有心情玩!”她不开口,倒是开车的人先说话了,他看着前方,语调平稳:“我是真的怕一不注意你就不见了,想不出其他方法。”

    “谁要相信你,你有什么理由对我这么用心?”她将头扭向一边。

    “没有吗?”

    “没有,能让你用心的那个人已经不存在了,你死心吧!”

    “丹晴,在我眼中,你一直就只是你自己而已,不存在另一个人。”

    她心一沉,不再说话。

    廖丹晴没想到,屈至远会一路将车开进了山,停在山中一栋别墅前。

    “这是哪里?”

    “我家。”

    “你家!”她差点跳起来碰到头,“你把我带到你家来做什么?”

    车库门开了,屈至远把车开进去,那车库很大,里面墙的四周亮着几盏小灯,她没想到,车子才刚进来,那车库门又慢慢地关上了。

    她紧张地去开门,可车门打不开,她只能略带惊恐地看着屈至远,“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只想跟你好好谈谈,本来是想请你进屋的,可我等不及了。”

    什么东西等不及了?她都不敢去问他这个问题,两人之间还隔着半公尺距离,她已经能感觉到从他身上喷来的火焰,表示他人现在已经烧着了,极其的愤怒;原来他这一路都在隐忍他的愤怒,这会是等不及爆发了。

    “屈至远,你不要乱来。”她一直在和车门周旋,这会儿车门还真的开了。

    廖丹晴逃也似地从车里钻了出来,车库的空间总比车里大些,能离屈至远有点距离,也让她的心不那么慌;她没想到他竟然也真的会生气,还是那种表现不出的可怕!

    屈至远也跟着下来,幽暗的车库里几盏昏暗的灯,让白天一下子变成了黑夜。

    “原来你恢复记忆以来,之所以一直想甩掉我,不是因为讨厌我,而是你不相信我所说的。”等他真正意识到她口中的“那个女人”代表着什么样的份量,才明白了让她说的和做的完全不同的原因。

    她怎么能这么看他,又这么看她自己呢?她觉得他讨厌、恶心,他都不会生气,他气的是,她竟然也能这么残忍地对待她自己!

    瞧他那发自肺腑的难过样,她就更生气;四面都是墙,这种真如被逼到绝境的现实感,让廖丹晴也什么都顾不得了,她哼了声,“别说得那么好听,我讨厌你,也不相信你,你摆出那种样子对我是没用的,我跟那女人才不一样。”

    “你就真这么在乎这些?在我看来你就是你,从来都没有变过啊!”

    “那是『在你看来』!”她的心有多乱,又是他用肉眼就能看出来的吗?“就因为你那过于理想化的天真,就能厚着脸皮搅乱我的生活吗?你怎么不说你也同样不相信我!”

    “是你不相信你自己!”他过去,廖丹晴想躲,却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墙角处,结果她的手腕还是被他勒住,在昏暗的壁灯下,他的眼中也燃着两簇火,“我就是一直相信你,才壮起胆子做这些会被你更讨厌的事!你说过你爱我的,是你叫我相信的啊!”

    廖丹晴的头嗡的一声,她抱着他说爱他,并且要他相信她,他就真的信了,还一直信到现在,几乎成为了他的心理支柱,她凄凉地笑了下,“对你讲那话的人不是我,如果我忘记了那时的事,你是否也会这样执着呢……”

    “我会。”他却毫不犹豫,“如果讲那话的人不是你,我不会去听。”

    她垂下眼说:“骗人。”

    他怎么都没想到,令她困扰的会是这样的事!仔细想想,无论是失忆时还是现在,她一直都在为自己是谁而困扰着,他的丹晴一直就是一个喜欢自寻烦恼的女人,因为她太在乎,他爱的那个是否是她,是他没有早一点发现,才让她折磨了自己这么久。

    屈至远拉着她,用力到她手腕发痛,他把她拉到车子前面,又握住她另一边手腕,一俯身将她压在了引擎盖上。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她心中一慌,还没适应后脑的坚硬,她那惊讶下微启的嘴已被他的唇舌入侵。

    “唔!”她急着大叫,结果出口的只是些无意义的呜咽。

    他按着她的手腕,狂取豪夺她口中温软的空间,长舌直挑她的小舌,扫着她中的每一处敏感,他的动作狂野中又透着细微的温柔,她马上就觉得大脑一阵缺氧,变得晕晕的,喉咙处的搔痒下滑到心口处,激起了身体更热烈的反应。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她激怒了他吗?都说了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啊!

    她双腿乱踢,连鞋子都踢掉了,他非但没有住手的意思,反而用身体将她压住,手由后面搂着她的背,下滑到她的腰间揉捏起来。

    她腰间被他这突然一掐,一个颤抖便泄了力,他把她的身体摸得太清楚,只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让她陷入对自己的厌恶中,她反抗不了他!

