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正妻 正文 第159章 谋害子嗣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159章 谋害子嗣

侯门正妻 正文 第159章 谋害子嗣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小黄鸢无意识的一番话,又牵动了严真真的离愁。连续几天,她都提不上劲,连看账本子都有点怏怏不乐。

    听风轩一干人,都只道她是为了齐红鸾的事,因此走路行事都放着一万分的小心,低气压笼罩在整个院子的上空。

    齐红鸾果然趾高气扬,刚刚怀孕,哪里会显怀?可她却总是娇怯怯地扶着丫环的手,慢吞吞地走路,只是时不时飞来的眼风,让人看出她的得意。

    严真真只作不知,仍然每日视事,只是不再因为齐红鸾的挑衅裁减她的用度。

    碧柳愤愤不平:“王妃,齐侧妃也未免太嚣张了,根本就是目中无人,还当这临川王府就是她最大呢!”

    “随她去罢,现在越嚣张,往后便跌得越惨。”严真真挥挥手不在意道。她现在只是担心,龙渊为什么现在还没有音讯。她怕再一次接到他重伤的消息——在她看来,重伤还是乐观的。怕的是,会传来无法挽回的恶耗。

    背上微微传来凉意,她心里发寒,不敢再想下去。

    “可是她刚才那样子,分明把自己当成了临川王府的正妃!”碧柳的两条眉毛,因为生气而竖到差不多一块儿,让严真真看得忍俊不禁。

    “只当是只疯狗便是,跟她一般见识作什么!”严真真对于齐红鸾的态度,倒真不往心里去,反正她自己也不把自个儿当成临川王妃。

    “老天爷真是有眼无珠,竟然会让齐侧妃有了身孕。就算王爷来咱们院子里的日子少了些,可安侧妃那里,不一样留宿的吗?奴婢倒是宁愿安侧妃有孕,至少她不会像齐侧妃那样讨人厌。”碧柳仍然气恼。

    严真真却是心里一动,孟子惆可不是个没有成算的人,他怎么会让齐红鸾有身孕?他既然不想太妃和齐红鸾在内院继续掌权,又怎么会给齐红鸾一个孩子?

    “王妃,王妃!”碧柳连叫了两声,才把严真真从出神的状态里叫回来。

    “怎么了?”

    “齐侧妃来请安了呢,要不要打发她回去?”碧柳满脸都是恼怒。

    自从知道齐红鸾有了身子以后,她可生了不知道几肚子的气。这会儿人家还上门,这不是明摆着炫耀么?

    严真真安抚地拍了拍碧柳的手背:“人家怀了孕还来请安,可不能随随便便就让人给打发了。去传个话,让她进来罢。唔,不必上茶,也不要近她的身。反正她有丫头跟来,由得她们自己服侍。就算摔倒也,也不干咱们的事。”

    碧柳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哼,奴婢才不愿意服侍她呢!”

    齐红鸾的脸色很好,喜气洋洋地朝着严真真福了一福,连腰都没有稍稍弯一下,便算行完了礼:“给王妃请安。”

    “嗯,齐侧妃有礼了。”严真真讥诮地勾了勾唇。还真以为母凭子贵,得意地把尾巴都翘了起来呢!

    “应该的,我可不能因为有了喜,便对王妃失了礼数,可不是落人口舌吗?”。齐红鸾笑得灿烂无比。

    “有了身子,自然比平常要金贵些。齐侧妃往常便不大过来请安,如今也一并免了就是。只是你院子里的用度,比往常添上两分。”

    “怎么只有两分?”齐红鸾叫了起来,“如今我可是双身子,怎么也该翻个倍儿。这可是王爷的头一个孩子,若是个男孩儿,便是长子。”

    “嗯,庶长子……”严真真笑吟吟地提醒,很满意地看到齐红鸾的脸色,青了一青。虽然揭伤疤不是什么厚道行为,但对于不厚道的人,还真得这样揭一揭,才会老实两分。

    “若是王妃无子,这个孩子的身份,可是尊贵得很了。”齐红鸾脱口而出。

    碧柳大怒:“齐侧妃是什么意思?你咒我们王妃呢!”

    齐红鸾高高地扬起头:“我自跟你们主子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儿么?”

    严真真笑吟吟地提醒她:“碧柳是我这里的大丫头,论起身份,也不过比你低了那么一丝儿。齐侧妃……不会得意忘了形,把自个儿当成正经主子了罢?”

    “她只是奴婢!”齐红鸾瞪着严真真,大有一言不合,便挽了袖子扑上来的架式。

    “齐侧妃,你也不过是个侧妃罢了。”严真真心平气和地提醒,“齐侧妃身子金贵着,我这里也不是待客的地方。既请了安,就回去好生歇着。有了身子的人,可不能到处乱跑。”

    齐红鸾一呆,捏了捏袖子里的香囊。严真真连茶都不上一杯,她的赃可怎么往听风轩栽呢?

