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正妻 正文 第175章 九姑娘的承诺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175章 九姑娘的承诺

侯门正妻 正文 第175章 九姑娘的承诺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九姑娘慵懒一笑:“来我这里的,不是打听事儿,就是打听人。只要这世上有这么一个人,有这么一件事,还真没有我九姑娘打听不出来的。”

    严真真听她说得甚有把握,心里一松,脸上也浮出了笑容:“既然如此,那就最好不过了。我要打听的人是……”

    “且慢”九姑娘却扬起手打断了她的话,“咱们还得先讲定了价钱,你要打听人,那也得看那人打听的难易程度,以及你想打听消息的详略程度,各有标价。最便宜的,是白银千两,最贵的是五千两。当然,若是那等十分易于打听的,想必你也不会到我这儿来。”

    “……你可真敢说价钱”严真真愕了一愕,才满脸苦笑。

    白银千两是什么概念?足可以在京都买个大院子了。便是临川王府一年从庄子上收来的,也不比这个数多出多少来。更何况,龙渊的下落,恐怕不易打听,若是五千两……严真真暗自盘算了一回,自己身边还真正一时难以拿出这么多银子来,脸上不免露出了为难之色。

    九姑娘善于观颜察色,看她吐出一句话来后便一径沉默,露齿一笑:“当然,我们这行的规矩,先付一半定金。待得对消息满意之后,再付另一半。”

    严真真顿时放下了心,二千五百两,她倒还拿得出来。握了握拳,她抬起头,平静地开了口:“我要知道的是,杀手龙渊的下落。”

    “杀手龙渊?”九姑娘目光微闪,脸色困惑,“这个杀手,很有名么?他在江湖上的代号是什么?”

    “我只知道他叫龙渊,在江湖上应该名气不小。”严真真诚实地摇了摇头。

    九姑娘放下了鼻烟壶,看着窗外的浩渺烟波:“龙渊……这名字,知道的人可不多。你怎么认识他的?”

    严真真闻言大喜,声音都激动微微发颤:“九姑娘,你知道他的下落?他如今在哪里?可还平安?”

    “你一连问了这么几个问题,我倒是先答你哪一个?”九姑娘好笑地看着她问。

    “呃……我先问……”严真真关心之下,竟没有听出她话里语外的调侃,仍是极认识地想了想,才缓缓道:“我最想知道的,是他是否平安。”

    九姑娘摇头:“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

    严真真顿时气结:“那你能回答哪一个?”

    “事实上,关于杀手龙渊的问题,我一个都不能回答。杀手,之所以神秘,是因为他们本身把自己藏得极好。若是人人都能买到他们的下落,我们这些靠消息起家的贩子们,还不是遭遇到他们的集体追杀?”

    “那你……”严真真气得瞪大了眼睛,“敢情你是在消遣我来着?”

    “唉,这桩生意,我是不能接的。事实上,你也不必对我们这一行抱以多大的希望,除了初生的牛犊子,谁也不敢贩卖杀手之王的消息。”

    严真真心中忽地一动,听口气,九姑娘多少知道一点龙渊的事。至少,她听到这个名字,很快就说出杀手之王的称谓,希望便又慢慢地冒了上来。

    “我只是想知道他是否平安,有没有受伤。”

    九姑娘眉心微动,朝她看了半晌,忽地露出了笑容。她的容貌,原算不得十分颜色。只这笑靥,却平空为她增艳,竟仿佛初春月季初绽,似羞还怯,别有一种风情。

    “原来……你是他的小情人啊真正想不到,这样的冷酷杀手,居然也会有红颜知己,倒是难得。”

    严真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也不小了。”

    九姑娘展颜:“不错,是个大姑娘,可以让他迎娶。”

    “可我连他的下落一概不知,旁的倒也不去说它,只怕他争斗中受了伤,没个人在旁照料,却又如何是好?”严真真虽觉难为情,但还是坦然言道。

    “这世上,能伤得了他的,还真不算多。”九姑娘不以为然,“杀手之王的金字招牌,可不是看着好玩儿的。”

    严真真失神,半晌才叹了口气。只她穿越而来,便已见着龙渊受了两次重伤。他们的相见相识,可不也拜他受伤所致么?

    “放心,你这是关心则乱。”九姑娘倒对起了兴味,笑吟吟地转向她,不再复起初的冷淡模样,“看你模样娇娇怯怯,纤纤十指也不曾沾过阳春水,怕是连一天武功都不曾学过,怎么会跟龙渊认识的?”

