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送上门 第三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老婆送上门 > 第三章

老婆送上门 第三章

作者 : 七季
    十天后正好是公司的尾牙,陆风华借着这个机会邀请林如锦来参加,她本来想说一般人接到别的公司的尾牙,又不是很熟的人,自然都不会来,如果那样的话她也无能为力了。

    但乐斯年所说的缘分也许真的有也说不定,那天林如锦竟然来了。

    尾牙的场子热闹非凡,请来的艺人表演得很卖力,大家看得也很高兴。陆风华没时间跟着大家一起高兴,她忙前忙后地照顾着酒菜,随时准备应对突发事件。

    “风华,怎么办?冰啤酒不够了。”负责和酒店联系的人满头汗地跑来,把陆风华拉到一边低声问她。

    “怎么会不够?我们的人数又没有超出预定。”陆风华很冷静,这种小事她还不放在眼里。

    “但最近在这办尾牙的公司很多,是酒店方面的疏忽,忘了帮我们提前把啤酒冰好。”

    “忙于别人的尾牙就可以疏忽我们的吗?好像他很忙很可怜一样,结账的时候怎么不说疏忽忘了收?”陆风华吩咐那人:“既然是他们的疏忽就叫他们去外面超商买,一间不够就多跑几间。”

    “啊?可是酒店说他们这时间人手不够……”

    陆风华很平淡地看着那个人,问他:“你相信?”

    那人连连摇头,“不信不信。”

    “那就去办吧。”

    刚回去坐下没多久,陆风华又被人拉走,这次是负责节目的人告诉她,有个艺人在来的路上出了车祸。陆风华表示同情,并告诉那人叫表演完还没走的艺人等会再走,价钱翻倍让他们再多表演一会,填上那个出车祸的人的空缺。

    琐碎的事情一大堆,陆风华面前的盘子里只有些可怜的青菜。她坐回来,刚想挟只虾,只见全桌人都站了起来,害得她筷子也停在半空。

    转头看,她看到的是乐斯年阴郁的脸。

    “你又怎么了?”陆风华和乐斯年去到较远的地方,陆风华责备他,“没有员工想在尾牙时见到老板这张脸,他们会以为明年的工资发不出来了。”

    “妳明明是我的秘书,为什么不跟我一桌?而且还总找不到人。”乐斯年拧着眉,老大的不乐意。

    “跟你一桌太麻烦了。”本来就没办法好好吃饭,再加上桌上有老板,就算是装样子她也不能无视他自顾自地吃啊。陆风华不耐烦地问他:“找我干什么?”

    乐斯年目光朝向靠近门口的一桌,陆风华顺着看去,一眼就看到了那桌上的林如锦。是她把她安排在那桌的,可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于是问乐斯年:“我看到了,怎样?”

    “妳把她放得离我那么远,我怎么找她说话?”乐斯年脸色难看地问她。

    陆风华头疼得不行,要不是此时人来人往,真想在他脸上来几拳,亏他长得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她问他:“你坐的是主桌吧?我可能把一个既不是你老婆也不是公司成员的人安排在你那桌吗?就算我能那么做,你也不想想她会不会很别扭?”

    乐斯年恍然大悟的样子,愣了下问她:“那我该怎么做?”

    “你是老板啊!是这里的主人!主人找客人攀谈算不上什么惊世骇俗的事!你不会连怎么跟女人说话都忘了吧?难道让我把皮条拉到你床上才行啊!”

    陆风华突然捂住嘴,因为在她吼他的时候,乐斯年往她嘴里丢进去了什么东西。一时间她以为自己会被噎死,等口中的甜味化开,她才意识到那是块巧克力,还是块很大很大的巧克力。

    她鼓动腮帮说不出话,用一双眼睛质问乐斯年。

    他当自己做了件好事,不急不徐地说:“妳看妳,每年尾牙都这么暴躁,先补充点糖分再说。”而后他还把另外一块,足有半个巴掌大的巧克力放到她手里,好心道:“改天请妳吃顿好的慰劳妳一下!”

