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谁敢追 第十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婆谁敢追 > 第十章

我的老婆谁敢追 第十章

作者 : 七季
    “妳……妳别这样。”曹绍泽坚守着自己最后的理智,以双手抵住她的双肩,不让她再靠近他,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求妳别再突然对我这么好,妳会让我误会的,我再受不了第二次以为得到了妳,却又发现不过空欢喜一场那样的打击了。”

    李意弥因此稍退后了一步,站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看着他。

    曹绍泽的心情很复杂,松了口气又很失落,这不正是证实了她之前对他的好果然都是出于同情吗?可曹绍泽的低落没能维持很久,因为在李意弥站定后,她开始一件一件有条不紊地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

    她真的很沉稳,好像是在自家更衣室一样,以至于当她连最后一条底裤都脱掉了,曹绍泽才惊觉过来自己眼前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她还不忘把脱下来的衣服都迭好,然后重新站在那里看他。

    曹绍泽下意识地瞟了眼工作室的门,如果这时有人进来,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意……意弥,妳很热吗?”他为自己能说出这样秀逗的话而懊悔不已。

    “还好。”李意弥说,强做镇定地转而问他:“你们公司的柜台小姐没告诉你我要来吗?”

    曹绍泽猛摇头,他的员工只说了有位邵伟明先生找他而已,对她的事可是只字未提啊,如果知道她也来了,他怎么可能让邵伟明也到这来。

    “那你也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找你吗?”

    曹绍泽擦了下额上的汗,又是只能摇头,她光溜溜地站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还这样跟他聊起天来……难道这是什么新的惩罚方式吗?

    李意弥暗自做了个深呼吸,说:“我是来向你借一样东西的。”

    “什么东西?”曹绍泽紧张地问,“我去拿给妳。”

    “这么说,你愿意借给我了?”

    “当然!”他可能把他所有财产都给她,包括他自己在内,又何况是件物品,但是,她非要这样光着身子跟他借东西吗?

    不行不行,他头怎么这么晕啊,一定是今天的太阳太大了,刚出去那一下把他晒得都病了。

    “那我自己去拿也可以吗?”

    不知是不是眼花下的错觉,曹绍泽觉得她好像朝他迈了一步。

    “当然可以。”他答。

    “好,那你就老实点,不要反抗。”李意弥说着扑进了他的怀里。

    “意弥!”他痛苦地大叫。

    “别闹。”李意弥在他怀里低声说:“我这可不是在同情你,而是在找东西。”

    而她好像真的在找什么一样,一双小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还伸进他的衬衫底下,贴着他的身躯进行捜索。

    “我……我身上没有妳要的东西呀!”他体内又不能藏东西,全身的口袋都是空的,她能摸出来什么?可是,她也不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人呀,而且她那么严肃,好像真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找。

    “既然你答应让我自己去拿了,就别啰嗦!”她猛地将他一撞,他本来是靠在桌沿旁的,这一撞,腿动不了而上半身朝后仰了过去,整个人躺在了桌子上。

    幸好这张桌子是June的……曹绍泽胡乱地想,June是个很整洁的人,桌面一向不放东西,不然万一他脑袋压在了什么铅笔之类的东西上,现在岂不是一命呜呼?

    李意弥才不管他瞬息万变的表情,她一把将他的衬衫扒了下来,怕压不住他一样干脆将自己迭在他身上。

    “天啊!”曹绍泽想骂脏话了,她柔软丰满的胸部正贴在他的胸肌上,而且还因她的动作蹭来蹭去。

    他切身地体验到什么叫“擦枪走火”,他真的要“走火”了,尤其是在她进而艰难地开始扒他的裤子时,他控制不住地嘶哑喊叫,问她:“妳究竟要借什么鬼东西!”

    “精子。”李意弥停了下,看着他说。

    曹绍泽的大脑轰地炸开,他可不能再任她胡闹了!他抓住她乱动的手,她因为剧烈的运动全身变成淡淡的粉色,胸口一起一伏地呼吸着。

    “妳再说一次,你要从我身上拿走什么东西?”

    “精子。”李意弥十分坚决地告诉他:“我要拿去生孩子用。”

    “为什么?”他问。

    “我想要你的小孩。”李意弥说:“我今天来本来就是为了这个。”

    任何男人听到这种话都不可能再跟她细细探讨借精子的可能性,她是突发奇想,放弃了结婚生子的正常路线还是怎样,他是不清楚啦,但是,她竟然说想要他的小孩?她……她想生一个和他的小孩?

    曹绍泽咬着牙,在李意弥的低呼中将她扛了起来。

    好吧,她想要他的小孩是吧?

    他扛着她进了旋转门里的待客室,还不忘把大门锁上,他把她丢在沙发上,对她真是又爱又气。

    他越发地搞不懂她了,在听到邵伟明那样说她后,她好像一点都不在乎,转眼间又跟他借什么精子……是不是她也意识到跟邵伟明是没有结果的,才将注意力转到了他的身上呢?