    所以说嘛,八卦是女人的天性严真真无奈地看向九姑娘,看她目光水润,满脸期盼,只得掐了头去了尾,把她与龙渊的相识,草草地说了一遍。当然,临川王府的名头是不能说的,只说是富家千金的香闺。至于那段救命的紫参,更是提也不提,临时换作了老山参。

    饶是如此,也听是九姑娘兴味盎然:“你当时就不怕他一刀把你杀了么?”

    严真真暗道,对于死过了一次,又再活一世的人来说,死亡还真不可怕。况且,她受现代电影电视的荼毒已深,每每出演杀手的,俱是英俊小生,当时只觉得有趣,哪里有一丝害怕?

    倒是见了龙渊在碧霄山人事不省的模样,害怕方像毒蛇一般,盘踞在心头,背腹俱寒。

    “怕当然是怕的,不过闺中无趣,常年不见外人,偶然见个生人,倒只觉得有趣,多于害怕了。”

    九姑娘瞪了她两眼,严真真正在心里打着小蹦,却见对方又笑了起来。独个儿笑着笑着,竟是笑容越来越大,终至捧腹。

    “我瞧着你才真正儿是个趣人,不知道什么样的爹娘,才生得下你这么个小敝胎。我自觉已是怪人,谁知你比我还怪罢了,你既对那龙渊情根深种,并非去寻仇,这个消息我倒是可以接卖的。只是龙渊行踪不定,身世神秘,怕是打听不到多少消息。”

    严真真忙道:“我并不要打听他的身世,不管他真实身份是王侯将相,还是贩夫走卒,在我心里是一样的。他只是他,不是别人,这便够了。”

    九姑娘愣住,张开嘴仿佛要说什么,却只翕动了一下,并未发出声音。

    “我只是想知道,他是否平安无事。”严真真放低了声音,虽语气平常,可愣是让九姑娘听出了回肠荡气。

    “你倒是个难得的……”她喟然叹息一声,“罢了,既如此,我也不管素来的规矩,只收三千便是。定金先付一半,若消息得了全,再付另一半儿。”

    严真真喜道:“好。”

    说罢,爽利地从怀里取出银票,面额却是两千:“九姑娘,定金便付二千两,若是消息满意,再付余款。九姑娘名噪金陵,想必不会白贪图我这千两银子。”

    九姑娘接过银票,忽地歪了歪头:“我瞧着你倒不像普通富家千金,这等行事,便是我等,也还欠缺一两分。”

    严真真不以为然道:“我家中虽是富裕,但并不得父亲欢心。更兼生母早亡,兴许还比不得九姑娘过得自在呢”

    九姑娘低头叹息:“如此说来,你倒是与我同病相怜。”

    严真真讶然,九姑娘却起身送客:“你只管放心,五日后再来听消息。”

    “要五日?”严真真意外地问。

    “你当这是谁都能打听的呢?龙渊啊,怕是杀手中顶神秘的人了”九姑娘瞪了她一眼,“按理儿,哪怕一点消息都要收五千两银子的。”

    严真真想也不想,便慷慨道:“但凡你能一日内给我消息,五千两银子,我出了”

    九姑娘转头,见她神色端肃,忍不住哑然失笑:“你倒是大方,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省下二千两银子,可不知能干多少事儿呢”

    严真真摇头:“有时候,时间便是生命线。哪怕早知一个时辰,也是好的。”

    “行了,你只管五天后来听消息便是。若是消息不满意,剩下的一千两也不必再付。我九姑娘做这一行生意也有几年功夫,口碑素来是不错的。”

    严真真忙恭维道:“可不是?九姑娘的信誉,自然不必怀疑。”

    九姑娘听得受用,只微微颔首。

    “非要五天么?三天成不成?”严真真迟疑了片刻,又追问了一句。

    “你当龙渊是什么人?便是五天,也是乐观估计了。”九姑娘没好气地抢白了一句,见严真真脸色愈见焦急,不知为什么,竟是心下一软,“罢罢罢,看在你情真意切的份儿上,三日后来听消息罢。”

    严真真大喜:“多谢九姑娘,三日后再造访。”

    九姑娘亲自送她至舱门,守门的大汉都不觉感到惊讶。这九姑娘的消息来源多而杂,虽入行得晚,但在消息贩子中,也算是声名鹊起。更兼身为女子,比旁人更多了两分矜持,几时见她亲自送客?

    “三日内可未必一定会有消息。”她强调了一句。

    严真真是不免失望,亦知不可强求:“我明白,三天过后来听候消息便是。若是不成,便再等两日。”

    她登船上岸,螺儿已自一旁迎了上来:“王妃,可算是回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