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押小情人 第八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抵押小情人 > 第八章

抵押小情人 第八章

作者 : 七季
    理由,这两个字像烧过的烙铁打在他身上,他那挺拔的身躯也向后震了一下,唐明梓眨眨眼,从身上摸出烟来,叼在嘴里再点火,火光摇曳得厉害虽然并没有风,半天也没有点着……

    田露雨皱起眉,等了好半天,他还是一个劲地在那点烟,“唐明梓……”她不得不发出心中的疑问,虽然看他的脸色表情完全看不出来,不过,“你……不会是在紧张吧?”

    打火机“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还有,你的那根烟拿反了……”她提出证据,证据自己不是凭空编造,反着点烟能着才怪,看他一脸镇定地一个劲烧烟嘴,她还真怕他会中毒。

    唐明梓直接把烟揉碎放进西装口袋,然后又痛苦而笨拙地在身上摸起了什么,他是在找烟盒拿另一根吗?

    “理由,就是……”他一边在身上到处摸,一边想着台词,“希望你能一直住在这里而已,那样就能一直待在我身边了,所以我……”

    等等、等等,田露雨的太阳穴一跳一跳的,他已经有一个未婚妻或是心爱的女人了,却特地给她准备了一栋豪华的房子,并要求她住在里面,其目的就是可以在他身边了,也就是随叫随到的意思?这个难道是包养的意思吗?

    看来他也没有忘记从前的事,还可能记得很清楚,他是对“抵押品”这种东西上了瘾,想让她再次成为他的所有物吗?那样他就又可以居高临下地面对她,掌握所有主动权,对她为所欲为了吗?

    “你觉得我会为了一栋房子而待在你身边吗?”

    “不,只要是你想要的几乎都能得到,你的梦想我也可以帮你实现,所以我想说的是,露雨你愿意……”

    “我不愿意!”她大吼出来,眼泪夺眶而出,她还从没想现在这样挫败过、看不起自己过。

    唐明梓被她过激的反应吓到,难得他也有这种时候,但她现在只想再甩他两巴掌,“唐明梓你听着,我不会住这栋房子,也不会永远待在你身边,因为你不配!这种事你连想都不要想,我已经受够你了,今后也再也不想和你扯上什么关系,我是说认真的。如果你再敢来烦我,我对你不客气!”她甩头就走,不在乎路有多长,反正等到她眼泪留干还有好长时间,她可以慢慢地走。

    唐明梓没有追来,也不可能追来,他们之间已经完了……当然完了,难道他们有开始过吗?真可笑,她在期待什么啊……

    唐明梓呆立在原地,手慢慢地从口袋里伸出来,手中白色的丝绒盒子摔在地上弹了开来,里面是一颗璀璨不输星光的白金钻戒。

    啊,他为这天准备了两年,可是还是搞砸了。

    田露雨当作是自己的行李丢了,随便找了一家饭店过夜,打算明天就回去,虽然有亿万个不情愿,但回去前,她还是要先完成工作,但这次她相信没人会再耍什么花样了。

    所以这次,可以说是出奇的顺利,她刚进唐氏的大门,总机服务的小姐就认出了她,并直接将她引去了十七层,那里有个不认识的部门经理在等着她,并把已经签好字的文件交给了她。文件上签的是唐明梓的名字,看来他也有意回避她,是自己的目的没达成就躲起来了吗?

    但到了下午,田露雨知道事情并没有那么单纯,唐明梓不是在躲她,而是失踪了。

    一个成年男子仅仅九小时没在众人眼前出现,实在不值得大惊小敝,但打来电话的人是唐明轩,这让她不得不在意起来。

    听说唐明梓一早就到了公司,像是特地为了签那份文件一样,签完字就要离开,但下午还有重要的会议,当下属问他去哪里时,他说他要辞职……

    当然没人会相信,可是下午的开会时,他真的没有出现,那是绝对不能缺席的重要会议!平常人把他那句话当玩笑是很正常的,但如果是对他十分了解的人,比如他的亲人,就会立刻明白要出大事了。

    而田露雨咬着牙听完唐明轩的概述后,也在心中狠狠地骂起了唐明梓,真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也不知道要用什么语言骂他,才能平息自己这莫名的心情。

