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正妻 正文 第136章 谁先表白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136章 谁先表白

侯门正妻 正文 第136章 谁先表白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虽然堪可称得上极品紫参,但龙渊伤得实在太重。两天以后,才能勉强坐起身。他想逞强行功,却连吐了两口鲜血,把严真真骇得不管三七二十一,塞了两片紫参给他。

    忙着在一旁替龙渊渡气的陈涛看得暗暗乍舌,那紫参就是小小的一段,都被卖成天价,更何况严真真手里的那段,是他所知年份最久的一棵了。可是她却像是不要钱似的,有事没事都往龙渊嘴里塞。

    事实上,对于严真真来说,这些紫参还真是不要钱的。

    “没事的。”龙渊看着她煞白的脸,只觉得心里又是酸疼,又是甜蜜。混合在一起,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只这份情义,就让他铭感五内。她的心意,他就是想故作不知,这次离府夜探,也把最后的一层窗户纸给掀没了。

    他能不感动吗?

    “见过没事的人随便吐血玩儿吗?”不跳字。严真真怒道,“你的底子本来就亏得狠了,这会儿还逞什么强好好地用紫参将养,一年半载好不了,那就十年八载的,急什么?我就不信了,这些紫参能养不好你”

    龙渊看着她恼怒万分的脸色,忍不住嚅嚅:“我是想快一点恢复功力,好送你回王府。”

    哎呀,遇到了心爱的女人,真是百尺钢也得化作绕指柔啊陈涛不忍看龙渊因为儿女情长而来的英雄气短,找了个借口就奔出洞外,和云帆一同蹲在大树底下划圈去了。

    有些画面,儿童不宜,两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然后抬头望天,嘴角都浮出了笑意。尽避严真真身份不一般,但只要是龙渊喜欢的,大不了就冒着大不韪,抢来就是。

    而山洞里的严真真,却只是瞪大了眼睛,然后,就慢慢地红了眼圈。

    “你……别哭啊,我不是要赶你走……”龙渊慌了手脚。他怎么会又把她惹哭了,明明不是这个意思的,可是话一说出来,却又上她误会。

    “就是要哭”其实,本来是不想哭的,却被他这句话,勾出了泪意。

    龙渊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不想让你为难。陈涛说,你和侍女留话,过两日便要归去的。”

    “什么叫过两日?这个两是个概数,又不是确切的日期说不定是三日,也说不定就是五日,甚至可能是十**嫌我在这里碍眼,我走便是了。”严真真越说越觉得委屈。她不顾“名节”跑到碧霄山,倒是为的谁啊名节是不值钱,但也值些别的东西。

    “对不起,我的意思是……咳咳……”兴许是说得急了,龙渊一阵急咳,把严真真吓得忘记了继续哀怨。忙把他扶起来,轻拍他的后背。

    “有什么话好好说就是了。”她叹息。

    恐怕要等龙渊主动表白,这辈子是没有什么机会了。自己先表白吗?可他如果拒绝了怎么办呢?而且,看他明明心底有意口难开,分明是有着什么难言的隐衷。就算她今天逼他表了态,也许只是让他更为难而已。

    还是再等等吧,时机不对。严真真咬了咬唇,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把葡萄挤出汁液。她做得很耐心,简直比练大字的时候还要耐心几分。

    龙渊止了咳,眼睁睁地看着她垂着头。

    她一定是气急了,他想。可是他想要安慰,又拙于言辞。想要道歉,却又不知道说什么话才能让她开怀。他爱看的,是她的笑靥,却偏偏总是惹她生气。

    “喝吧”严真真面无表情地把碗递给他,其实心里正懊恼无比。要知道,她可不是真的只有十三四岁,明明二十好几快三十的大龄女青年了,竟然像小女孩儿似的大发娇嗔,胡搅蛮缠难不成生理年龄变小了,这心理年龄,也跟着变小了不成?

    “我不是想要赶你走”龙渊的心有点慌,不由自主地握住了她端碗的手,“其实,我恨不能你永远都在这里陪着我……”

    严真真瞪视着他,唇角终于一点点地往上勾起。渐渐地勾出一个浅浅的弧度。龙渊却因为心乱,而根本没有发现,还是嚅嚅地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思。

    “做梦,都想要你陪着,可是我不能这么自私的。要你放弃现在的生活,怎么可能?况且,我无法提供更好的。”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严真真收敛了笑容,没好气道,“你想那么多干什么愿不愿意放弃,那是我的问题,而不是你的。”