    她的手只能无力地推着他,尽量无视他的手在自己身上点起的那把火。

    “不要!”她趁着自己还能思考时,做最后的努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我不要!”

    “你弄不明白的事,就让我来帮你弄明白。”他咬着她的耳垂,在她耳边吐气,同时手来到她的大腿,揉着她短裙下那冰玉般的肌肤。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啦!你……啊啊……”

    “如果你搞不清自己现在是谁,那么就问问你的身体好了。”他在她耳边留下这句话,在她失神时他咬开她上衣的扣子,双手将她的短裙推到了腰际。

    她身上一阵凉,但在那肌肤之下又流着滚滚的岩浆。

    他吻着她汗湿的颈侧,疯狂地要着她,“这里,是你的,还记得吗?记忆是你的、我也是你的,不要抛弃我们,好吗?”

    她的心都被他说得痛了,她缠在他身上,全身每个细胞都为他而张开。

    “可是……”

    “我爱你啊,从你还是女孩时,那时我没有勇气说,而现在我是如此地笃定这点,我爱的是你的全部,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的感觉,好不好?”他亲昵地,似是随便一般低哑地耳语着。

    他在骗她,什么从那时开始……怎么可能,那不就是说……

    “丹晴,说你对我的感觉是什么,拜托你,告诉我!”他肌肉紧绷,两个人像两团拥抱在一起的火焰。

    她再也受不了了,她的心理防线早就倒了,维持到现在的,只是她的自尊而已;她不要做另一个女人的替代品,可他说她不是,他反复地将这句话印在了她的脑中,他说她不是。

    他说,他一直爱的人都是她。

    “我爱你……”她吻住他的唇,用赌上了她下半生所有的气力,狠狠地吻住了他。

    他的丹晴,这世上最让他挂心的女人、最珍惜的女人,总算是他的了。

    激情过后,他抱着全身瘫软的她离开了车库。

    他抱着她进到家里,为她冲了个热水澡,之后把她抱到床上;躺在软软的大床上,疲乏一下袭来,可她舍不得闭上眼睛,屈至远似乎是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笑了下,说了句“等一下”,转身离开了卧室。

    等他回来时,手里抱着一个精致的大盒子,她坐起来,他把那盒子放在她的手上。

    “打开来看看。”面对她的疑惑,他笑道。

    廖丹晴抱持着一份神秘的童趣,解开了盒子外面的绳子,可当她打开那盒于看到里面的东西时,还是吃了一惊。

    小心翼翼地将盒内的东西捧出来,她发出一声低呼,那竟然是她先前订作的软陶玩偶,而且还是两个。

    更让人吃惊的是,这两个玩偶竟然是两个整体!虽然它们身上都布满细小的纹路,可确实是又恢复成了原有的样子。

    “这是?”

    “是我请日本一个修复古董的师傅帮忙试着恢复的,昨天才刚送过来,因为时间仓促没有完成得很好。”他有点不好意思,“本来带你来这,是想给你看这个的,希望你看了后能再考虑一下我们的事,结果……”他没好意思说下去,而她已经大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那个师傅经手无数古董,突然看到这两个东西,一定也是哭笑不得吧。

    “下次,我们一起去谢谢那位师傅吧。”她抹去了眼角的泪,对他说。

    “嗯。”他点头。

    一年后。

    为了办小孩的满月酒席,市内最有名的仿古饭店三楼被人整层包了下来。

    大堂里雕梁画柱,服务生小姐穿着旗袍忙碌地走来走去,灯光映着火红的柱子,打在喧闹的人群脸上,让每个人看上去都是喜气洋洋。

    在这片喜气热闹的景象中,总有一些人是显得格格不入的,不幸的是,那些人全都处在同一个位置,那就是宴席的主桌,所有正在高声谈天敬酒的人,只要一将视线瞥到主桌,都会不自觉地小声下来。

    托那些人的福,气氛变得十分诡异,尤其是主桌附近的那几桌,无不笼罩在一种“小心翼翼地庆祝”的气氛中。

    谷均逸面无表情,机械而勤劳地不停给身边的女人挟着菜,他旁边的女人则一刻不停地照顾着坐她另一边的小男孩,这样的一家三口,竟也透着分另类的甜蜜。

    而这桌人里比较轻松的也有,他稍微抬了下眼,最自在的应该是这个坐他对面的男人,他正趴在桌子上睡大觉,那样子就像背后中弹被击毙的人没什么分别。

    就在他这一看间,坐那男人左边的白衣男子刚好扬起一掌打在那人的后脑上,声音之响又让附近桌的人脖子缩了缩。

    而那个趴着的男人,只是在隔了两秒后揉了揉眼,醒了。

    他被用这种方式叫醒是有原因的,因为屈至远和他老婆廖丹晴正站在他的背后。

    廖丹晴也被眼前发生的暴力吓了一跳,“不、不用这样啦,让他继续睡就好了……”