    但田露雨唯一确定的是,本来预订好的当天机票又要取消了,她告诉自己,这并不是在担心唐明梓,而是为了帮曾经照顾过她的唐伯伯和唐明轩而已。

    三天过去了,唐明梓还是维持人间蒸发的状态,公司对外宣称他突然病倒,好像他多么劳心劳力似的。

    田露雨还是再次去了那栋房子,不过里面并没有人,附近的邻居也说这房子从建好后就没住饼人,前些日子陆续搬来家俱,但也不见有人进出。

    那个笨蛋到底去哪里了?不知道他这样凭空消失会给别人带来困扰吗?还是真的是出了什么事?糟糕,才三天而已,她就开始胡思乱想了。

    她真的很担心,唐明梓如果知道她这么担心一定会偷笑吧,真是可恶!等抓到他以后,一定要揍他才能出气,但是他什么时候才会让她抓到呢……

    自己说了不要再见到他,却比谁都要拼命地找他,可是她已经顾不上自嘲,不管醒着还是睡着,都在想唐明梓有可能会去的地方。

    第四天,她来了到海边那间小木屋,之前她也来过,不过这里没有人,可又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所以只好再来一次。

    依然是房门紧闭……她叹气,正准备离开时看到一个从这经过的住民,她忙把人叫住,问最近这屋子的主人有没有回来过。

    那人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开来,“这位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啊?”

    啊?她跟这人很熟吗?对方见她一脸狐疑,也不急着解释,热情地跑过来掏出钥匙,“最近唐先生都没有来,你进不去了吧,我来帮你开门,等一下!”

    “你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这会不会太戏剧了?

    “唐先生晚上经常来这里,可总是忘记带钥匙,我就住敖近,和他聊了几次后就热络了起来,所以他就干脆把备用钥匙放我这里,有时忘了带就找我拿。”

    原来如此,她还真走运,“不过这样随便给陌生人开门好吗?我是很感谢你啦……”

    那人看了她一眼,“小姐你可不是什么陌生人,我早就猜想有一天你会来这里,没关系,唐先生一定不会介意啦!”他打开门,自己却站在门前不动,对她朴实地笑道:“你进去就知道啦。”

    田露雨没时间怀疑,只是当她进了那间木屋时,稍微被吹起的尘土呛了一下,然后她瞪大了眼,双腿一软瘫坐在了积了一层薄尘的地板上……

    屋里堆得满满的全是她的画像,大的、小的、半身的、全身的、正面的、侧面的,全部都是她……

    她看到自己正在公园里抬头看云;看到自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好似在苦恼着什么;看到自己红着脸又羞又怒,那画面真实到当时的台词就要脱口而出……

    眼泪一滴滴落在地板上,画出一个又一个小圈圈。

    还有一幅画,是她正站在一栋新建好的现代风格豪宅前,对着画外的人笑得好幸福,那就像是一张照片,却是一张没能实现的未来照片……

    “唐明梓我恨你,我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你了!”她大力地槌着地板,地板只是单纯发出了一个闷声。

    唐明梓推开小木屋的门,打开灯,头发有点乱的他,人很没精神地盯着墙壁发呆。

    “露雨……”他对着一墙的田露雨,可怜兮兮地叫了一声。

    只听卧室的门响了一声,一个白花花的人影从里面窜了出来,那个人裹着棉被,头发比他还乱,看上去比他还要憔悴。

    唐明梓的嘴唇抖了一下,不知是惊是恐还是太高兴了,断电一样停止了动作,“你……”

    “意外吧,我在这里等了你六天,足足六天!”田露雨同样有种看到幻影的错觉,为了不让那幻影消失,她什么都没想一把抓住他的手,“你这没胆量的家伙,受了点挫折而已就想躲起来?我就知道你总会回到这里,所以一直住在这里,连饭都是拜托别人去买的!因为我一步也不想离开这里,我要逮到你,无论如何也要逮到你……”

    “露雨,别哭!”他心疼地抱住她,仍有种身处异世界的不真实感,“我以为你早就走了,看到你我好高兴,你在等我吗?”

    “谁要等你啊,我只想揍你一顿而已!”她不停擦着自己的眼泪,“我才没哭呢,你说谁哭了?”她依稀记得他讨厌爱哭的女人。

    “我好高兴,你的眼泪每次都是为了我。虽然高兴,可是我总是把你弄哭,我总是把你弄哭……”他像忏悔一样抱着她,“我本来想再回来看你最后一眼,我是说那些画,我很想忘记你,可是办不到,你要我不再烦你,我也办不到……所以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该怎么办,我决定出家,可是出家了就要放弃你,所以我还是回来了。”

    田露雨张着嘴,他很理解她的意思,“你觉得我很傻是不是?我没想过你会拒绝我的求婚,如果被拒绝该怎么办我不敢想,可是实际上还是被你拒绝了,结果打击比我想象的还要大,所以我只能想到出家……”

    “求、求婚?”还出家?

