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相盼妻归 第十二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奸相盼妻归 > 第十二章

奸相盼妻归 第十二章

作者 : 香弥
    突然间,耳畔传来一声怒喝——

    “你在这里做什么!是谁让你进来的?!”

    她抬起泪眼,望向魏遐之震怒的脸庞。

    见她擅自拿下妻子的牌位,魏遐之怒不可遏,上前欲拿回。

    她却紧抱着自己的牌位,不肯松手。

    “放开!”

    他脸色铁青,强硬的要从她怀里夺回妻子的牌位,耳边忽然传来几句熟悉的话——

    “我叫向和安,向来和气又平安的向和安,怎么样,是不是很好记?”

    魏遐之极为震惊的望着她。“这些话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我从哪里听来的……”她抱着牌位,号啕大哭,“你竟然问我从哪里听来的!都说化成了灰还能认得我,你骗人!我不过换了张脸,你就认不得了,这世界上还有第二个向和安吗?!”

    那些被她遗忘的记忆,如狂风巨浪般重新卷回她的脑海里,她想起所有的一切,想起那段与他结为夫妻时的甜蜜时光……

    “你、你说什么?”听见他的话,向和安完全呆了。

    “我想向你求亲,希望你能嫁我为妻。”十九岁的魏遐之郑重的说完这句话,神色紧张的看着她。

    “你你你……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她惊讶得都结巴了。

    他清俊的脸庞满溢着期盼注视着她,“是的,和安姑娘,我希望能与你共结白首。”由于她没有亲人,他无法找人去说媒,只好亲自向她开口。

    “可、可我不是你们这里的人。”

    “我知道姑娘来自外邦,不过不要紧,不论姑娘是什么样的出身,我都不在意。”他语气坚定,眼里流露出对她的倾慕。

    向和安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向她求婚,让她措手不及,思绪一片混乱,她急慌慌的挥着手道:“我不是什么外邦人啦,我是……唉哟,我不知道要怎么说啦,我可能很快就会回去,我没办法嫁给你啦。”说完,她转身就往厅堂外跑。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跑,只觉得心里涨满了一股浓烈的情愫,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突然向她求婚,她一方面觉得很高兴,一方面又觉得很无措,尤其在想到她根本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连什么时候会忽然再回去她自己都不晓得,她哪里敢答应他。

    魏遐之追了出来,一边唤道:“和安姑娘、和安姑娘……”

    那一声声呼唤,叫得她神魂都跟着悸动起来,让她一时又喜又愁,不知该拿他怎么办,她回头朝他摆着手,要赶他走,“你别追了,让我静一静。”说完,她又继续往前跑。

    他有种预感,若是让她就这么走了,今后怕是再也见不到她,因此即使哮喘不休,胸口发疼,他依然紧追着她。“和安姑娘,我知道是我太唐突了,但我对你是真心真意的,希望你能答应让我照顾你一生一生。”

    “你知道一生一世有多长吗?万一我走了,你该怎么办?”她怕她会突然回到原来的世界,让他再也找不到人。

    魏遐之却误解了她的意思,“生死有命,倘若和安姑娘先我一步而去,此生我必不会再娶,待大限那日来临时,再前去与你相会。”

    他这番话钻进向和安的耳里,让她的嘴角抑制不住的高高翘起。

    经过这阵子的相处,她知道他很重承诺,说不会再娶,就一定不会再娶,她心里有道声音说——你干脆就嫁给他吧,反正你看他也很顺眼。

    然而另一道声音却说——你疯啦,你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嫁给他是害了他,万一以后你回去,老婆突然失踪不见,他岂不是要找疯了?

    两个声音吵得她心烦意乱,她原本已经放慢的脚步觉再度加快,一路冲出了大门。

    刚跑到对面去,忽然听见砰的一声撞击声传来,她心头一紧,回过头,看见他倒在一辆马车前,头破血流。

    “魏遐之!”她大叫一声,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他身边,看着他满头满脸都是般红的鲜血,紧闭着双眼,她惊惶的扶起他。

    “你怎么了?魏遐之!”他一动不动的模样把她给吓坏了,她方寸大乱,甚至忘了要检查他的心跳和呼吸,只是不停的揺着他、呼唤着他,“魏遐之、魏遐之,你快醒醒,你不要吓我……”

    驾车的马夫瞧见被撞的那人完全没动静,像是死了,也惊呆了,直到听见车厢里传来询问的声音,他才回过神来说道:“是一位公子突然跑出来,搰了咱们的马车。”

    “人可受伤了?还不快去看看!”

    马夫应了声,跳下车辕,蹲下身要查看那人是死是活。

    向和安正抱着魏遐之,一边叫着他,一边掏出手绢,哭着满脸都是泪,擦着他脸上的血,可那些血彷佛擦不完,越擦越多,把他整张脸都染得一片血红。

    “你不要死!你别死……我答应嫁给你,我答应嫁给你,你千万不能死,你快醒醒……只要你醒来,我什么都答应你……”害怕他就这样死了,她哭花了脸,陡然瞥见有只手伸过来要摸魏遐之,她恶狠狠的怒瞪向对方。“你做什么?”

    马夫被她一凶,身子抖了一下才说道:“我、我是想看看这位公子死了没。”

    听他一张嘴就咒魏遐之死,向和安愤怒的骂道:“呸,你死他都不会死!”

    这马夫是个老实人,见她这般凶惊,不敢再提死字,犹豫了下,换个方式问道:“那那……他流了这么多血,要不要去看大去?”

    “对啊,去看大夫,我怎么给急得都忘记了。”她扶着魏遐之要站起来,手忽然被抓住,她一愣之后,抬眼看去,随即惊喜地道:“你醒了?”

