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正妻 正文 第172章 皇帝召见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172章 皇帝召见

侯门正妻 正文 第172章 皇帝召见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临川王妃,皇上召见。”

    严真真懒洋洋地倚在甲板的栏杆上,风吹起她的额发,眼睛忍不住眯了起来,却听见身后传来颇有特色的声音。

    回过头,才看到穿着一身黑衣的太监,正倨傲地站在自己的身后。她知道,这是皇帝身边的红人,大内总管刘喜,人称“喜公公”者是也。

    “皇上?”她重复了一遍,“找我做什么?”

    虽然同处一船,但她和皇帝的距离,也太遥远了些吧?再说,皇帝要召见,也该只召见临川王,怎么会召见他的王妃呢?

    “咱家可不知道。”刘喜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王妃还请随咱家走罢,免得皇上久等。若是怪罪下来,便是尊崇如王妃,也不大好交代。”

    严真真怫然不悦,不就是一个太监么?竟然语带威胁,很神气么?她正要再度转头,却见刘喜已经迈步先行。站在原地生了两秒钟的闷气,终于还是认清了形势比人强,委委屈屈地跟着过去了。

    碧柳见状,急忙放下手中的绣绷,跟在她的身后。严真真心里疑惑,她和皇后倒也能说得上话,可这回皇后并未随驾,皇帝怎么会下旨召见臣妻呢?

    “王妃,是福还是祸?”碧柳最关心的便是这个。

    “谁知道呢!”严真真摇头,“想来是不妨的,王爷虽然不大管事,可谁敢小觑了?三大异姓王,同气连枝,哪怕皇帝做梦都像拔了这个根,也不敢随意动手。

    所以,严真真放心得很。反正水路到金陵还有十来天的时间,去见见皇帝也无不可。在现代,她可没见过这种站在象牙塔尖的大人物。

    至于皇帝找她的动机,既然一时半会想不出来,不想也罢。船到桥头,自然会直的。

    孟子惆分到的舱房已属华丽,皇帝的居所,自然更胜一筹。金碧辉煌倒也不必去细说,只那空间,便是外人不敢想像的。

    这位敢情还当是在岸上么?把船也改造成了他的宫殿!一个人占了这么大块的地方,实在是太奢侈了!严真真想起自己看过的电视里,那些五星级大游轮里的房间,和眼前的这一幕也不可同日而语。

    关键是,人家这船,没法跟游轮比啊!

    严真真顿时觉得,分给孟子惆的那间有些小了,以至于和齐红鸾抬头不见低头见。孟子惆却偏要把两人安排在一处,美其名曰“服侍王妃”。

    她带着碧柳和螺儿,还用得着再添一个人么?齐红鸾自己,也带着个贴身丫环呢!再说,她还真不敢要齐红鸾的所谓“服侍”,谁知道会不会发生滚水烫到自己身上,粥里吃出什么恶心的东西来……

    以齐红鸾的心机,恐怕还真会玩这些不入流的把戏。

    虽然不是伤害很大,可是也很麻烦。严真真可不想无缘无故的,就承受这些。孟子惆如今还用着上齐红鸾,她又不能真的拿这位侧妃怎么样。所以……唉,惹不起,还是躲着罢。

    所以,严真真压根儿就当没看到这个人,依旧和两个侍女过自己的小日子。只可惜,空间戒指,是很少有机会进去了。幸好,如今也不必再为超市采摘水果,只是有些日子不见小黄鸢,倒觉得寂寞。

    “临川王妃,请进。”喜公公的腰只弯了十度。严真真知道,那只是一种姿态。以刘喜如今炙手可热的地位,便是朝中的一品大员,见了他也得笑脸相待。因此,她也嫣然一笑,对他点首为礼,才迈了进去。

    “这位姑娘请留步,皇上的书房不得奉召,是不能进的。”刘喜拦住了跟在严真真身后的碧柳,语气居然还算温和。

    碧柳无奈,只得看着严真真,满脸俱是焦急之色:“王妃……”

    严真真笑道:“碧柳,你在外面候着罢,可莫要淘气,惹喜公公和诸位姐姐不快。”

    孟子惆也在舟上,她可不信皇帝会有多为难自己。

    刘喜掀起帘子,轻声道:“王妃请。”

    皇帝正坐在一张大大的书桌之后,手里拿着的也不知道是书,还是奏折。兴许是因为太用功,并没有注意到严真真的到来。

    这年头,皇帝也不那么好当啊!严真真也不出声,只是看着皇帝时而皱眉,时而展颜的表情,站在书房的一角。

    “咦,是临川王妃来了。”皇帝兴许是看够了,才抬起头,看到严真真站在阴影里,仿佛全无存在感的,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容。

    别人觐见,哪一个不期待皇帝注意他们?只是严真真,倒像是巴不得皇帝没发现她似的。

    “臣妾拜见皇上。”严真真虽然不愿,也只得双膝跪下,行了大礼。虽然皇帝也可称得上是帅哥一枚,不过比起孟子惆来,还是小有不如。况且,每次相见,还要行跪礼,虽说女子膝下没有黄金,可来自现代的灵魂,有哪一个会习惯奴颜婢膝?