    “为什么是我?”他问,“想要精子的话精子库里有很多吧!”反正她一直打着的念头就是要个健康的小孩而已,只不过,他没想到她还真有一天会将之付诸于行动。

    他的话充满了讽刺,李意弥也理解他的愤怒,如果说她能更早一些地面对自己内心真实的情感,告诉他她爱上了他,那事情就简单得多了。

    可现在告诉他的话,也会被他理解成他是邵伟明的替代品吧?男人一提结婚生小孩就恐慌得不得了,她从对他冷淡,对他打击,一下上升到“不是他的小孩她不要,不是他的婚姻她不要”,那一定会吓到他的吧?

    他是个激情四溢的人,像其他所有男人一样享受着追逐的乐趣和爱情的刺激,可令她为难的是,这次她十分地确定,如果当他对她的热情消退,当他对她的迷恋因得到而破碎,即使那天到来,她仍是非他不可的。

    她可不想自己孤独终老呀,是他把她从一个对生活需求很低且对感情随波逐流的人,变成了开始渴望得到且充满占有欲的女人,那起码也给她些保障吧。保障即使有天他们之间的热情不再,仍有一个孩子能够陪她度过将来漫长的岁月。

    “你不是自己说了吗?你身体健康,年龄合适,又没有家庭病史,而且你也说了,你爱我,所以帮这个忙不算过分吧?”

    “我是爱妳!我爱妳,想要拥抱妳,但那并不表示我要为妳的孩子提供资源!”正因为爱她,才想让她也感受到爱情的幸福,而不是利用他的这分爱,为她制造孩子提供理由。

    曹绍泽简直为她疯狂的想法而暴躁无比。

    “我不会让你对小孩负责的。”她提议。

    “我不在乎!”他咆哮,她怎么说得他好像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一样。

    她失望地垂下了眼,“是吗?只是精子而已。”

    他忍无可忍,不要好像他很小气的样子好嘛!

    曹绍泽怒火攻心,“好!妳想要精子,我就给妳!”

    李意弥迷惑地看着他脱去了自己的裤子,她心跳漏了半拍,而他走至她跟前,像是要让她看得更清楚一样。

    她躺在沙发上,就算理论上的知识知道一些,可当真正面对着,还是会觉得很不好意思。

    “妳脸红什么?不是想要精子吗,那就自己来拿啊!”

    “嗯?”

    “真是的,明明是妳想要,总不能让我主动吧。”他又向前一步,“妳以为要个孩子那么容易?”

    李意弥连直视那巨大的勇气都没有,可他说得对……

    ……

    “既然妳真的这么想要,那就给妳好了!但我的精子可是很贵的,妳要用一生时间来偿还,可不是妳想甩了我就能甩得掉的!”

    他知道自己收不回来了,可他怎么可能真的让她生下他们的小孩,然后独自抚养?

    “能生下我孩子的人只能是我的妻子,想要我的精子就嫁给我!”

    “好……”

    在李意弥的狂叫中,曹绍泽也闷哼一声,将自己倾泻在了她的体内。

    她说什么?曹绍泽愣愣地看着昏昏欲睡的李意弥。

    他那么说本来是想让她难受的,让她别以为要了他的孩子就没事了,他有千万个理由这辈子都能跟她纠缠下去,可是她说了什么?她竟然说了“好”?

    李意弥扬起嘴角,看上去是在笑,她脆弱地笑他道:“只怕最后反悔的人是你呀。”

    曹绍泽守着她,呆呆地望着她的睡颜,所有大起大落的情绪都因那场激烈的欢爱变得平淡,他终于能冷静地思考这错乱的一天所发生的事情。

    她对邵伟明不闻不问,而是气他认为她不相信他,她还要他的精子,如此执着地想要一个他的孩子。

    他的孩子,他们的孩子?

    曹绍泽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他在屋子里转来转去,过去种种都像电影片段快闪过他的脑中。他知道她的思考方式一向很有特点,他以为他已经摸清了她的思路,却在一次次的打击后变得不能相信自己。

    可是如果细细品味起来,她对他的在乎少吗?她虽然嘴上说着他很重要,又选择了邵伟明,可她同样跟邵伟明在一起时,也所有的事情都向着他呀。

    如果他们约好见面,她一定推掉和邵伟明的约会,他要给邵伟明钱,她替他不值,她说着找个健康的精子生孩子就可以,可实际上她只跟他做过,她只坚持地要他的孩子。

    曹绍泽等不及她醒过来,他跑去沙发边上,拍拍李意弥的脸。

    “意弥,意弥?”她瞇开眼,显然还没睡醒,可他等不及了,他轻轻地,小心地问她:“意弥,妳爱我吗?”