    魏遐之忍着疼,沾满鲜血的脸上勉力勾起欢喜的笑,“我方才听见了你答应要嫁给我。”

    那带血的笑颜,宛如血色的残阳,让向和安的心深深震动着,在这一刻,什么都不重要了,她只有一个念头,留下来陪着这个男人,谁来拉她,她都不走了!

    她用力额首,“对,我答应嫁给你,你受伤了,我先带你去看大夫。”

    “太好了,我好高兴!”魏遐之牢牢握住她的手,彷佛得了什么稀世珍宝。

    得了向和安的应允,在大夫那儿敷好脑袋上的伤后,回了国公府,魏遐之便急着要去禀告父亲这件事。

    “你还伤着呢,要不等你的伤好了再说。”向和安有些犹豫的劝阻道。

    她虽然不是大雅人,却也知道这种古代世界最讲究门当户对,他身为国公府的大少爷,要娶的应当是出身同样门第的女子,娶她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为妻,只怕他爹不会答应。

    “可我一刻也等不了。”他怕她会改变心意,只想着尽快把这件婚事给落实了,心里才能安定下来。“你放心,我的伤已不碍事,且我此回高中探花,相信我爹欣慰之下,定不会怎么为难我的。”

    她可没他那么乐观,可劝阻不了他,只好一路送他去书房找他爹。

    他要去提的是他们两人的亲事,她不好意思跟着一块进去,便由他自己一人进去,她在门外等着。

    房里的寻国公看见大儿子进来,说道:“遐之,你来得正好,我有事要找你……”

    不等父亲把话说完,魏遐之抑止不住满脸喜色的道:“爹,孩儿也有宁要向您禀告。”

    难得见大儿子这般欢喜的模样,寻国公不免感到好奇,“哦,是什么事?”

    “孩儿想娶和安姑娘为妻。”

    “你说什么?”

    “孩儿想迎娶和安姑娘为妻。”面对父亲的惊讶,魏遐之毫无犹豫的再说了遍。

    “你说的和安姑娘,可是你带回来的那位来自外邦的姑娘?”寻国公不敢置信的再问一次。

    “没错。”魏遐之面带笑意颔首。

    寻国公拉下脸,不悦的斥道:“你竟想要娶一个外邦女为妻,你可知道自个儿是什么身分?”

    “孩儿当然明白。”

    “既然知道咱们魏家是什么样的门第,你岂能娶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为妻?!这事我绝不答应,倘若你真中意那丫头,收她为妾就是。”

    “爹,孩儿不想委屈她为妾,且依她那性子也绝不愿为妾,孩儿要娶她为妻。请爹看在孩儿这次高中探花的分上,答应孩儿。”说完,魏遐之双膝一屈,跪了下来。

    “你这孽障!”寻国公怒斥,“就因为你此番高中探花,爹才不让你糟蹋了这个大好机会,你既是我寻国公府的大少爷!如今又蒙皇上钦点为探花,眼下多少名门贵女都想嫁给你,你却去娶一个外邦女子,消息若是传出去,别人会怎么笑话你,笑话咱们魏家!”

    “爹,孩儿对和安姑娘一片真心,既没偷又不抢,何惧外人笑话?那些名门贵女再好,也与孩儿无干,孩儿这一生想娶的只有和安姑娘一人,请爹答应孩她的婚事。”

    见大儿子这般执迷不悟,寻国公恼火的抬手重搧他一巴掌。“这件婚事我绝不会答应,你不在乎外人笑话,我和你母亲与两个弟弟还要脸面!”

    感觉着脸颊传来的隐隐刺疼,魏遐之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无论如何孩儿都想娶和安为妻,孩儿愿意用世子之位交换,孩儿知道爹属意二弟继承国公府的爵位,孩儿愿意放弃,只求爹成全孩儿与和安姑娘。”

    寻国公惊讶的望着大儿子,想再骂骂他,可是张着嘴巴却不知该说什么,只是神色复杂的看着他。

    “爹,孩儿不与二弟争世子之位,请爹答应孩和安姑娘的婚事。”魏遐之再次恳求。

    半晌后,寻国公敛去了怒容,摆摆手道:“既然你这么想娶她为妻,随你去吧,日后是好是歹,别怨我这个做爹的就成了。”

    他虽偏疼老二,但长子也是他儿子,他只是觉得长子的性子太过温善,不适合继承国公府,才属意老二,如今长子为了一个女人甘愿放弃世子之位,更让他觉得他当初的看法没错,如此轻易便为一个女人所惑,果然担不起这偌大的家业。

    “多谢爹。”魏遐之欣悦的站起身,离开书房后,见到守在门边的向和安,他清俊的脸上荡开欣喜的笑,牵握住她的手,将这好消息告诉她,“我爹同意我们俩的婚事了。”

    向和安抿着唇点点头,拉着他往他的院落走去。

    自他进了他爹的书房后,她因担心他,一直贴着墙角偷听两人谈话,她知道他为了娶她牺牲了什么。

    “你怎么了?”见她神色有些不对劲,魏遐之不免感到紧张,担心她反悔了。

    向和安脚步一顿,抬手抚横着他脸频上泛红的巴掌印,心疼的说道:“你真是个傻瓜,为了我要放弃继承爵位,值得吗?”

    原来她听见了……他毫不犹豫地回道:“值得,当然值得,这世上没有什么比得上你,区区国公之位算得了什么,你若觉得不舍,日后我凭藉自个儿的能力,再给你挣一个回来,让你当一品诰命夫人。”

    她被他的话给哄得一颗心暖融融,亲眤的挽着他的手暂,“魏遐之,我就嫁给你了,以后你可不能辜负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奸相盼妻归最新章节 | 奸相盼妻归全文阅读 | 奸相盼妻归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