    改天个头啊!他的“改天”要是都兑现,她下半辈子真的能不愁吃喝了!看乐斯年这就要去找林如锦,陆风华硬是吞下嚼得不怎么烂的巧克力,小声嘱咐他,“别喝酒!”

    “放心放心,反正喝醉了还有妳嘛!”乐斯年笑得没心没肺。

    结果她的嘱咐又被他当成了耳边风。

    尾牙的抽奖高潮陆风华没有看,她去跟酒店结算当天的费用了,本来应该是财务的工作,不知道为什么每年都很理所当然地落在她的身上。大家好像都觉得她是张免死金牌,只要是她经手的工作总经理都不会过问,所以让她来做是最省事的选择。财务部把预算告诉了她,而她负责核对最后金额是否正确,如果她觉得没问题,财务就马上交钱。

    对完结算单,陆风华紧绷的神经总算是缓和了下来,这说明这个尾牙也被她熬过去了。

    她正往宴会厅走,就看见乐斯年和林如锦也正在往外走,三个人在门口碰到了一起。

    只看了乐斯年那张意气风发、气宇轩昂的脸一眼,陆风华就已经确定他没有听她的劝告,不只喝了酒还喝了很多。

    “哦!风华!妳刚才去了哪?抽奖都已经结束了!”乐斯年意气十足。

    陆风华碍于他旁边的林如锦,仍是沉下性子礼貌地说:“我去结账了。对了总经理,我有点事想跟你汇报,能跟我来一下吗?”

    一听让他离开,乐斯年一把抓住旁边林如锦的胳膊,果断地说:“不行,我现在有重要的事要去办,妳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陆风华盯着他的眼睛瞇了下,心中的无名火已经升了起来。

    乐斯年这个人,跟长相完全不符的是他一口酒都喝不了,而除她以外的人都不相信这点,因为他们所看到的乐斯年无论喝了多少酒都是千杯不倒、自在如常的样子,这让他们更加放心大胆地敬他酒,还当这样能讨好他。尤其是在这种大家都开心的场合,乐斯年通常不会拒绝别人的敬酒。

    其实,他这种与平时阎罗脸不符的自在,恰恰正是他已经快醉晕了的证明,而他听上去合情合理的说辞,隔天他一句都不记得,全都是些醉话,简直就像是有另外一个人格,在他喝醉时跑出来支配他的身体一样。

    他们之间于是有了个不成文的约定,只要她认为他喝得差不多了,就一定要把他拉到远离人群的地方,他不想让属下看到他丢脸的样子,影响他的光辉形象,这也就是他所说的“喝醉了有妳”的意思。

    关键问题是,当他真的喝醉时往往也不记得他们有过那个约定了。眼下在他的“完美情人”面前,他更是死要面子摆出老板的架势。

    找到症结所在,陆风华不再理他,而是对一边的林如锦说:“林小姐,谢谢妳今天能来。妳现在是要回去吗?要不要我帮妳叫车?”

    “不用了,乐经理说让我开他的车。”林如锦闪闪的大眼中毫无心计,她说:“乐经理要我送他回家。”

    陆风华危险地瞪了眼乐斯年,这个犹豫狂在喝了酒后手脚倒是很快。她转而换上一张亲和力十足的笑脸,对林如锦说:“那多不好意思。真是的,司机也不知跑哪里去了。林小姐妳去办妳的事便是,这么晚了就不耽误妳了,我一会会找人送经理的。”

    “可我又没什么事……”林如锦说话的同时望了乐斯年一眼,似乎希望他做个决定。

    陆风华哪会让现在的乐斯年开口,她一个招手叫来酒店的服务人员,很着急一样地喊道:“给这位小姐叫辆车!”在林如锦把注意力放到那个服务人员身上时,陆风华在乐斯年脚上狠踩一脚。

    乐斯年的脸一阵抽搐并且弯下了腰,陆风华及时凑上去,就好像乐斯年俯下身在跟她交待什么一样,“什么?我知道了,一定把林小姐平安送回家,放心吧!”

