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相盼妻归 第六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奸相盼妻归 > 第六章

奸相盼妻归 第六章

作者 : 香弥
    “丞相大人说我不用去打扫马房,让我去整理书斋?”一早起来就听见赵总管亲自过来告诉她这个好消息,金多福惊喜得瞪大眼。

    “没错,请红柿姑娘随我来。”赵总管笑呵呵的领着她前往书斋。

    金多福跟在后头,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在魏遐之身边伺候,她高兴得笑瞇了一双丹凤眼,下一瞬想到什么,她敛起笑意,小心翼翼的打探,“对了,赵总管,大人怎么会突然让我去整理书斋?”

    难道是这胖子故意整她,让她去打扫马房的事,被魏遐之知道了,他不忍心她一个娇滴滴的姑娘遭这种罪,才把她调去书斋?

    赵总管福态的脸上仍是笑得一团和气,好言好语地解释道:“是书斋一个丫鬟的母亲病了,她回去照顾,书斋里缺了个人,大人才让红柿姑娘过去。”

    “原来是这样啊。”他回答得滴水不漏,金多福也看不出他这话是真是假,不过不论如何,能接近魏遐之总是一件好事。

    可惜她那柄袖箭被拿走了,她得想其他的办法来杀他。

    不久,两人来到书斋,赵总管叫来负责的大丫鬟采霏,吩咐道:“采霏,大人交代,红柿姑娘往后也在书斋里做事,她有什么不懂之处,妳多照看些。”再交代几句,他便离开了。

    金多福那张圆脸上堆着笑,看向采霏,“我刚来什么都不懂,还请采霏姊姊多多关照。”

    采霏点点头,秀丽的脸庞虽未露笑,但语气还算温和的说道:“妳先帮着彩桃她们打扫书斋,对了,里头那间书房就不用扫了,书房素来都是由我和紫瑛负责整理,丞相不喜有人擅自进他的书房,妳记得,没有丞相允许,不得踏进书房一步。”

    “多谢采霏姊姊提点,我记下了。”金多福伶俐乖顺的应了声,当即就去帮忙其他的婢女打扫。

    先前过来时她无暇细看,此时一边擦着桌椅,她一边暗自打量书斋的布置,瞥见墙上挂了一幅字,她抬头细看,发现是一首诗,这首诗她刚好很熟。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她是因为看了一部电视剧,很喜欢其中那句“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因而背下了这首诗。

    她在这里轮回重生这么多次,很清楚大雅王朝并非中国古代的任何一个王朝,以前古代的那些诗人并未在这里出现过,既然如此,这首古老乐府诗是谁所做?

    采霏见她呆愣愣的盯着墙上的那首诗,走了过去问道:“妳也识字?”

    金多福还在思忖这首诗是怎么来的,下意识的点点头。

    “这诗是夫人所做。”采霏望着那首诗的眼神暖了几分。

    闻言,金多福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噎到,她一脸惊讶的望向采霏,“妳说这首诗是夫人所做?”

    “没错,夫人是个文武双全的奇女子,能搭弓挽箭,也能吟诗作对。”说着这番话的采霏,秀美的脸上充满了对已故夫人的孺慕和怀念之色。

    她八岁时跟在夫人身边伺候,夫人把她当妹妹看待,平时闲暇时会教她读书识字,还会练些拳脚功夫,夫人说健康是最大财富,只有身子骨强健,才能去做想做的事,所以夫人每天都督促大人练习她教的那套拳法,让大人的身子越来越好,好得让二少爷和三少爷他们开始担心起来,最后设下那个毒计,害死了夫人。

    金多福回头看向那首诗,她记得这首诗的作者是佚名,怎么会变成是丞相夫人所做?下一瞬,一念闪过,她瞠大眼,难道丞相夫人跟她一样也是穿来的?

    这样就能解释她为何会杨氏太极拳,还知道这首诗了!

    这么一想,她越发怀疑这位丞相夫人八成跟她一样,是被莫名其妙拉进这书里的世界来。

    若她的推测没错,丞相夫人会不会也有着跟她一样的任务,要阻止魏遐之登基为帝?可她却嫁给了魏遐之,还这么早就挂了……

    也不知道那位夫人是顺利的回到了现代,还是跟她一样,不停的在不同的人身上重生?

