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正妻 正文 第138章 坏人做不得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138章 坏人做不得

侯门正妻 正文 第138章 坏人做不得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螺儿觉浅,严真真走进她房间的时候,尽避蹑手蹑脚,但仍然惊醒了螺儿。

    “王妃?”她惊喜地差点叫起来。好在最后一刻彻底地清醒了过来,急忙压低声音。

    “嗯。”严真真见她醒了,也不再像做贼似的,忙把手里提着的鞋子穿上。

    “王妃这是干什么……”螺儿愕然地看着她穿鞋。有必要把鞋提在手里吗?鞋就是用来穿着走路,而不是拿在手里当装饰品的吧?不少字

    “怕吵了人,所以才赤脚进来的。天气也不冷,我还着着厚袜子呢”严真真有点心虚地干笑了两声。她不负责任地留了一张纸条给螺儿,虽然那张纸还不小,但实质上就是把一堆烂摊子扔下。这做法,做得可不大地道。

    “这是软底睡鞋,就是穿着走路,也没有声响。”螺儿好心地提醒。自家的主子看着是聪明的,可有时候聪明人也喜欢做傻事。

    “是么?”严真真呆了一呆。她以前看到电影里,那些不做好事的人走路的时候,就是提着鞋儿的……不过,人家提的,似乎是皮鞋?

    好吧,这是古代和现代文化的冲撞,她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时代

    严真真认命地低下头。

    螺儿披了件外衫,忙忙地起身迎向她:“王妃这一向到底去了哪里,可把听风轩的上上下下给急坏了。”

    “听风轩……都知道了么?”严真真惊怔。

    “那倒不是,就是秀娘和孙嬷嬷,还有碧柳和抱冬知道。”螺儿老实地回答,“这也瞒不了她们,所以照实说了。只是王妃大半夜的,倒是从哪里出得府去的?是卢三少过来接的人吗?”不跳字。

    严真真汗颜,看来她和龙渊的奸-情,一点都没有败露的迹象啊。只能说,某人的轻身功夫实在是太好了点儿。至于替他背上黑锅的卢君阳么,她可一点都不同情。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有时候拉个垫背的,也挺好使的。

    “王妃,可是不能让她们知道?”螺儿看她不语,倒误会了她的意思。

    严真真忙摇了摇头:“她们几个,都是信得过的,但说不妨。”

    螺儿笑道:“王妃要去进香,总要有个嬷嬷和丫环跟去才是。因此,奴婢便作主让孙嬷嬷带着碧柳姐姐回了平南王府,让人看起来也像回事儿。总不成主子去进香,丫头们一个都不跟去罢?”

    “不错,还是你想得周到。”严真真赞道。

    螺儿也不居功:“三个臭皮匠,总双脚想得周全些,倒并不全是奴婢的主意。王妃既然回来了,奴婢也该打发人去送信让她们回府。这会儿,便让抱冬去罢,她走过了两回,路熟。”

    “行啊,明儿一早就让抱冬去说一声儿。”严真真对螺儿的安排,完全没有意见。

    “现在就去,王妃一早出现在府里,才不会让人觉得惊讶。”螺儿难得地风风火火起来,便想去把抱冬给叫起来。

    严真真抬头看向窗外,夜空如沉。

    “这时候……”

    “嗯,就是这时候去才不引人注意么……”螺儿不以为然地回道,很快把抱冬叫了起来。

    月黑风高夜,可不是做些隐秘事儿的时候么

    而严真真,则只有作壁上观的份儿。她倒还真没想到,平时不大说话的螺儿,在她的听风轩竟然有着如此的威信,连碧柳和孙嬷嬷都能听她的支使。

    抱冬看到严真真穿着薄衫站在螺儿的屋里,又惊又喜,却还极稳重地行了礼。一举一动,真有些螺儿的风采。看来,抱冬被调教两年下来,真能成螺儿第二呢

    “这路奴婢认得,这就去。”抱冬二话不说,加了件外衣便满脸喜色地往外走。

    “等等,这会儿天还黑着,不如天麻麻亮时再去不迟……”严真真叫住了她。

    “反正碧柳姐姐和孙嬷嬷这几天也睡不好,倒不如早去交代了,让她们也安心。从平南王府过来,还得有些时候呢,再晚便不能在天亮前赶回来了。”抱冬憨憨地一笑,便微身走了。

    严真真便担忧:“她孤身一个女孩子,不会在路上遇着些什么吧?不少字”

    “会遇上些什么?”螺儿不解。

    “比如说……歹徒啦什么的,劫财劫色的,应该有吧?不少字”严真真的想像力,完全来自于前世看过的电影和电视。那些恶霸们,似乎都喜欢欺负年轻的小泵娘。而抱冬,就是这么一个鲜嫩嫩、水灵灵的小泵娘。