    他点头,“我觉得你讨厌我是应该的,因为那时我一无是处,所以你走后我就决定变成一个成功的人。为了早一点见到你,我一直在忍耐,结果还是花了两年时间才有了一点成绩,我想这样的自己应该配得上你了,为了讨好你,我还准备了房子,我想这样的话,你就会爱上我了,可是还是被你拒绝了,那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原来是这样,原来他那些匪夷所思的行动,和当时说的话是这个意思啊……这个人会不会太不懂得表达了?

    “谁教你说那种会让人误会的话!我早就告诉过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就好了啊!我不要你的成绩也不要你的房子,也不要你出什么家,你到底明不明白?”

    “不明白!你明明那么明确地拒绝了我,却独自在这里担心我,还为了我哭,我一点也不明白,露雨,你能告诉我吗?”

    “自己想啦,白痴!”

    她赌气地转过身,唐明梓从后面抱住她,生怕她会跑开,他的额头在她颈间像撒娇一般摩擦着,她能听到他沉重而快速的心跳声。

    真是个乱来的人!不过田露雨好庆幸自己没离开这里,不然万一唐明梓真的剃了光头,满口“阿弥陀佛”的话,她大概会发疯。

    “我想不出来。”他在她耳边轻叹,“如果我想得出原因,两年前就不会放你走,而现在我高兴到人快爆炸了,已经什么都思考不了了!如果你不用嘴告诉我,也许你的身体会更直接回答我?”

    他像只无尾熊一样把她缠得好紧,他的身体在她背后摩擦,让她从脚尖到额头窜过一道热流,身上的棉被马上从御寒的物品,变成了让她透不过气的束缚。

    “我又不是这个意思……你先放开我!”

    他哪里会听她的,此时的唐明梓虽然前所未有的温柔,但行动上的霸道也是前所未见的。

    “不要!”他闻着她颈间的香气,恨不得一口将她吞下肚,“我对你的感情就是这样,我一直都想对你做这件事,已经乖乖地忍耐了两年,现在知道自己好像并没被你拒绝,怎么可能还控制得住?如果你推开我,我会马上停止,然后就去出家!你嘴上不说,我就只好问你的身体了。”

    “为什么你可以这么有条理地说出这种无赖话啊?”田露雨有种欲哭无泪感,“不要啦,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吧……”

    从以为她不要他的那时候开始,所有事情都已经不重要了!唐明梓后退一步,裹在她身上的棉被就掉在了她上,她穿着一件奶白色丝绸连身短睡裙,两条光洁细白的腿,和裙底若隐若现的大腿让他心跳一促。

    “啊!你做什么?”

    他再次从后贴上,一手抚着她的小肮,感受那丝绸的润滑和她小肮的平坦,一手由前探向她的大腿,那仿佛能够吸住他指腹的滑嫩皮肤让他激动叹息,吐气在她的颈间,她晃了一下脑袋,小小的耳垂像两颗红透的夏季果实。

    “别……”她按在他的胳膊上,但他只在她耳边吹气,就让她感到全身乏力。

    “露雨,我可以吻你的耳垂吗?”他在她身上游移不定的大掌温度不断上升,被他碰过的地方都像缺水而干裂的田地,渴望着一场湿润霸道的雨。

    “这种事,不要问……”她好奇怪,只是这样而已竟然觉得呼吸困难。

    “是你说的,想到什么说要说什么。如果你不说话,我就当作你同意了。”她咬着嘴唇,于是他一口含住她发烫的耳垂,以舌拨弄良久,又顺着她的颈子一路吻下,将她睡衣的肩带咬下。

    “如果不说话,我会继续往下,你的身体并不抗拒我呢!”他说到做到,在她身下的大掌将睡裙边缘向上拨起。

    她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体是怎么了,为什么被他一碰就会变得这么奇怪……明知他是成心戏弄她,可是她就是无法让他停手,反而他越是这样做,她就越是渴望他更多、更深的触摸。

    他调查的很清楚,她身边出现过几个男人他如数家珍,不过那些人都休想靠近她,全都被他扼杀在千里之外。

    他额上冒出层层汗珠,她的味道比他记忆中的还要好。

    “啊,不要!”她有些惊恐地叫了起来,全身的力气被抽干,身体自然地向下滑去,幸好他及时扶住。

    他扶着她,让她趴在地板上,她只能照做,任他摆布,她双肘和膝盖撑着地面,这姿势让她觉得好丢脸。她感觉到他就站在她身边,用带着火焰的视线看着她,可是她不敢回头,他正在一步步地逼近。

    “要、要做什么……”

    “太美了,露雨,你不知道自己有多美。”他声音沙哑,隐含着某种危险。

    她身下一凉,壮着胆子回头看了眼差点把她吓死,唐明梓竟然躺在地上,脸对着她的……

    “不、不要!”她吓得要逃。

    他动作更快,抱住不让她逃,“别动,这样很舒服的。”