    又想到丞相夫人已死了八年,金多福陡然思及一个可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该不会是因为她嫁给魏遐之才会没命,她也才会被拉进来顶替她,继续完成阻止魏遐之篡位的任务?

    越想越觉得可能,金多福脸色发白,已经第八次,她都还未完成那该死的任务,她会不会也落得跟丞相夫人一样的下场?

    采霏瞅见她的神色不停变化,最后甚至有些泛白,关心的问道:“妳怎么了?”

    “我……没事,只是看到这首诗一时感动。”她害怕得都想哭了,看来她得赶紧除掉魏遐之这个大祸害才行!

    金多福自看了那首诗后,一颗心就宛如被吊在半空中,七上八下的,直到中午时分都还无法缓过来,她心烦意乱的在府里随意逛着,不知不觉走到花园附近,听见不远处有呼喝声传来——

    “好啊,方达已射中三箭,再来一箭,保林你可就输了。”

    “哼,他未必会射中。”

    “方达,你可别输了,给这小子一点颜色瞧瞧。”

    她引颈眺看,发现那些人似乎是在射箭,她一时好奇,循声过去,确实有几名侍卫立了靶子在比箭术,她忍不住又上前几步,驻足旁观。

    此时一名侍卫举弓挽箭,瞄准靶心,而后放箭射出,可惜射偏了。

    另一名侍卫见状,得意的朝其他几名侍卫伸出手,“瞧,我就说方达射不中呗,来,愿赌服输,给钱,一人五枚铜钱。”

    那侍卫一个一个过去收钱,收到最后一个时,忽然瞥见有个丫鬟正摸着他搁在一旁的弓,喝道:“哪来的丫头,别乱碰我的弓!”

    金多福拿起那柄弓,涎着笑,好声好气的问道:“大哥,你这弓看着真不错,能不能借我射几箭?”她已经好久未射箭,有些手痒,想玩一玩。

    “妳会射箭?”那叫保林的侍卫走过来,从她手中取回自己的弓。

    “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但我瞧见你们适才在射箭,突然有些心痒难耐想试一试,说不得我以前曾学过,大哥能不能行行好借我射几箭,也许就能想起以前的事来。”金多福两手合十的央求道。

    其他侍卫也都听说府里收留了一个患了失魂症的姑娘,想来就是她,遂在一旁起哄着——

    “保林,你就借这丫头让她射几箭呗,说不得她真能因此想起以前的事呢。”

    “没准她的箭术比你还好。”

    “保林,你不如跟这丫头比一比。”

    “我押一文铜钱赌姑娘赢。”

    保林啐骂了声,“呸,一文你也好意思说出口,滚一边去,老子的箭术会比不上一个姑娘吗?!”说完,他把弓递给了她,“喏,丫头,借妳射几箭。”

    “多谢。”金多福高兴的接过,这柄弓有些沉,她拉了拉弓弦,试了试力道。

    她先前为了暗杀魏遐之,锻炼了一个多月,此时手臂已不像原主那般绵软无力,拉开这副弓弦虽有点吃力,但还能应付。

    古代的弓与现代的弓有些不一样,不过奇怪的是,她拿起这弓,竟像曾经练过一样,并不觉得有什么生疏之处,她把这归为自己天赋异禀,倒没再多想什么。

    她松了松肩膀,走到靶子前,保林递给她一个箭袋,她从中抽出一支箭。

    她两脚平行站立,与肩同宽,接着举弓搭箭,瞄准前方的靶心,屏住气息看着箭头的方向,须臾后,放箭射出。

    咚,正中靶心!

    站在一旁看着的几名侍卫喝了声采,“哟,这丫头不简单哪,竟然真的会射箭,再来一箭。”

    手感没生疏,金多福满脸自信的再从箭袋中抽出一支箭,两臂稳稳当当地举起弓,搭箭瞄准,再中靶心。

    她连中两箭,侍卫们欢呼出声,对她刮目相看,“真是小瞧了这丫头,箭术了得哪!”