    唉,形势比人强啊!

    “平身罢。”好在皇帝并不像临川太妃那样喜欢为难人,很温和地挥了挥手,便给严真真赐了座。

    刘喜进来亲自斟了茶,又静静地退了下去。严真真悄悄抬眸,却发现皇帝低了头,仿佛在全神贯注地饮茶。

    她有些无语,难不成这位召她来,便是为了陪他喝茶的?她似乎也不是品茶高手,只要那味儿盖过了白开水,便觉得不错。

    可是人家做皇帝的不开口,她也不能主动说话,只能干忍着,一口一口地喝茶。

    “王妃觉得这‘天香满园’如何?”

    “啊?什么?”严真真本已打算打持久战,猛听得皇帝的声音,一时没反应这来。

    皇帝倒也不以为忤,看着她呆呆的模样,反倒觉得有趣:“此茶如何?”

    严真真低头看了看被自己喝得只剩下茶叶的杯底,故作深沉地点头:“不错。”

    “怎么个不错法?”

    难道他真找自己来品茶的?恐怕找错人了吧……

    严真真想了想,还是很老实地回答:“比白开水好,有些味道。”

    皇帝愕然,这回答……太强盛了吧?

    “这是南疆进贡来的茶叶。”他无力地解释,已经对严真真的回答不再抱太大的希望,不过还是想听到她的惊叹和赞美。

    “嗯,看起来茶水还蛮清的。”严真真认真地观察了一会儿,才点头承认。

    皇帝觉得自己彻底无力,看来自己的极品好茶,给她喝也是暴殄天物。

    “罢了,你不懂茶,朕跟你说也是对牛弹琴。”

    严真真一脸受教地放下茶杯,诚惶诚恐:“臣妾粗鄙,原不配皇上召见。这个……若是皇上没事的话,臣妾就回去了?”

    她虽然问得小心翼翼,可是两只膝盖分明已经绷得紧了。只要皇帝点头或者说个“好”字,立马拔腿就跑。

    都说是伴君如伴虎,她可不想跟一只大老虎共处一室。现在人家是在打盹,谁知道哪一刻便清醒了,一张口,不费吹灰之力便把她给“咔嚓”了呢?

    “朕宣你,自然是有事的。”皇帝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把严真真的打算,给掐灭了。

    “哦。”她怅然地应着,低头眼观鼻地正襟危坐。

    “朕在宫里,曾见过你一回。”

    “是。那是臣妾头一次进宫,得见天颜,是臣妾的荣幸。”严真真说完便闭上嘴,怕把自己给恶心上了。

    拍马屁,也需要量一量脸皮厚度的,她还需要再好好修炼。

    皇帝听她说得很溜,忍不住唇畔浮上了笑容:“那条道是朕每日里走的,临川王妃也知道朕的行踪么?”

    严真真顿时觉得背上一寒。

    这话,说得可有些重啊!

    “没有,臣妾怎会知道皇上的行踪?只是头一次进宫,不知道路,只顾往前走,不想冲撞了皇上,臣妾知罪。”严真真急忙辩解,却不敢供出皇后。虽然她怀疑皇后的用心,可谁知道这对帝后背着人是如何相处的?

    “那倒真是巧了。”皇帝淡笑。

    “是,巧。”严真真只敢顺着他的口风说。

    “皇后让你走那条道儿的罢?”皇帝又默然半晌,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正在心虚的严真真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呃……”

    她懊恼得想要咬下自己的舌头,这句反问,不等于是不打自招吗?若是皇后知道,怕会对她心生芥蒂。

    “除了皇后,有谁会这么大方!”皇帝这话说得平平板板,连一丝起伏都没有。

    “那个……其实臣妾也不认识路,皇后娘娘指点了一个大概的方位,便没头没脑地朝那边儿走。”严真真努力想要补救。

    “唔,临川王妃不必再解释,朕知道了。”皇帝点了点头,“临川王有王妃这样有趣的王妃,在府里的时间倒是比从前更多了。”

    严真真摸不清他的意图,只是唯唯点头:“是,王爷原不是好动之人。倒并非臣妾的功劳,两位侧妃一娇嗔,一温婉,服侍得也好。”

    “你倒有容人的气度,不错,便该如此。”皇帝仿佛嘉许地点了点头,又漫不经心地问了话,严真真打点起十二分精神一一回答。

    到得出来,早已经汗湿重衣。可是,直到走回自己的舱房,她还是没有明白,皇帝的这次召见,是为了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