    ……

    田露雨疯狂地摇着头,因那从未有过的快感而全身颤抖,她说不出话,但她比谁都要清楚地明白,她正被人深深地爱着……

    在唐明梓被汗打湿的赤luo上身,那肌肉紧绷而能看出经脉走向的脖子上,挂着一条细细的项链,那条很细的银链是后来配的,而那银链上的坠子,是一只长相憨傻的玩具熊。

    “啊,梓、梓……”她抱住他,在他身上放浪地驰骋,在他动情时悄悄地将吻印在了那只棕色的玩具熊上,“我爱你,我也只爱你而已……”

    她不需要他的任何东西,因为就算没有那些成就和礼物,她也早在两年前就爱上了他,为什么会将自己母亲的遗物那样轻易地送给他,她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但现在已经不要紧了,他们两个始终都是两个笨蛋,两个喜欢闹别扭的孩子。

    隔天田露雨醒来,完全是被热醒的。

    她人在木屋卧室的床上,被人死死地由后面抱紧,还盖着被子,那样不热才怪!她很技巧地转过身,才发现唐明梓早就醒了,并且正用一种可以用恶心来形容的开心面孔看着她。

    她心当下漏了半拍,可是一想到他的任性举动连累了不少人,又强迫自己不能对他太好,要扳起脸来才行。

    “好热,放开啦!”她为了掩饰自己的含羞,从他手臂中逃出来忙找衣服穿。

    “我太开心了,每次到这里来就只能想你而已,越想越痛苦……”他还沉浸在自己的美好世界中,一点不在乎外面已经被他搞得天下大乱,“每次想你想得快要忍耐不了时,我就会跑来这里不停地画你,像个变态一样,画着自己心中你的每个动作、每个表情,想象着总有一天你会回到我身边,就这样靠着幻想强压了两年。可是现在你本人就在这里,就在我的怀里,我开心得睡不着觉,生怕一闭眼你就不见了,直到天亮了起来,而你还在我的怀里,我好安心。”

    田露雨的脸红成了一个西红柿,更不敢回头看他了。“你……怎么突然这么会说话了,我很不适应耶。”

    “是你说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啊,我总算发现一个可以让你也爱上我的方法了,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只说心里想的话。”

    她好像为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新的麻烦……

    “所以说露雨,你也要像昨天那样,对我说真心话。”他斜躺在床上,一只手支着头,对她微笑。

    “什么真心话,我不记得了啦……不记得的事不算。”

    “就算不记得,你也『只爱我而已』啊,所以你一定会想起来的。”

    她恼羞成怒,把他的衣服直接丢到他脸上,“我才不会爱上一个只会气我、欺负我,死抱着我嚷着『不是她就不行』的小表!”

    “原来你想起那时的事了啊。”衣服后露出他狡猾的脸,总觉得好可恶。

    “说什么爱我……那么小的小表哪懂得什么是爱啊!”她赌气,竟然有点嫉妒儿时的自己。

    “当然不懂,我也觉得那时的自己好丢脸,但那时的画面却一直记在心里,所以当你再出现时竟然不记得那时的事,我觉得有点生气,所以起初欺负你确实是有点故意。”他像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笑了一下,“不过我真正爱上你却是那之后的事,是现在的你一点一点将我俘虏,让我变成一个没有田露雨就什么都不行的男人。”

    “才不信你那套……”

    “那你可以回去问我爸啊,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得到他的认可,不然他才不会让你回来呢。”

    “什么?我爸让我回来是因为你的关系?”田露雨想这人心机会不会太重啊,“你跟他说了什么?”

    “我说我会向你求婚,请他作好准备,因为你恐怕有很长时间都不会回去了。”

    他说得好轻松自在,和那个前一刻还哭丧着脸的颓废男人完全是两个人,田露雨张大了嘴,原来自己是被算计了啊!

    “唐明梓……如果以后你再自顾自搞神秘,让我当最后一个知情人的话,我就跟你离婚!”

    “遵命!”

    看他高兴成什么样子了,田露雨不得不安慰自己,认命好了,这样的笨男人,如果没有她在一旁,会给周围人带来无穷的困扰吧,所以为了大家的快乐,她就勉强自己接受他吧!

    “啊,”唐明梓突然想到什么重要的事,脸色大变,“糟糕,求婚的戒指被我丢掉了!我以为一切都完蛋了,就把那戒指丢了,怎么办?”

    “笨蛋!”

    当然是再买啦,不过这次,她会和他一起去买,买一颗见证他们爱情的戒指……

    全书完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抵押小情人最新章节 | 抵押小情人全文阅读 | 抵押小情人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