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难搞定 第十七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前妻难搞定 > 第十七章

前妻难搞定 第十七章

作者 : 七季
    这个吻来得急且霸道,毫无章法,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嘶咬。

    她像只发狂的小兽,胡乱地咬着他的唇,大力地吸吮,一双小手更是贴在他的胸前,隔着他的衬衫大胆地抚摸,还去解他的扣子!

    薄唇被她弄得刺痛,可是他根本不觉得这是件难受的事,相反的,身体不受控制地燥热,被她一双小手揉扶,被她柔软的身体紧紧贴着,还更让他难受!

    她扯开他的扣子,干脆直接覆上他的胸膛,那凉而柔的小手直接触碰他炽热的皮肤,快慰让他深深地吸了口气。

    这个霸道的女人啊!她真这么喜欢享有“主权”吗?

    本是扶在她腰间防止她向后仰倒的大手,也跟着不老实起来,从她的衣底钻入,揉着她几近无骨的背脊,像抚慰一只小猫那样,轻轻地在她光滑的背后来回,悄悄解开她内衣的后扣。

    “唔……”

    他开始反攻,另一只手按在她脑后,换被动为主动,深探进她的喉中,强迫她与他的舌纠缠,大手在她背脊划出一道战栗,她轻颤着,双手仍贴在他敞开的胸前;她乖巧到怪异,他不去深究,已经没有空隙让他去想那些事,她在他怀里,和他一样动了情。

    情之所起,他一步步侵入,顺势俯身,手托着她的头,让她慢慢平躺在地毯上;他趴在她身上,与她微微相贴,一面吻着她的粉颈,一面也礼尚往来地,扯开她上衣所有扣子,拉掉了她那松垮的内衣。

    她的美好立即全数展现在他眼前。

    “唔……”她双眼迷离,带着未干的泪,教人好生怜惜。

    幽幽地望着他,眼底同样有情。

    她丰满的双乳圆翘挺立,乳.尖已经团着了两颗坚实的果粒,小小的果粒微颤着,那是一种无声的诱惑。

    他几乎是虔诚地,拇指很轻、很轻地搓过那颗小丙,她全身一颤,粉颊更显深浓。

    鼻息紊乱,他一掌覆上她的丰乳,白到刺眼的乳肉由他的指缝溢出,她的饱实乳肉也被他裹入掌中,那小小一点已引得他掌心发麻,整个身体都跟着麻了起来;为缓解这种麻感,他揉搓起来,让那小点在他掌中四处移动,同时他的口,含.住她另一边空虚的乳肉,微用力地吸吮起来。

    “嗯……啊……”她仰起脖子,他火烧的掌心,给了她异样的刺激,熟悉的酸麻立即遍布全身;可是这次,她不想抗拒这种感觉。

    这个男人,他为她吃了好多、好多苦……

    他的肌肤没有大块的肌肉,但肌理十分分明,饱含力量又如丝平滑,每每与他肌肤直接相触,被他身上的火,贴近肌肤地灼烧着,她忍不住苞着燥热颤抖起来;双腿间掩着羞人的湿热,她下意识地摩擦双腿,可似乎只有反作用。

    他终于玩够了那两团乳肉,抬起的脸,充满霸占性的**,那好深、好深的眸子,比他在她身上点的火,还要更有催情作用,她只觉一阵头晕,体内的酸痒一转为空,空荡荡的直教她好想将那难过喊出来。

    “真央,你想要我吗?”他温柔地蹭着她的脸颊,专注地望着她。

    被这样直接地问,以她的性格,是绝对不会直说,他明明最了解她,这……分明是在逗她。

    可她连发怒的力气都没有,他却接着说:“你想要我,就像我想要你一样,是不是?”

    “嗯……啊!”她一惊。

    他拉着她的手向下滑,还以为他要做什么,她的手碰到了一个坚硬滚烫的巨物,吓得她的手本能地一缩,却被他强制着不许离开;她不敢往下看,她知道他在让她碰什么。

    “是你勾引我的,你要负责哦!”