    说完后陆风华对林如锦亮出一张闪光的笑脸,告诉她一切已有定论。看到乐斯年也这么说,林如锦这才有些不情愿地跟着那个服务人员离开了。

    等林如锦走了,陆风华也不敢放松,她不放心让乐斯年自己回去,谁知道没人看着他他会做出什么事。可尾牙的场子也需要有人看着,她这会也走不开。

    陆风华干脆在酒店订了房间,把乐斯年送了上去。

    她订了间普通房,想让乐斯年在这休息一会,等楼下尾牙结束后她再送他回家。不过虽说是她送他,可实际上她一直跟在乐斯年身后,就像个敬业的秘书那样。

    等到进了房间,陆风华则先他一步,在乐斯年在客房里徘徊时打开浴室的灯,再把他领进浴室,让他对着马桶站好。

    然后她靠在门边双手抱胸,对乐斯年说:“好了,现在这没别人了,你可以不用再逞强了。”

    她的话犹如世间最灵验的咒语,上一刻还如钢铁巨人一样屹立不倒的乐斯年,剎时整个身子垮了下来,抱着马桶哇哇大吐。

    陆风华看他吐得难过的样子,也只能无奈地叹气。

    还是喝多了不是?

    等乐斯年吐得差不多了,他好像又有了力气,自己扶着马桶爬了起来。陆风华过去扶住他,他那与常人无异的脸色这时绯红一片,终于醉态毕露。

    “你可真有出息。”陆风华都不知该怎么说他,反正说得再多,他一觉睡醒也什么都记不得,还是别浪费口舌的好。

    她领着乐斯年的手,像领着个小孩一样,先给他接了水让他漱口,又把他领到床边让他坐下休息。

    乐斯年很配合她的指示。在他坐下后陆风华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她应该先脱了他的上衣再让他进卫生间的,刚才他那一吐连西装上也沾到了,也怪她忙昏头忘了这件事。

    对啊,她已经忙昏头了,干嘛要侍候为了在女人面前逞英雄把自己搞成这样的男人?

    “自己把衣服脱了,别让我动手。”她懒懒地下达指示,抚着额头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好让自己的状态也缓和一下。

    可等陆风华喝完水再回来,刚压下的闷气又因为惊吓而攀升得比之前还高。

    乐斯年赤身露体地站在床边,还在看她……

    陆风华的脸像在锅里蒸过头的螃蟹,胸中的闷气瞬间提到嗓子间,她硬是把那声尖叫给压了回去。

    “你你你你你!”她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尴尬地别过头去,“谁叫你全脱了的,给我穿回去!”

    乐斯年嘿嘿一笑,对她也会害羞,表示很开心的样子。听到他那声憨笑,陆风华心下一沉,他已经完全彻底地迷失自我了!

    上一次他发出这种笑声时是在一间便利店门口,他硬是冲进便利商店要把人家所有东西都买下来。那次她没有跟在他身边,听说由于他看上去十分正常,那个店员还真的给他刷了所有产品,那天晚上他用了四个小时买光了那家店,货架上能见到的所有商品。

    那次之后的隔天,非年非节,但他让她给每间办公室都送去了小礼物,不然他家根本没法再住人,完全成了货仓。

    反方向想的话,幸亏那次他经过的只是一家便利商店,如果是大型的超级市场……

    陆风华心寒地努力把视线只保持在乐斯年脸的位置,只见他对她十分无害地一笑,而后说:“妳也脱了吧,我们去洗澡!”

    陆风华一口血差点喷出来,“要洗你自己洗!神经!”

    “为什么?我们不是经常一起洗澡的吗?”乐斯年拍了拍自己的肚皮,“都脏了,该洗洗。”

    他应该是指自己身上吐脏了,想洗澡。但是,干嘛拉上她?

