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正妻 正文 第140章 孤儿院雏形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140章 孤儿院雏形

侯门正妻 正文 第140章 孤儿院雏形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知道碧柳没有被烹杀的危险,严真真也算是放下了一半的心,开始把心思更多地放在安排自己的人才梯队和珠宝店的开张上。

    螺儿捧着标志性的账本子走进来:“王妃,总共选了二十五名孤儿,如今已安顿在卢家庄。只是卢三少打发人来问,这些人怎么个处置法儿呢?奴婢打量着王妃这里缺账房,不如就让人教做账?王妃发明的那个借贷的,很好用。”

    严真真看了一眼在身侧看书的李庄谐,缓缓地摇了摇头:“不,教会他们做账,只是其中的一项。还有四书五经,也要一样的教。”

    “王妃教这个……”螺儿不解地问,“又是为什么呢?”

    “总得有人教小李子,一样请了夫子过来,不如一同教了。这样,还能有人陪小李子一同学。若不然,咱们这听风轩里,全是妇人,可别耽误了孩子。”

    李庄谐立刻有些急了:“王妃姐姐,你嫌我烦了,要把我打发走么?”

    这孩子,果然是敏感得很啊

    严真真感慨地想着,对他招了招手。李庄谐忙小跑着过来,微仰起小脸,露出焦急的神色。

    “傻孩子,我怎么会嫌你?只怕是你在后院长大,日后不免沾些脂粉气。好好一个状元之才,若是被我们教成了歪瓜酸枣的,可不都是我的过错儿?”

    李庄谐天真地笑了:“怎么会呢?王妃姐姐可是咱们天旻第一才女,有姐姐教,我一定能考个状元回来。”

    “第一才女?”严真真失笑,“那可真正是好笑了,我这两把刷子,可入不得鸿儒之眼。”

    “怎么会?”李庄谐却满脸崇拜,“前儿个我跟着人出门,还听人在传唱姐姐的碧玉妆成一树fa栽呢”

    “不过是新巧别致,又兼身为女子,才得人谬赞。”严真真汗颜。幸好她也只参加了几次诗会,否则这古代的名诗,非要让她盗个遍不可。

    “王妃总说自个儿诗名得自侥幸,可旁人便连这个也得不来呢依着奴婢瞧,别说是女子,便是男子,也难有胜过王妃的。”螺儿斟上了茶,分递给严真真和李庄谐。

    她倒并不像碧柳那样瞧李庄谐不起眼,能得严真真另眼相看的,此子日后必非池中之物。

    “谢谢螺儿姐姐。”李庄谐连忙躬身接过。

    “不敢当姐姐这称呼,小鲍子日后只唤奴婢螺儿便是。”螺儿忙笑着避过了李庄谐的施礼。

    “你比他年长,有什么当不得的?”严真真瞟了螺儿一眼,“他这样叫,你应了便是。”

    “如何使得?”螺儿有些惶然,“奴婢是什么身份?小鲍子唤王妃才是姐姐,奴婢岂非是……”

    李庄谐这才恍然,急急地看向严真真:“王妃姐姐,我不是故意这样称呼的。我只是觉得螺儿姐姐……不,是螺儿待我甚好,所以才……”

    严真真笑着阻止了他:“螺儿和碧柳于我来说,跟自家姐妹也没有什么两样儿。你称我姐姐,自然称她们也是姐姐。你可莫把她们当下人看待,称姐姐才是对了。”

    螺儿急忙摆手:“王妃,尊卑有别……”

    “有什么别?在我落难的时候,也是你们站在我的身边。我们几个,都跟自家人似的。我原先就打算着,你和碧柳出嫁的时候,我就认了你们当姐姐,做妹妹”

    “这……如何……使得?”螺儿惊喜之下,啜泣不已。

    “别太感动,其实认了我做姐姐,你可没捞着好处。往后指不定还要连累了你们呢”严真真摆了摆手,又自嘲道。

    “王妃言重了。”螺儿惶惶然地止了泪。

    李庄谐似乎有些无法理解,眨巴着大眼睛,好半天才怯生生地叫道:“王妃姐姐。”

    “嗯,以后也得叫他们姐姐,知道么?”严真真交代了一句,又开起了玩笑,“日后你有一口粥,可得分成四口,你如今可有三个姐姐了。”

    李庄谐腼腆一笑:“是。”

    螺儿用帕子拭了拭泪,又想起正事,忙问:“王妃,那些孤儿,还得请夫子们教么?”

    “是的,不单要教,还要请好老师教,莫要误人子弟。”严真真肯定地点头,又看向李庄谐,“到时候,让小李子也一同去听听,总比独自温书好。”

    李庄谐不乐意地噘起了嘴:“我还是想留在王妃姐姐身边儿,去那里有什么意思?”

