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涩女人 第十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我的涩女人 > 第十章

我的涩女人 第十章

作者 : 七季
    浴白里的水流满地,静如冬季湖面,只是冒着蒸气,整个浴室也浸在蒸气中,让人不禁呼吸都变得浓重。

    浴白里空无一物,而林芸庭则是衣着整齐地背靠着浴白蹲在那里,肩膀抽动着起起伏伏,她竟然躲在这里哭!

    段彰宇一见她的样子,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怒。可一想,她已在这蹲了一个小时,并且还在哭,心中又慌了起来,想到她进门时的反常举动,不难想象也许是出了什么事,才教她如此伤心。

    她当他隐形,或是哭得太投入都没发觉进来了外人,总之就算在他的注视下,她也仍然低头惨兮兮地擦着眼泪,依然故我。

    段彰宇在想,自己此时是不是应该退出去,这让他一直呆立不动,可最后他还是对自己摇了摇头,他见不得她哭啊。

    蹲到林芸庭的面前,他有些为难,还是伸手蹭了蹭她的耳垂,“怎么又哭了呢?”

    他这话没起到半点作用,反倒让她放得更开,这下连哭声都清楚地传了出来。

    “谁叫你都不看我!”在她呜咽的嗓音下,他好不容易才听明白她是在说什么,真的只是因为这个吗?他有点不相信,因为他觉得她早该知道缘由,也许只是在拿这个理由掩饰她真正的悲伤之处。

    可就算如此,一想到这是他们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晚上,他还是不自觉地放缓了声调,“那你又教我怎么面对你呢?因为我的关系让你身体变得那么差,还因此晕了过去,这都是我的责任,你教我怎么有脸再跟你话别?”

    非要教他自己说出来,这种就算心里明白他也不愿承认的事,他是她的障碍,她扬起那双泪痕斑驳的小脸,眼泪还在不要钱似地扑簌簌往下掉,“对啦,都是你的错,害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的元凶就是你!”

    “我知道……”

    “桌上没有你,教我一个人怎么吃得下饭?睡前没有你跟我互道晚安,又怎么能让我睡得踏实,这当然都是你的错!而你对自己惜误的补救方法就是对我视而不见,让我更加不安,每晚、每晚都因你的冷漠而恐惧,怕你会这样无视我一辈子,这全是你的错!”

    “什么……”

    她一把抓过他胸前的衣襟,一副索命的架势,“你不听我说话,看也不看我一眼,将感情都付诸到我身上,也将一切的错都推到了我身上,和你相比我认真地每天、每天想着你的事,不是太愚蠢了吗?就连临走你也用在这种冷漠的迂回告诉我,我其实是个笨蛋,为你这样的人哭我也觉得很不值得,你以为我想啊!”

    她在说什么,怎么他都听不懂?她说的每句话他都明白,可真的是如他所想的那个意思吗?

    段彰宇任由她揪着、抓着,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瞪着,这些日子中他究竟错过了什么,他心音如鼓,他真的没有好好地看她一眼,不然就不会现在才看到,她脖子上挂着的是那条兔子模样的项链。

    “这个,你怎么会有?”他直觉地想去碰那项链,被她一扭头躲开了,他忙又收回了手。

    “我捡的,因为喜欢所以就从垃圾桶里捡了回来,跟你这个胆小表,才没有关系……”

    “芸庭、芸庭,到底是怎么回事,拜托你不要再让我误会。”他急着捧住她的脸,“你说这话我会胡思乱想的。”

    “为什么要丢掉。”这次,她没有抵抗他的手,“连试的胆量都没有,只会逃避,这样让我怎么有机会告诉你,我并不是没有感觉的……”

    他像个发条坏掉的玩偶,每个关节都僵硬着,无法弯曲,心中为这样的自己焦急不已,表现出来的又只有一片的木然。

    他真的可以吗?不是弟弟、不是知己,对她而言,那些身分全都舍去的他,也可以让她来爱吗?

    “我是很胆小没错啊,不然也不会拖到今天,我已经将所有的勇气,都在向你表明心意那天用光了。”他看着手心中她的脸,这张他以为再也无法正视的脸,“除了躲着你,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我怕从你眼中看到厌恶。芸庭,你对小彰太善良,可那种比言语还要真实的厌恶是无法隐藏的,我可以接受你的拒绝,但却无法面对你的厌恶,你懂吗?”