    “那你自己洗好了,”陆风华嘴角抽搐,“我还要去下面盯着场子,你洗好了就乖乖睡觉!”

    让她跟他洗澡?幼儿园的事他倒记得真清楚,现在又想玩扮家家酒的游戏了吗?如果他不是碰到她,真的让林如锦把他送回家,他也会跟人家提这种荒唐的建议吧?

    对一个见面仅仅两次的女人。

    陆风华笑了下,也不知自己在笑什么,是该为林如锦庆幸吗?还是该为乐斯年庆幸呢?她再次拯救了他的爱情。

    “不要!”见她要走乐斯年哪里肯?他庞大的身躯扑上去,真如猛虎之力从身后把她抱得紧紧的,“妳为什么要走?妳不陪我了吗?要丢下我一个人了吗?”

    “都说了,我还有事情啊!”

    “我们总是在一起的。风华,妳要丢下我了吗?”他无比委屈地下巴抵在她的肩膀。

    陆风华的心像被人拧了一下,滴出的水软化了她的骨节,她的血管,她人一下泄了气。

    这个混蛋,一大把岁数了跟人学什么撒娇啊!

    更卑鄙的是趁着她心软的时候,他的手也没闲着,竟然向上爬啊爬,隔着件衬衣压在她一边胸乳上!

    出于女人的本性陆风华惊吓地甩开他,他也没有硬来,而是在她稍微跑开后随着再压上,但总是挡在通往门的方向,让她要想绕过他必须后退再从他身侧突破。她就这么退啊退,而他则像是在玩一场追逐游戏,等她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无处可跑,背后是光滑的墙面,面前是他得意的笑脸。

    他自身形成的阴影笼罩着她,“抓到妳啦!”

    “乐斯年你这个大醉鬼!”陆风华气急败坏。

    “嘘。”乐斯年神神秘秘地一根食指抵在她唇前,陆风华还在想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哪知他对她的信任明显不够,在她已经闭嘴后还是用手捂住了她的嘴。

    陆风华倒吸一口凉气,乐斯年边堵着她的嘴,另一只手边由衬衫下伸进她的内衣里!

    陆风华双眼剎时瞪大,身上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抵住他的胸膛要把他推开,这全是女性的自我保护本能。而乐斯年也早料到她会这样,他将头埋进她的肩颈,竟还很享受地嗅来嗅去。

    “风华,妳好香哦,而且软软的。”

    陆风华心中警铃大响,他不会是被酒烧坏了脑子,智力退化了吧?

    “唔!”她拳头敲着他的肩头,但好像没什么作用。

    “妳好像……有点不一样了?”他天真地说着。

    那细弱的麻痒让她轻颤,陆风华咬着牙克制。

    “当然不一样了!”因为她已经发育了好吗?

    “乐斯年,你最好给我乖乖去睡觉,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不洗澡了?”

    “不洗!”

    “嗯,我也不想洗了。”乐斯年的痛快回答果然没好事,他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直接抱去了床上。

    ……

    虚脱的陆风华瘫倒在床上,而他累倒在她身上。他们心音紧贴,连呼吸都交融在一起分不出彼此。

    她累得连一个音都发不出来,而他下意识地伸开双臂紧抱着她,在她耳边低声地呢喃着:“能抱着妳,真好。”

    陆风华哭了,她望着天花板,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她知道自己的眼泪滴在了床上,可她任由自己落下更多的眼泪。

    她颤抖的细臂悄悄地也环上他坚实的背脊,开始是小心翼翼地,感觉到他已经睡了过去再没知觉,她逐渐收紧力道,也紧紧地抱住了他。

    “真好。”她将眼泪蹭在他的脸颊上,同样低声说。但区别在于,她知道他听不到的。

    他们的“好”是不一样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老婆送上门最新章节 | 老婆送上门全文阅读 | 老婆送上门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