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正妻 正文 第271章 将在外命不受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271章 将在外命不受

侯门正妻 正文 第271章 将在外命不受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严真真弯腰捡起自己手书的《爱莲说》,心情沉重得像是压上了一块铅。

    孟子惆走得匆忙,竟把这纸手稿给落下了。明明他是要抱冬替他吹干了墨迹带走的,临到末了竟未曾顾及,可见事态已经相当严重。再看向如标枪般站在一侧的王志中,脸上那朵浓云几乎已经乌黑发亮。

    “王志中,你快追上王爷。”严真真当机立断,严肃地说道。

    “那怎么行?王爷说过,卑职哪怕粉身碎骨,也要保住王妃平安。”王志中先是脸色一喜,随即急忙摇头。

    严真真恼道:“我看得出来,王爷一众侍卫里面,他最看重的是你。虽然我是个外行,并不知道武艺一途,谁优谁劣,但从王爷对你的态度,我知道你的功夫想必是不错的。你也该知道,王爷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你若前去,必然能抵上大用。”

    “可王爷吩咐……”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更何况他还只是个王爷呢”严真真一看王志中的脸色,便知道刚才得到的消息,果然对孟子惆十分不利,也不管此话有没有犯忌,只想说服王志中及时赶去。

    “这……”

    严真真深吸一口气:“听螺儿说,你也曾中过科举,想必知道有一句话: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所别院,是王爷所有。若是王爷事败,此处自然不保。因此,胜负之数,其实全在王爷一身。孰轻孰重,我一个妇道人家尚且明白,我不信你会不明白。王爷想要保住我,是他的一番心意。可是你若留在这里,真到了那时候,一人能抵千军万马么?到时候,横竖是一样的结局,不如拿手中所有的筹码去赌一赌。”

    王志中面无表情地看着严真真,两人如斗鸡似的互瞪了几眼,才见他眸中渐渐地显出笑意:“原来王妃也是个赌徒。”

    严真真这才松了口气:“不管最终的结局如何,至少我们已经把手里的筹码投出去了。哪怕万一不成,也不会再怨天尤人。凡事,能够尽力而为便好。”

    “王妃此话,卑职记下了。”王志中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头离去。

    “孟子惆,愿你能够成功,虽然我不看好和你在一起的女人,可还是不想看到你的失败。”严真真目送着王志中越行越远,才喃喃低语。

    “王妃。”螺儿从山下上来,见严真真独个儿站在路径之旁,神色凝重,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忍不住担忧地叫了一声。

    “螺儿,你回来了,今天的经营情况如何?”严真真浮出一丝笑意,很自然地接口问道。

    “好教王妃欢喜,今儿的营业额,比昨日又上升了一成。若是照着这个势头下去,不用多久,咱们便可在京城的珠宝行业占得一席之地。”螺儿按下心事,故作欢容。

    “那便好。”严真真满意地点头,“至不济,还能做个富家翁呢只可惜联华超市,那位知道它们和我的关系,恐怕……罢了,横竖已作好了打算,大不好重开一间打擂台便是。”

    螺儿听得又惊又疑,目光闪烁:“王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皇权君权,毕竟深入骨髓,螺儿万不敢朝那处去想。

    “咱们紧守门户便是。”严真真嫣然一笑,“这两天你别上山来了,便住在璀璨珠宝的铺子里。”

    “为什么?”螺儿这次勃然色变,“真的出事了?出了什么事?奴婢才刚上山来的时候,看到城门口的守军,似乎比往常多了一倍。”

    严真真的脸色也顿时变了:“已经剑拔弩张了吗?”。

    难怪孟子惆这样深的城府,也忍不住在下属面前变了颜色。是他的计划走漏了风声,还是皇帝有意守株待兔?恐怕孟子惆等三大异姓王暗中的动作,并不能瞒过精明的皇帝。

    只不过,他大约也想借着这个机会,找到光明正大的借口除去三大异姓王,才故意装聋作哑,寻找最有利的时机一击必中。孟子惆和平南王,他们能够成功么?或者说,不成功,能够不成仁么?她有些懊恼,孟子惆临走的时候,没有多交代一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以自己的璀璨珠宝为依托,很快便能凑够所需的军费。到时候,东山再起,未尝没有机会。若是学西楚霸王项羽,那可就是傻透了。

    “王妃,不如咱们趁机南下,金陵那里,富贾云集,即使皇帝,也不愿繁华之所多起争端的。”螺儿忽地坚毅了神色,沉声道。

    “去金陵?”严真真喃喃地重复了一句。

    不可否认,这是个太有吸引力的主意。那里,还有龙渊。

    “是的,金陵。”螺儿郑重地点了点头,“王妃不是一向喜欢金陵么?趁着这时候还只增兵城门,咱们地处城外,这时候乘了马车,应该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京城。”

    “不行的。”严真真作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还是拒绝了这个诱人的提议,“我是临川王妃,不管走到哪里,都是这个身份,逃不掉的。如今王爷还未曾言败,若是我这一走,怕是对他那里会有影响。”

    螺儿急了:“可是这里太危险了,这处别院,旁人不知道,齐侧妃是知道的。若是她……”

    “你放心,王爷做事,还不至于这般的不谨慎。齐红鸾就是知道有处虽院,也不会知道隐在碧霄山里。”严真真冷静地指着不远处的山坡,“看到那里没有?王志中曾经说过,这段路若要修的话,不出半月,便能修治平整。可是自我们搬来,他并未召人修路。为什么?因为这样才更具备隐蔽性。”

    螺儿有些恍然:“难

    1/2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