    说是她勾引他……说吧!这次也许是那样没错……

    在虚晃间,他已经带领着她,握住他那早已觉醒的下身。

    手心好烫,好像下刻就要柔化一般,那就是他的欲.望吗?他对她总是这么的……嗯,毫不避讳,真如他所说,他觉得他们在一起、做这样的事,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手,无意地在他的巨大上轻滑,他身体一僵,口中逸出教人脸红的喘息,吓得她心儿一震,立刻回神。

    “你、你看起来很舒服……”噢,她怎么问出这种话!

    “当然了。”他好笑地看着他,笑容下是深深的欲.望。

    “因为……是我吗?”小手中的巨物猛地跳了两下,他还是按着她的手,不让她离开。

    “不然呢?这是你的,只有你能碰,不然还能是因为什么?”

    她又要哭了!强忍着,以他不解的方式,硬是挣脱了他的牵制;他到底不敢对她太硬来,只是有些茫然、有些痛苦地看着她离开他。

    “真央?”他坐在地上,看着跪坐起来的她没有跑开,而是向他爬了来。

    他头皮发麻,像是突然间得到太重的赏赐而不知所措,她竟然重新以双手握住他的分.身,还用她的小嘴去吻!

    “你、你不要说话!”她会不好意思啦!

    提起毕生最大的勇气,不敢看他的脸,她双手握着他的根部,有些被他的尺寸吓到;她张开口,有些困难地将他的头部含入口中,微腥的男性气息和他太过强烈的存在感,填满她的五感;还只是一个头而已,就教她这样困难,她抑制着欲干呕的感觉,更深地将他含入,直到喉头。

    他低吼,反射性地压住她的后脑。

    “你不需要这么做的!”他忍痛地说,搞不好他这次真的会挂掉,幸福得挂掉……

    她的脸儿涨红,因他最直接的反应,小口开始吞吐他的巨大。

    ……

    他带领她,两人同时攀上了欲.望的最高峰;接着,她瘫软在他怀里,他及时抱住她,才意识到她是在高潮中昏了过去。

    棒天,吴真央在一阵腰酸背痛中醒来。

    外面天光大亮,她眨了眨眼,这屋里的一切让她熟悉;这里不是她的房间,但她来过这间屋子,也曾在这里像现在这样醒来。

    那时,她身边还躺着另一个人。

    啊!猛地坐起,更牵动全身要散的骨架,这疲劳过度引发的痛,把她的记忆带去了昨天,那一幕幕太过火热的画面自她脑中重播……赶快抓过被子捂住脸!

    天啊!她竟然做到昏了过去……

    又过了一阵子,心跳才又慢慢恢复平静,她这时才注意到,房间里只有她一个。

    那个家伙呢?扫视一圈,见自己的衣服被迭得四四方方、整整齐齐躺在床头。

    五分钟后,吴真央走出卧室,马上又被厨房里飘出的米香吸引;她正要去厨房,范雅贤也正端着个小兵从里面出来;他脚步明显一顿,手里的锅令人心惊地晃了下,好在被他稳稳定住才没翻。

    他那见了鬼一样的反应是什么意思?

    “你……”

    哎,怎么不理人?吴真央的脖子跟着他转到餐桌处,他默默地把小兵放在桌上,拿了碗盛起,再把碗和汤匙一起端好,把椅子推开,然后才转过身来,面朝她但眼观地板,低声说了句:“吃饭。”

    他他他怎么会……脸红了?拜托,都老夫老妻了吧!再说,就算不是那样,该不好意思的也是她啊……

    她抵抗着粥的诱惑,此时的他,仿佛还更美味些。

    “你想说什么?”她问,他那张脸,明显憋了一肚子的话又不好意思讲。

    “对不起。”

    “啊?”

    “对不起,我……”难得结巴,“我昨天太过份了,你还好吧?”

    完了,这下她也要跟着一起脸红了!假意咳了声,她后悔问他了,还是先喝粥吧……

    坐在他已推开的椅子上,一口、一口把粥往嘴里送;这种被人盯着吃饭的感觉还真不好,他做什么一直盯着她啦!