    不过,心里却是甜滋滋的,像是某一年,偷偷和小伙伴分食的棉花糖。虽然长大以后,还吃了很多次,却再没有那样的甜味。

    有时候,得到的太容易,反倒不会去珍惜。

    “你……”龙渊听到她的回答,心脏的跳动,一波接着一波,竟没有平息的时候。她姣好的容颜,保养得宜的素白纤手,却让他的热情再度降温。她养尊处优惯了的,怎么可能陪他过清苦的生活?就是她愿意,他也不舍得。况且,还有江湖的仇杀,他不敢想像她满身是血地躺在他的怀里。即使做梦,也会不寒而栗。

    “好啦,快喝吧,我好容易挤的呢”严真真也不生气了,把碗放到他的嘴边,“很甜的呢,一会儿还有苹果和梨子,都是很好吃的水果。”

    昨天,她终于把苹果和梨树给栽到了坡上,今天去摘的话,那些紫色也应该褪去了。

    她也知道,自己离开王府不能太久,而离开后的水果,要为龙渊供应充足。

    尽避功力尚未恢复,但脸色已经好看多了。有这棵紫参,她相信龙渊要复元,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她,不会有这么多的时间留在山上。

    “其实,我可以自己剥了吃的,你不用这么麻烦。”龙渊讷讷。他只是受了内伤,手可没伤着。虽然无法运功,剥个葡萄什么的,还是胜任的。可是看着紫色的汁液,说不感动,那是假的。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为他洗手做羹汤。严真真虽然没有下厨,但这几天喝的葡萄汁,据说都是她亲手挤的。

    他觉得眼睛微微有些湿润,严真真能替自己做到这样的地步,他要再说不明白她的心,那就真是自欺欺人。可是,他不配拥有这样的幸福。从成为杀手的那一天起,他就注定与幸福无缘。

    或许,默默地守护,才是他应该扮演的角色。

    “你真想要赶我走,就快点好起来吧”严真真看他默默地喝汤,忍不住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龙渊的身上,似乎还有着许多说不出的秘密。如果她再逼下去,恐怕不用等以后,今天就一拍两散了。对于这样别扭的男人,要细水长流。

    至少,龙渊还没有对另外一个女人,表现出什么异样的情愫出来。所以,她应该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

    更何况,如果她不回王府,就成了逃妃,那动静可就大了。别说是临川王府,恐怕京兆府尹也得发出公文。若是惊动了皇帝,掘地三尺的事儿,也可能会发生。

    京城统共也就这么大的地方,几万兵丁挨家挨户地搜下来,除非她躲在深山老林永不出去,否则总有被发现的一天。连累严家她是不怕,就怕搜到了碧霄山,连累龙渊。

    虽然有陈涛和云帆二人护着,但四拳也难敌军队啊

    所以,严真真知道自己是要离开的,可还是想要得到龙渊的一个承诺。女人总是那样的不务实际,再多的金银,也比不上几句好话哄一哄。

    “你……我不是想赶你走,只是怕……”龙渊急急地抬头。

    他没有再说下去,理由是什么,两人都心知肚明。严真真的身份固然是一道跨不过去的鸿沟,龙渊自己肩负的使命,也不容许他轻易作出承诺。

    “我明白了。明天,我就会回府去……”严真真不舍地看着他的侧脸,明明是冷峻的轮廓,可却让她觉得温暖。他是她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勉强可以称之为朋友的人。当然,也是她想要托付这一生的人。她相信,唯有龙渊,能对自己不离不弃,不会再有二奶三奶之类的烦恼。

    “明天就回去?”龙渊反射性地问。

    “是啊,人家又不要我留在这里,我才不讨人的嫌呢”严真真故意扁着嘴,一脸的委屈。

    “你没有讨嫌,你……”龙渊想要辩解,却看到严真真已经绷不住脸地笑开了,才醒悟过来,她这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呢

    沉默良久,还是严真真再度开口:“你在这里好好养伤,我若是有了机会,再来瞧你。但愿下次见你,已经活蹦乱跳。”

    龙渊失笑:“我又不是兔子,还活蹦乱跳呢”

    “你……别逞强来看我了,铺子的事,我重托了别人。过一阵子,再找个掌柜的,那里你也能脱身。”

    “有人替你当经理了啊……”龙渊怅然若失。没有了铺子的借口,他往后还怎么每天夜入香闺?虽然他并没有偷香窃玉,但仍然享受那样一个静坐聊天的夜晚。

    严真真嗔道:“总不能真让你管理那个铺子吧?不少字那不是大材小用了吗?你放心,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在商场大展身手。如今超市已经步入正轨,只要用个经理人管着就成。”

    “好。”龙渊答应得有些情绪低落。也许只有在她的面前,他才会卸下冷漠的面具,展现最真实的情感吧?不少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