    “不要紧的。”替别人作决定的是一直搂着她腰的屈至远,他在她耳边亲昵地笑道:“这种场合不能让他睡,这种程度的撞击刚刚好。”

    “是吗……”撞击?廖丹晴吞了口口水,心想能跟这些人这么自然地混在一起,屈至远果然也不是什么正常人。

    那个刚醒过来的男人慢悠悠地转过身来,看到廖丹晴时很高兴地笑了,“丹晴,你身材恢复得真不错,我看再一、两个月就能和结婚时一样了。”

    说完,他又被白衣男人劈了一掌,可已经晚了,廖丹晴的脸已经僵住了,屈至远也恨不得再过去补一掌,说什么不好,说到他老婆的死穴。

    谷均逸的老婆施余欢连忙圆场,笑道:“怎么不见小主角呢,在睡觉吗?”

    屈至远投过去一个感谢的眼神,“这会应该醒了,丹晴,把宝宝抱出来好不好?”

    “问我做什么,我不是刚把宝宝交给你抱了吗?”廖丹晴语气生硬。

    “哦对对,我交给保姆了。”屈至远叫来身边的一个人,让他把保姆叫来。

    一会儿,保姆小跑着过来了,神色惊慌,走到跟前她低声说:“先生,孩子不见了。”

    要不是屈至远一直扶着,廖丹晴真要晕过去,“怎么会不见了?”

    “我把宝宝放在后面的婴儿床里了,再去看时就不见了啊……”

    听到这个消息的少数人全都愣在了那,面面相觑,屈至远叫来所有服务人员,大家帮着一起找了很久都没有结果。

    就在廖丹晴已经快把屈至远掐死时,他们看到了自己的宝宝,那个小婴儿正在一个八、九岁大的男孩怀抱里,被那个男孩惊险地带了过来。

    那男孩不就是谷均逸的儿子谷苓飞?吃饭的时候还在,一眨眼间就找不到人了;小男孩把小宝宝往椅子上一放,转而对一边脸色苍白的廖丹晴说:“阿姨,你可不可以再生一个?”

    廖丹晴的脸色由白变成了死灰,“小飞,你把宝宝带到哪去了?”

    “厕所。”小男孩说:“不能在公共场合脱衣服,所以我就去了厕所,结果宝宝有小鸡鸡,是男生,男生的话将来就不能嫁给我了,阿姨你再生个小妹妹好不好?”

    众人总算明白了,小飞抱宝宝走,是去给宝宝“验身”了。

    “小飞,你这么小就晓得找新娘了啊?”

    谷苓飞小大人似地耸了耸肩,“没办法,爸爸让我自己找,我只有『乱枪打鸟』了。”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那个“罪魁祸首”,而那个人还在面无表情地给她老婆挟菜。

    总算是虚惊一场,在众人都松了口气时,外面响起了轰轰的烟火声,窗外的天空因此被照得五彩缤纷。客人们都停了下来,而屈至远则把廖丹晴带到了窗边。

    外面烟花朵朵,廖丹晴知道这是屈至远为她准备的,屈至远答应过她,从今以后他都会陪她看烟火,就像现在她就靠在他的肩头。

    “一年了,不知道你的承诺能兑现到什么时候。”她突然有点伤感。

    “咱们签的不是无限期合约吗?”屈至远搂着她的肩,在她耳边笑道:“不放心的话,不然我们多找几个证人啊。刚才小飞不是说了吗,他想要个妹妹呢!”

    她捶了他一下,“人家是认真的耶,你正经点好不好。”

    “我也是认真的啊。”

    “才怪。”她脑袋倚在他肩上,“生小孩有什么好,生啊生,生得我变肥、变丑,你的『证人』们也许都会劝你毁约呢。”

    他失笑,他总是跟不上她烦恼的速度。

    “笑什么啦,你一定觉得我很无聊是不是,我是认真的耶……”

    “是是,我的丹晴想什么事都是很认真的,而且最爱钻牛角尖了。”他在她额上落下一吻,“不然我们试试啊,给小飞生五、六个妹妹,看那时在一群女人中,我最爱的小鲍主还是不是你?”

    “那时我都有皱纹了吧,还小鲍主?”

    “小鲍主和小小鲍主啊,还有我这个小王子和小小王子,我们可以围成一桌一起看烟火,想想,不是也很不错吗?”

    “哪有男人叫自己小王子的,恶不恶心啊你。”她笑了,眼里不知为何有了层雾。

    “不如我们先开始讨论第一步啊。”他咬着她的耳朵,“我也是认真的,先来计画一下第一个小小鲍主的事怎么样?”

    “讨厌啦!”她推开他。

    窗外的黑夜,被烟火映得一片红艳,美丽极了,那一朵又一朵的绚烂,不只绽放在夜空,也绽放在她的心房,如此温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偷情要不要最新章节 | 偷情要不要全文阅读 | 偷情要不要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