    “天子脚下,哪来的歹徒?”螺儿看上去更不解。

    “呃……”严真真只得摸了摸鼻子。看来,这个时代的民风,比她想像中的更加朴实。也许她把一锭金子丢在地上,还有人拾金不昧地来还给她呢

    “王妃还去睡一觉罢,奴婢这就打点一番。”螺儿很利落地说着,便挽着袖子出了门。

    严真真愣愣地站在屋里,自己就这么被遗弃了?她还想和螺儿叙叙别情呢可看起来,听风轩没有了自己,似乎螺儿也安排得井井有条。原来,自己并不是一定被需要的。

    怏怏地走出屋子,迎面却见秀娘披散着头发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她,哽咽着叫:“王妃”

    呃……好吧,虽然秀娘的形象在半夜三更看起来,有点类似于贞子。不过,至少落在她手背上的眼泪还是热的,估计是人不是鬼。

    “奶娘,我这不是很好吗?你别哭啊”她自我安慰了一番,才想到要安慰秀娘。

    唉,再哭下去,孟姜女都要让贤了。人家不过是哭倒了长城,秀娘却哭得大有把她淹没之势。这不才一会儿功夫,她的前襟就全湿了估计得水龙头开了闸,才有这样的声势。

    “可把奴婢想死了。”秀娘抹着泪,呜呜咽咽。

    “不就是……离开了三四天嘛”严真真试图劝说,谁知秀娘的眼泪,却涌得更急。

    “王妃打小儿就没离开过奴婢,这回怎么就这样自己走了呢?到底是去了哪里,让奴婢好生心急。”

    严真真歉疚:“其实也没去多远,就是在近郊……呃……种果树呢”

    “种树?王妃去种树?”秀娘被她的话,惊得忘了流眼泪。

    “嗯,是啊。”严真真随手掰出来了一段谎言,只能顺势继续说下去,“咱们超市的水果不是被抢购了吗?价钱翻了几个跟头,每天仍是供不应求。上回还有相府的人上门来求购,若是不备着一些,应付不了京城的达官贵人。待他们几次三番求购不果,找起超超市的麻烦来,可吃不大消。”

    秀娘嗔怒:“早让王妃不去弄那什么铺子的,管好王府便是王妃的本份”

    严真真无辜地噘了唇:“可是没有铺子,便没有银子。没有银子,在齐侧妃那里,也挺不起腰杆。我就是穷,也要穷得剩下些银子”

    金钱至上,是严真真穿越到这个时代来以后所抱的宗旨。如果她在现代有钱有势,未婚夫也不必去抱富家千金的大腿。

    她可以不要孟子惆的宠爱——反正她也不稀奇,跟一大堆女人抢一个丈夫,再受宠爱也是平常。

    她也可以不要尊崇的地位——这玩意儿对于她来说,反倒是个负担。如果她是个小户人家的夫人,就是失踪了,也没人管。

    她还可以不要……唔,除了银子和龙渊,她觉得什么都可以舍弃。所以,除了龙渊,银子就是她追求的目标。有了银子,天下尽可去得。

    “王妃留些私房也是应该,可不必自个儿抛头露面的……”秀娘抹着泪,又哭开了,“若是夫人在世,哪里会让王妃吃这样的苦啊”

    她吃苦了吗?严真真无辜地耸了耸肩,知道和秀娘在这方面没有沟通的可能,只得温言安慰了几句,一再表明自己毫发无伤,健康得不得了,才让秀娘终于收了泪,又亲自服侍了她睡下。

    严真真很郁闷,她才刚睡饱了起来,又得倒头大睡?她是人,不是猪啊,没有这么多的睡觉需求

    “秀娘,我并不觉得困”严真真讨饶。

    “这多晚才回来,还能不困?”秀娘却不由分说地把她刚坐起来的身子又按了回去,“既然晚上便回来了,大早上的便该经太妃请安去。这会儿,也睡不上几个时辰了,快快地闭上眼睛,旁的事不用再费神,奴婢和螺儿会安排好的。”

    严真真无奈地闭眼装睡,看来这听风轩,自己就是一个摆设嘛

    眼看着秀娘走了出去,估计和螺儿两个忙得热火朝天去了,严真真才叹了口气,再度闪进空间。她睡得饱饱的,哪有可能再度入睡啊?倒是那只小黄鸟,她还想看两眼确定它的状态呢

    “小黄鹂,快出来”严真真在空间里,随时都可以大吼大叫。反正,这是属于她的个人空间,不怕外面的人听见。

    “咕咕。”两声鸟叫,从不远处传来。严真真这才发现,原来小黄鸟已经在葡萄架下做了一个窝。不过,这窝不是用枯草搭起来,反倒是用绿叶子搭起来的。

    “真是神速……”严真真嘀咕。自己在外面一个时辰,在空间里就是二十个时辰,勤快一点的话,搭个窝倒也不算费事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