    “可我的眼中有吗?我从来没说过讨厌你啊,是你一直不听……”

    从认识她的那天到现在,他从未见她流过这么多的眼泪,仿佛她这辈子的眼泪都要为他流光了。

    听到她说这么可爱的话,看到她为自己落泪,段彰宇低下头,吻去了她脸颊上的咸,她的身子微弱地颤抖了下,他立刻弹了回来。

    “对不起……”他怎么又这样,身体不听使唤。

    林芸庭没在听他的道歉,她一把拉过他的衣领,他纹风不动,倒是她将自己靠向了他。

    段彰宇简直不敢相信正覆在自己唇上的柔软,直到她离开,他还陷在一片雾蒙蒙的幻觉中。

    她环着他的脖子,整个人缠在了他的身上,她的唇在他耳边,因为她此刻是真的不想让他见到自己通红的脸。

    “你曾说过,和你交往过的女人最终都会提出分手,理由是你的心中没有她的位置,如今,我也被人说了相同的话。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他心中受到震动,一下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犹豫着,小心地回抱住她,她的身体仍在他的怀中轻轻地颤抖着,可他告诉自己,绝对不要将她放开,“芸庭……”

    “小彰,就算是现在,我也还是弄不清自己对你的感情。所以,你能让我明白吗?”她与他面对面,提起了自己毕生的勇气,“让我了解吧,你在我心中到底能占据多少的空间。”

    他再管不了其他,倾身将她压在了浴室潮湿温热的地板上,在这布满水蒸气的狭小空间里,他只看到了她红晕满面的脸。

    “可以吗?对我说这种话,我真的会误会的。”他拨去她额前的发,仔细端详她的面容,“我也说过,只要和你在一起,就不知道自己会对你做出什么事。”

    他是说过,可他从来都没有对她做过什么,他只会躲着她、避着她,这会儿倒是威风起来了。

    她手指插入他的发间,她还是喜欢他直直地看着她。为此,她又献上了一个无言的吻。

    那个吻打开了一道闸,使他心中激涌的热流奔腾而出,他反扳过她的双手,按压在两边,用比她更多的、彻底的激情吻着她的唇、她的舌。

    他的头陷入她的颈窝,对她汗湿的细颈又吸、又咬,舌尖舔过她敏感的耳垂。

    “芸庭……”他在她的耳边,用魅惑低哑的音调唤着她的名字。

    她的身体像被催眠,起了阵阵涟漪,“嗯……”

    他的齿咬过她的锁骨、咬过那兔子型的项链吊坠、又咬开了她一颗一颗的扣子。

    “衣服,都湿了。”他跪起,眼神始终未离开她。

    她眯着眼,有点害怕,可没有拒绝,任由他将她的上衣和内衣全部解开,而后他也脱下自己的衬衫,露出她见过无数次,可没有一次像这样,令她脸红心跳的上半身。

    他的身材很好,肌肉纹理分明又不过份祖犷,蕴含着细腻的爆发力,当他用那样的身体再次向她袭来,还未碰触到他,她身上的每个毛孔就已感受到了他的力量和灼热。

    “啊……”

    她体内起了股怪异的颤栗,连声音都变得颤抖不已。

    ……

    隔天醒来,段彰宇已经不在了,他的行李也一同不见了。

    林芸庭站在空荡荡的房子中,手中握着一张纸条,她对着段彰宇那间同样空荡荡的卧室,淡淡地扬起了唇角。

    一年半后,纽约

    段彰宇被埋在成堆的文件中,左边是看完的,右边是待看的,看完的大概是待看的三倍还要多,面对着这个残酷的现实,他不仅不急,还能悠哉地坐在转椅上对着窗外发呆。在二十三楼看窗外商业街的景色,不论背后有多少要忙的工作,都暂时忽略不计。

    只有今天,要他用心工作是不可能的。

    门敲了三声,一个身材丰满的年轻女人推门而入,她恭敬地停在门边,用甜腻的声音对着他的背影说:“经理,新来的统计部主任就要到了,请准备一下,十五分钟后在会议室会面。”

    转椅慢慢地转了过来,年轻的关女秘书脸上露出了明显的惊讶神色,她吞了下口水,明知是逾越之举,还是克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小心地问了句,“经理,你今天心情很好吗?”