    严真真笑骂:“你如今是这么说,到时候见了同龄的小朋友们,便玩得找不着北了到时候,便是我打发马车请你回府,怕你还不肯回来呢”

    “我才不会这样忘恩负义呢”李庄谐不满地嘀咕。

    “你不愿意回来,才是正常的表现。”严真真笑吟吟道,“可别把大话儿说在前头,等那时候再说。”

    李庄谐酷了一张脸:“王妃姐姐也忒信不过我了。”

    严真真又和他逗笑了一会儿,方觉心情大好。郁了两天的心情,终于见了太阳。好言把他哄了出去,才招呼螺儿坐下说话。

    “王妃?”螺儿不解。

    “我细细地想过了,咱们的实力太薄弱。在这个社会,不管是皇上,还是王爷,随便两个指头一捏,便没有了活路。”

    “不会啊……这两天,王爷也知道王妃生了气,小意地赐了不少东西过来,想必还是顾念着王妃的。”

    严真真冷笑:“可他明明知道,我要的并不是那些。”

    孟子惆流水似地送了不少东西过来,绫罗绸缎、金银首饰,各各地抬了两个箱子。严真真除了拣出些金器随手扔进空间,把东西都原样儿地退了回去。

    “可终归是王爷的一片心意,王妃心里有数才好。”螺儿忍不住替孟子惆说了两句,见严真真的脸色又黑沉了下来,忙道,“奴婢也不是劝王妃对王爷怎样,只是在府里总要虚与委蛇。若是与王爷闹得僵了,得意的还是齐侧妃。”

    “让她得意去”严真真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她的身份和宠爱,俱是王爷给的。得宠落难,也不过在王爷的一念之间,由不得咱们做主。”

    螺儿见她生气,也不敢再替孟子惆说项,忙转换了话题:“若是请夫子,倒是又要费不少心思和银钱。”

    “银钱的事,不用担心。我昨儿算过了,以联华超市的盈利,资助几个孤儿还是做得到的。另外要交代卢三少和柱子,这些孩子的伙食不能省,每顿儿要见肉。若是银钱不够,便用猪肉,蛋白质和钙的含量都不低。”

    螺儿不解:“什么含量?”

    “反正是营养素,医书上说的,其实我也不解其意。总之,猪肉也不比羊肉和牛肉差到哪里,入口也嫩,没有膻味,我倒更喜欢吃那个。”

    “王妃说笑了。”螺儿只当她说话。除了贫家无肉,又有谁会用猪食用?

    “是真的,我馋那个呢”严真真正容道,“下回你也尝尝,那肉烹得好了,未尝不是美味佳肴。”

    这句话,她说的甚是由心。自穿越至这个时代,因为出身的关系,她竟是没有什么机会尝到猪肉,馋虫已经在叫嚣了。她倒是动过念,要牵头猪进空间去。谁知空间里的动物个个都会说话,也便让她歇了心思。

    她不敢吃会说话的动物啊

    和螺儿敲定了孤儿的抚养问题,严真真才松了口气。螺儿虽然并不完全理解严真真的“慈善”行为,但地于严真真赚钱的本事还是极佩服的。因此,在她想来,严真真不至于做赔本儿的生意,便应着去了。

    严真真刚要找个借口闪进空间去,抱冬却提着食篮过来:“王妃,这是王爷特特儿赐下的,王妃快趁热吃。”

    “不用了,你拿下去和秀娘、孙嬷嬷她们一同吃罢。”严真真对孟子惆在物质上的表现毫无热情。

    “可是……王爷一再吩咐,要奴婢亲眼看着王妃吃下去才算数,不然要治奴婢的罪呢”抱秋站在原地,勾头委屈地说道。

    “你打开罢。”严真真一语刚落,便见抱冬露出了笑容,忍不住摇头苦笑。

    这丫头,可不像刚来的时候,总怯生生的,活像一只被欺负狠了小白兔。稍有动静,便会跳两跳。如今,可也会耍小心眼儿了。

    当然,对于这样的转变,严真真是乐见其成的。小孩子么,本就该这样活泼泼的爱笑爱玩儿。

    抱冬手脚伶俐地打开了食盒,原来是一笼热气腾腾的小笼包。严真真不觉愣住,心口忽然微笑:“这是……王爷送来的么?”

    抱冬点头:“是啊,王爷特特儿让人去扬州买来的,说王妃爱吃这个。”

    严真真忍不住低头喟叹,既有今日,又何必当初呢?一颗心,伤几次,才会再无恢复的可能?

    “王妃快趁热吃了罢,王爷让灶下温过了。”抱冬喜孜孜地托起了蒸笼,两颊红扑扑的。

    严真真却只勉强地勾了勾唇。

    厨下热的……

    “留下两个,剩下的你们都分了罢。”她吩咐着抱冬,不待她反对,便转身坐至桌前,“如今我撑得慌,多食不易消化,反倒积了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