    怔怔地走了两步,又忙回过身:“这会儿我有些乏了,可得在王妃这里歇个脚。”

    严真真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才刚有了身子的人,哪里有这么容易乏的?况且,往常齐侧妃又素来安健着,走路都脚下生风。你先回去,我叫个大夫进来看看。”

    “不用了,只是有了身子,觉得脚重罢了。”齐红鸾立刻拒绝,又恨恨地剜了严真真和碧柳一眼,才扶着丫头的肩走了。

    碧柳气恼:“看她那张狂的样儿!”

    “小人本就得意便张狂,由她去便是。她院子里的用度,添上两分,旁的不管。”严真真懒得在齐红鸾身上花费心思,“叫螺儿过来罢,我听她说金陵那边甚至比京城还要繁华,正要跟她商量,也在金陵开上那么两三间。”

    “王妃!”碧柳目瞪口呆,“这会子还有心思去开什么分店么?看看齐侧妃的样儿,若真是平安生产,那王妃的地位,可就尴尬得紧了。”

    “齐侧妃本就是个不安份的主儿,由得她去!”严真真不以为然。

    “奴婢瞧着齐侧妃进来的时候,捏了捏袖角儿,分明是有什么阴谋!”碧柳的气,一直没有消下去。

    “你倒是看得仔细。”严真真失笑,“所以我才不让你斟茶,万一有了什么,到时候可就全是咱们的错儿了。就是王爷不信,太妃也会借题发挥。谋害王爷的子嗣,可不是那么简单的罪名。”

    “谁要谋害本王的子嗣?”孟子惆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把主仆两人都吓了一跳。

    严真真有些恼怒,看来自己用的这些人,还是视孟子惆为主,竟连一声儿都没有通报。幸好她和碧柳并没有生出歹心,否则岂不是让人抓了错处?

    “不敢,只是防患于未然罢了,怕人往我头上扣罪名。”严真真站起身行了礼,便束手站于一侧。直到孟子惆在主位上坐下,她才在一侧坐了。

    男尊女卑的社会,便是如此的讲究。倒还是和龙渊相处的时候,更自在。

    一边腹诽着,脸上还要做出恭敬的神色。严真真觉得戴着面具生活,实在有点辛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脱离了临川王妃这个身份。关键是王妃这个身份,似乎连被休都有点难度。

    孟子惆恐怕是宁可让她出家,也不会让她被休回娘家的。王府的脸面,可丢不起。所以,严真真就算想犯个错,这个度也不好把握。轻了,仍是做她的王妃,重了,到时候怕连性命都丢了。她好容易重生一世,可不想枉自言死。

    “不用你防着,不过是个侧妃生的庶子,值不得过多耗费精神。”孟子惆淡淡地转了口气,让严真真有点摸不着头脑。

    他的意思,不会是让自己放胆去谋害“子嗣”罢?这个想法太过于惊悚,她立刻甩了甩头,把它甩出了自己的脑袋。

    孟子惆看着她的表情,忍不住哑然失笑:“本王的头一个子嗣,就算不是嫡出,也要母亲身份高贵。”

    “嗯?”严真真更加迷惘。

    他说得似乎很直白,又似乎很委婉。至少,她是听不大懂的。

    “不明白本王的意思?”孟子惆暗中叹气。有时候,严真真的神经可真是粗得可以。他自以为说得直白,可她却还是听不大懂。

    “不明白。”严真真很诚实地摇头。

    孟子惆又看了她好了一会儿,久到严真真以为自己表现得有点过火,笨到无可救药的时候,他才总算施恩开腔:“算了,你原是一张纯洁的白纸,我让你做这些事,是有些难为。你的纯善,的确值得保持下去。”

    “啊?”严真真故意眨了眨眼睛。

    他还真当自己蠢笨如猪呢!

    既然不想留下齐红鸾的子嗣,便该做好预防措施。现在让她来处理那个孕育中的胎儿,又不给天大的好处,她才不干呢!

    “你不用明白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孟子惆的心情,比来的时候好得多了。脸上甚至出现了浅浅的笑意,眼睛里温暖如春,让严真真的心跳了一跳。

    长得太帅的男人,不啻是女性的杀手。幸好,她先是经历未婚夫背叛,后又心有所属,这才能把持住。美色误人,古有明训,大意不得。

    严真真在心里碎碎念了一通,才重又坦然抬头:“是,反正我素来笨得很,王爷不需要我明白的,一定不会明白。”

    孟子惆看着她,沉吟着点了点头。

    怎么还不走?严真真喝茶喝到饱,无聊地眼睛乱瞄,还是没发现孟子惆有离开的迹象。他不会把自己的听风轩,当成了他的地盘吧?虽然名义上的产权人是他,可现在不是给她使用了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