    “为什么这样认为?”段彰宇用露出八颗牙的开朗笑容质问秘书。

    “这……大概是我搞错了。”秘书摇了摇头,坚持自己看到的是幻觉,“那么,十五分钟后我再来。”

    “等等。”他叫住她,并从椅上站了起来,“你说她已经来了,现在在哪?”

    秘书一愣,过了会才反应过来他在问谁,“应该才到大厅而已,经理如果有什么事,我会通知对方时间延后一下。”

    “不用延后,直接取消就好了。”

    “啊?”

    在女秘书愣神之际,段彰宇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他那开朗的笑容再次闪花了她的眼,让她深深怀疑自己是见鬼了。

    “我这就去见她。”

    段彰宇留下呆着木鸡的秘书,快步稳健地直朝着专属电梯而去,路经跟他打招呼的员工,无不呆在原地,望着他雀跃的背影愣神。

    电梯一路向下,望着楼层渐变的红灯,他的心也提到了喉咙,电梯门开,他迫不及待地跑了出去,周围几个正打算跟他打招呼的人,又像木头一样定在原地。

    他跑到大室中央,四处张望,寻找着她的身影。

    “小彰!”一个声音划破了喧嚣的接待大厅,在世界一流的企业中这种情况很少见,不只他,在场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向着那声音的来源望了过去。

    入口处,一个小小的身影绽开了世上最珍贵的笑容。

    “小彰!”她又大叫了一声,像是在玩某种游戏一般。

    然后,她甩掉了脚上的两只高跟鞋,他望着她,见她离自己越来越近,当她快要来到他身前时,他张开了双臂。

    她一个扑起,准确地扑入了他的怀中。

    他胸腔鼓动,耳边只听到她近乎张狂的大笑,在场所有人无不把眼睛瞪得铜钤大,他抱着她,“噗嗤”一声,也跟着笑了起来。

    他们大笑不止,隔了好久才又面对面地看向彼此。

    她摸了摸他的脸,露出一口小白牙,在他唇上深深地吻了下去,这又是个久久的吻,吻到周围员工手中的文件掉到地上都不自知。

    “太好了,还是我的小彰。”她揉着他的脸,没有从他怀里跳出来的意思。

    而他抱着她,也没有放手的意思,“我来接你了。”

    “还敢说!”一听到这话,她一把捶在他的胸口,这才想起生气,她推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小的纸条,虽小,却被她折得很整齐,“你这是什么意思?明明写的是”等我“,可为什么最后却要我来找你啊。”

    那张四方型的小纸条上,只有“等我”两个字。

    他笑了,捏捏她的脸,“”等我“的意思,就是”等我飞黄腾达了,把你接来“啊。”

    “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她哼了声,把纸条好好地放了回去,“一年半耶,你就不怕我等不了,跟别人跑了哦。”

    这让他皱了下眉头,而后又摇了下头,“不怕。”他还表现出很认真在回答的样子,“我就是认定今后的时间全是属于我们的,才决定来到纽约,如果不是有这种自信,怎么敢放你一个人饱受相思之苦?”

    “臭关。”都不知该怎么说他才好了。

    段彰宇收敛了笑容,他再不用紧追着她的脚步,拚命地追上她的时间了,他们今后有着大把大把的时间,无分前后,全是他们共同拥有的。

    “你呢,想出一个结果了吗?整整一年半的时间,就算再笨也该想明白了吧。”

    “我这不是来了吗?这还不够作为回答?”

    “不够。”他再次抱住她,“我已经等得太久,不听你亲口说,是怎么也无法安心的。”

    她低笑连连,凑到他耳边,轻轻地、认真地告诉他:“笨蛋,我也早就不把你当作是弟弟啦。”

    不然,谁会只凭两个字就真的等着他,没有承诺、没有期限,但心里还甜滋滋的啊?

    “我爱你哦,小彰!”

    全书完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涩女人最新章节 | 我的涩女人全文阅读 | 我的涩女人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