    “你不吃?”

    他摇头,沉着脸,一眨不眨地锁着她;要不是跟他已经够熟,还真会怀疑他从粥里下了毒。

    “好吃吗?”他问。

    “还不错。”他的手艺又突飞猛进了,为什么他学什么都能学得这么好?

    “那我以后每天煮给你吃。”

    “不行。”

    沉默了,受伤了,他的试探被打枪了,枉费他想了一夜,才想出这种比较委婉的方式。

    “每天都吃一样的东西,谁受得了?”

    “那隔三天吃一次?”

    考虑了一下,“那还差不多。”

    心音鼓动,他是不是还没醒?或者,昨天到今天的一切,都只是他的一场梦?

    放下碗,她先缓住自己的情绪,再看了看他,“先说好,我不会再跟你凑合着过的。”

    丙然,现实还是血淋淋的。

    “也不会跟任何人凑合着过。”又补充。

    “嗯。”这算是一种小小的安慰吗?虽然起不到什么作用……

    有没有那么打击啊?反正被他折腾得习惯了,也就不在乎这最后一次了吧!心里想着,嘴里笑着,她拿过他面前的空碗,一边往里面盛粥,一边状似无意地继续说着:“我要是再和谁一起过日子,那必须是个我爱他、他也爱我的人,我们彼此箝制着、束缚着,谁也不迁就谁、谁也离不开谁,把两个人的日子,融成一个人的。”盛好粥的碗放在他面前,看他,“即使是这样,你还是要娶我吗?”

    一个爱她、她也爱的人……他要不要娶她……

    他要啊!现在娶、马上娶!

    “戒指。”他沙哑地、艰难地,也不太明白自己究竟要说什么,“订婚戒指,那时你还给了我,我一直准备着什么时候要再交给你,每次都错失了机会:那是你的东西,我去拿来给……”话是这么说,他根本没动。

    他动不了,此时,他哪舍得将视线离开她分毫?

    “那就这么说好了!”她笑了,改为坐在他腿上,自然地让他搂住她的腰;他们眼对着眼,她的感情好像也越来越丰富了,是不是被他传染了?“这次,我们都不再凑合?”

    一把抱住她,蹭着她的脸颊,把她按在自己那颗狂跳的心上。

    “真央、真央……”他的好真央,永远是这么宠他,要把他宠到天上去了!

    她被他脸上的胡渣刮得好痒,忍不住笑出了声,“对了,我不记得你有过什么情敌。”

    “嗯?”抱着她的大掌不自然地一顿。

    她摸着他的脸,他这张脸,跟祖哥的身材不搭啦!“祖哥心里有人,我心里也有人,但都不是彼此。”她承认,那时在他面前显得和赖念祖那么亲密,是有意要气他,但没想到成效这么好,反倒是给她自己找了麻烦,“如果明白了的话,就去把胡子和头发处理一下吧!”

    “你不喜欢我这样?”

    “难道你自我感觉很好?”别吓她了,“等你变回原来的你,我还有很多的话要跟你说。”那些因她的自尊和任性,给他带来的伤害,让他们彼此蹉跎了这么多年,她要告诉他,付出是相对的,她不要只有他一个人苦苦付出,而她只躲在后面享受;她也要一点、一点地让他知道,那些她曾打算隐瞒他一生的感情。

    她不再潇洒了,她的情很深,且已被他激得一发不可收拾。

    他大呼一口气,干脆两臂一抬,将她横抱起来,直朝卧室而去。

    “款!你做什么啦?”

    “胡子等一下再刮、话等一下再说,今后,我们会有很多、很多的时间聊。”

    不是吧刹那现在……是要做什么?

    “啊!”她一惊,捶着他厚实的胸,“不行啦!快放我下来,我全身都还好酸!”

    “我帮你揉,一小时后。”

    “啊……”

    唉……好吧,他们之间,是真的有得耗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前妻难搞定最新章节 | 前妻难搞定全文阅读 | 前妻难搞定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