    “你总算发现了吗?”李意弥很满足地笑了下,“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察觉到的。”

    “那妳为什么不让我知道呢?”应该说,她在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这分感情,生怕被他发现一样。

    要不是他的一再相逼,要不是他发现了那微小的线索,他真的可能误会她一辈子的呀!

    李意弥伸出手来,放在他的脸颊上,平和而虚弱,他让她太累了。

    “我不想成为你墙上的展示品,我不会成为的……”

    曹绍泽回握住她的手,另只手摸着她的头,他的声音颤抖而充满了温柔,说:“睡吧,睡醒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李意弥没有怀孕,她很失望,她每天都在检查,但还是没有。

    怎么会呢?她都那样孤注一掷了,竟然还是没有成功?

    “意弥,妳又在对着镜子想什么啦!”李妈妈在叫,“有人找妳啦!”

    李意弥吓了一跳,从来就没有过有人来家里找她,她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但总不能躲在洗手间一辈子不去。

    如果她的预感没错,那个找上门来的人也会就那样等她一辈子的。

    她果然在门口见到了曹绍泽,他正跟她妈妈聊得很愉快,在看到她后,给了她好灿烂的一个笑容。

    “意弥,我们有宝宝了吗?”

    李妈妈手里的桃子掉了一地,李意弥尴尬地看着那些桃子,不敢对上她妈妈的视线,“呃,没有。”

    “是吗,那我们再制造一次好了。”曹绍泽用开朗的语气说出不得了的话。

    他拉起她的手,对着李妈妈说声“下次再来打扰”就把她拉出了门去,她脚上穿的还是拖鞋就被他拉上了车。

    他就是料定她不会反抗,因为没什么比留下她跟她妈一起更可怕的了。

    等她发现他开车去往的地方既不是“晴”也不是工作室后,她问他:“你要带我去哪?”

    总之他这样杀上门来就没打算让她好过吧,她已经有觉悟了。

    “去哪?结婚登记啊!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帮妳生孩子,妳嫁给我,虽然这次没成功,但以后我们就是长期合作关系了,不要紧的。”

    结婚?

    “我……我什么时候跟你说好了?”李意弥反射性地去拉车门,当然已经死锁了。她看看自己,穿着居家服,还有一双毛绒拖鞋,他不是说笑的,他真会拉她去登记。

    天啊,一定是她又刺激到他了!他这个人一向缺乏理性的,总是想起什么就做什么,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不想结婚!我……”

    “我最近无家可归了,我们登记以后我可以先住妳家吗?”曹绍泽看她一眼。

    “呃?”

    “我把家里的墙砸了,妳还记得吧,就是走廊上挂满照片的那面墙。”他说:“结果房东先生很生气,说我破坏了楼层结构,砸的那面是受力墙,整栋楼可能因此倒塌什么的,就让我赔了一笔钱然后把我轰出来了。我又没有找其他房子,所以目前只能露宿街头,很可怜耶,妳是我老婆,不可能见死不救吧。”

    李意弥心一紧,“你没事砸墙干什么?”

    “以表决心啊,我知道就算我跟妳说妳跟其他人不一样,妳也不会信,所以就采取这种非常手段了。起初只是想把那些照片都卸下来,可是卸下来后墙上还是留着印子,所以就只好砸掉了。”他笑了下,“其实仔细想想,只要把整个屋子重新刷油漆就好了嘛,可当时就没想那么多,这下想叫妳去看都进不去了。”

    “你怎么会知道的……”她不记得自己跟他说过这件事啊。

    “因为我时刻都注意着妳啊,只要是妳的心意,给我时间我一定能揣测出来的,至于妳是不是真的不愿意嫁给我呢,反正我们登记后有一辈子的时间供我揣测出结果,也不急于一时啦。妳什么都不用说,只管拿我制造孩子就可以了。”

    她的脸红透了,他到底知道多少?

    “还有,妳还记得之前我一直打电话到妳家吗?其实是想告诉妳,妳再也不用顾及吴珍珍了,我本来选中的人就不是她,只是她的经纪公司擅作主张而已,从一开始我心中理想的人就是妳。”

    “当然,她也拿那张照片给我看了,我没想到妳会那么爱我,还受她的低级威胁,所以说,妳也没什么资格说我对邵伟明妥协很笨什么的。”曹绍泽转了个弯,外面的太阳好大,吹进的风是暖的,他的侧脸非常好看。

    “是,我爱你。”李意弥硬生生地说。

    车子因此转弯转过了头,在路人的惊叫中险些撞上人行道,好在剎车及时。

    曹绍泽那一派轻松的笑容不见了,他瞪着眼,脸上好看的线条也扭曲成了好笑的模样。

    李意弥的脸再也绷不住,她大笑起来,笑得是那么开心,“我现在就说了,那你还要拿那一辈子的时间来做什么呢?”

    “做什么?爱妳呀!”曹绍泽在路人的咒骂声中,大声地对她喊道。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老婆谁敢追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谁敢追全文阅读 | 我的老婆谁敢追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