    “说不得是巧合呢,丫头,妳若是接连五箭都射中靶心,我输妳五文钱。”保林说道。

    “我给妳十文。”另一人搭腔。

    “保林、方达,不如你们俩再同她比一比。”

    在其他几名侍卫的起哄下,金多福被推出来与方达和保林比箭。

    为了不输给一个小丫头,方达和保林都使出全力,看得一旁的几位侍卫连连喝采。

    经过的魏遐之听见鼓噪声,走过去一看,发现是侍卫们在比箭,但再细看后,发现其中一人竟是疑似金家二小姐的红柿。

    他停步观看须臾,发现她箭术精湛,射出的五箭里有四箭都中了靶心。

    他神色怔然的望着她,她射箭的模样,与他刻入骨血里的那人有些相像,恍惚之间,两人的身影重迭在一块儿,过往的回忆,如潮水般幽然涌来——

    “这箭要射得准,基本动作一定要到位,你若是下盘不稳,手臂歪斜,这箭就不可能射得准。来,你两脚平行张开,与肩同宽。”

    寝屋的小院子里,妻子用清脆的嗓音一边教着他,一边动手拍着他的肩膀,要他挺起胸膛,再弯下身指点他的两脚要怎么站。

    “你要记得,把弓举起来后,拉弓的手臂要和箭矢在同一条水平线上。”

    他依着她所教,举弓放箭,射出的第一箭在半途就跌落。

    “你开弓的力道不够,要利用两边肩膀的力量来将弓弦拉开,不是单靠手臂的力量。”她扶着他的肩膀,调整他的姿势。

    她那双手摸得他一颗心浮躁起来,心思早已不在射箭上,凝视着她那张娇俏清丽的脸庞,他满心爱恋,最后索性丢下手里的弓,将她拥进怀里,俯下脸轻吻着她柔软的樱唇。

    须臾,她推开他笑嗔道:“你做什么啦,我在教你射箭,你这么不专心,怎么学得会?”

    “明日再学。”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想学就要下定决心,一次学好。”

    他搂着她的腰,温柔笑道:“妳知道我对学射箭没什么兴趣。”他只对她有兴趣,一颗心全扑在她身上,只想着日日与她这般缠缠绵绵的过下去,人生就足矣。

    她偎靠在他身上,仰起脸,拿他一脸无可奈何的模样,“算了,你不喜欢学射箭,那我教你打拳吧,你身体不好,总要找个运动来练,才能强身健体。你要知道,身体健康是人生最大的财富,没有健康的身体,什么事都做不了。”

    她说的话,偶尔会掺杂几句他没听过的词,她说那是她家乡的话,他曾问过她家乡在哪里,她只说在很远的地方,其他的什么都不肯说。

    之后她教了他那套太极拳,每天都督促着他练习。

    “等你把身体练好,你就辞了翰林院的工作,咱们去云游四海,把这大雅王朝的每一个地方都走遍。”她兴匆匆地说着。

    “妳要我辞官?”他一愣。

    “怎么,你舍不得啊?”她扠腰瞪他。

    他确实有些不舍,“虽然翰林院侍读官阶不高,可毕竟是我十年苦读,考上探花,才被选进翰林院。”

    权贵子弟能考中进士的不多,何况他还高中探花,皇上选他进翰林院,是有意重用他,身为男子,又出身勋贵之家,他难免也有想建功立业之心。

    见她噘着嘴不说话,他想了想,哄道:“要不等我身子强健起来后,我再告假一年,陪妳出门去玩。”

    她登时眉开眼笑,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算了,我知道你是男人,难免事业心重,不勉强你了,我知道我家夫君是个有真才实学的人,满腹抱负等着施展呢,不让你做官,岂不是要让你闷死?其实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你的身体,只有身体健康,你才能长长久久的陪着我。”

    他珍爱的拥着她,许下诺言,“我答应妳,以后每天都练拳,我会陪着妳一起青丝变白发,陪着妳一起看着咱们膝下儿孙满堂的那一天。”

    忆及此,魏遐之沉痛的闭上眼,不忍再想下去,他曾经的承诺,再也没有实现的一天。

    少顷,平复心绪后,他睁开眼,默然旋身离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奸相盼妻归最新章节 | 奸相盼妻归全文阅读 | 奸相盼妻归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