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相盼妻归 第四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奸相盼妻归 > 第四章

奸相盼妻归 第四章

作者 : 香弥
    【第二章】

    提出见魏遐之的要求之后,傍晚时分,金多福被带到书斋的花厅里,花厅的墙上挂了些字画,但她有些紧张,无暇细看。

    魏遐之端坐在椅子上,瞧见她进来,温声询问,“姑娘想见我,可是想起了什么?”

    金多福摇头答道:“我仍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不知自己是谁,不知家在何方,心里很是慌张不安,虽然大人好心收留,可咱们毕竟非亲非故,我不能仗着大人的心善,在府里白吃白住。”

    魏遐之淡淡觑她一眼,劝慰道:“姑娘无须介怀,府里多个人,本官倒还养得起,姑娘只管安心住着就是,妳也莫要着急,说不得再过几日就能想起以前的事。”

    “大人仁义,如此厚待于我,我很感激,如今我的身子已无恙,希望能在府里做些事,以报答大人的收留之恩,盼大人能成全。”金多福垂下眼,不想再直视他那冷若寒冰的双眼,那眼神让她看了不仅觉得冷,也觉得刺目。

    见她坚持,他也不再多劝她,顺着她的话道:“看来我若不答应找些事给妳做,妳是不能安心,也罢,说不得让妳做些事,反倒能帮妳早日恢复记忆,那妳就自个儿看着想做什么,再告诉赵总管一声,让他给妳安排吧。”

    一听他答应了,她欣喜的抬眸看向他,“多谢大人,以前的事我也不记得了,但沏茶递水这些事我做得来的。”见第一步计划成功,她赶紧再进一步说道:“大人若是不嫌弃,我愿意在大人身边服侍。”

    魏遐之应了声,“若妳不觉委屈,便随妳吧。”他倒要看看她究竟是真失了魂抑或是假的。

    离开书斋后,金多福回到房里,刚好环儿不在,她高兴得振臂欢呼了声。

    太好了,能接近他了,接下来就是想办法找机会下手!

    想到魏遐之一死她就能回到现代,她忍不住喜上眉梢。

    金多福原以为她能到魏遐之身边端茶递水,没想到赵总管却领她到马房来。

    “大人说姑娘想找些事做,但府里的差事都有人做了,一时半会儿我也找不出其他的事儿来给姑娘做,眼下只剩下打扫马房和清理茅厕还缺人,但茅厕那种肮脏地方怎好叫姑娘去清理,所以才带姑娘来马房这儿。这儿的活不重,平日里只要喂马吃草料,替牠们刷刷毛,清清马粪就成了。”赵总管笑呵呵地说道。

    她望向那几匹高大的骏马,接着不敢置信的瞪着赵总管,“你让我照顾这些马,可我……”

    她话还未说完,赵总管一句话就把她接下来的话给堵死了——

    “难道姑娘更想去扫茅厕?”赵总管说这话时,福态的脸上还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金福多暗暗磨牙,不扫马房就得去清茅厕,这死胖子分明是故意刁难她,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吞下这闷亏,强挤出一抹笑回道:“没那回事,不过是照顾几匹马而已,没什么,赵总管放心吧,我做得来。”

    “那就劳烦姑娘了。”赵总管笑了笑,摆摆手走了。

    金多福拚命告诉自己莫气莫气,此时的忍耐,都是为了美好的将来!

    她不知道让她来打扫马房是魏遐之的意思,还是赵总管自作主张,但她不会被吓跑的,想她第六次重生成为青楼老鸨,都能坚强的挺过去,照顾几匹马,不过是小菜一碟。

    赵总管离开后不久,来了一个个头瘦小、约莫三十来岁的下人,教她怎么给马儿准备草料、怎么洗马、怎么刷毛、怎么铲马粪。

    金多福很认真的记下来,一边找机会与他攀谈,“感谢大哥你说得这般详细,否则我还两眼一抹黑,不知该从何做起呢。”

    见她好言好语的道谢,瘦小的男人语气不免热络了几分,“我叫黄五,这府里的人都唤我老五,妳也莫叫我大哥,叫我老五就成了。对了,妳一个娇滴滴的姑娘,怎么会被派来打扫马房?”

    她见他年纪比自己大,叫了声“五哥”,接着说明自己为何会被派来打扫扫马房的原由。

    黄五听完,说道:“原本打扫马房的是蔡伯,不过他这两日病了,马房没人清理,妳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

    他是丞相府的马夫,蔡伯不在,平日里丞相不用车的时候,他闲着也没事,这两日都是他帮着打扫马房,没想到赵总管今儿个会派个姑娘来做,不过先前赵总管找他过来时交代了,别把这事告诉她,只教她怎么做就成。

    他心忖这姑娘多半是哪儿得罪了赵总管,才会被派来做这差事。

    “那我先多谢五哥了。”金多福说完,开始伺候那几匹马,她先备好草料给马吃,再给牠们换上干净的水。

    丞相搭轿子上朝去了,黄五闲着无事,索性就在一旁搭把手。

    金多福与他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这么说,五哥是一路跟着丞相大人从国公府来到丞相府的。”

    魏遐之上书自请收回爵位后,被大火烧成废墟的国公府因是御赐,也一并被朝廷收回去,之后魏遐之便另购了现在的这座宅邸居住。

    “没错。”提起以前的事,黄五说道:“我跟了大人十来年了,想当年大人在国公府时,可没现下这般风光,那时国公爷偏宠二少爷和三少爷,大人的性情又十分温善,处处忍让,在国公府里没少吃二少爷和三少爷的亏,说来大人的改变,还是在娶了夫人之后。”

    “你说的夫人,是大人那位过世的夫人吗?”

    “大人除了那位夫人,可没再有其他的夫人,大人能遇到夫人,也算是大人之幸,可惜夫人红颜薄命,走得太早。”他感叹道。

    听出黄五在提起那位夫人时,语气里透着敬佩和怀念,金多福附和道:“那位夫人想必是极好的。”

    “夫人是平民出身,倒也称不上是贤良淑德的大家闺秀,可她从不打骂下人,对咱们下人十分宽善,在二少爷和三少爷欺负大人时,还会替大人出气。别瞧她娇娇柔柔的模样,她骂起人丝毫不留情,有一回她当着国公爷的面狠狠责备两位少爷,把两人给骂得抬不起头来,连国公爷都差点给气出病来。”

    提起这段往事,黄五说得滔滔不绝,“夫人还教大人一套太极拳法,让大人原本有些羸弱的身子渐渐强健起来,我记得其中几招是这么打的。”他一边比划着曾见主子练过的其中几招拳法。

    金多福原以为他说的太极拳法是与她知道的那套太极拳同名,但在见到黄五比出的那几个招式之后,她不由得怔住了,虽然他的姿势不太到位,但她一眼就认出那是杨氏太极拳中的几式。

    她在大学时是射箭国手,教练精通太极拳,在教他们射箭之余,也抽空教了他们杨氏太极拳。

    她练了之后,发现气更足,下盘和双手也都变得更稳,因此一直持续在练,练习一年之后,她在大二时参加亚运,夺得了金牌。

    在她得到金牌后,教练送了她一套袖箭当贺礼,据说那袖箭是仿制明朝传下来的,十分精巧,她还曾研究过它的构造。

    这也是她会选择用袖箭来暗杀魏遐之的原故,她无法随身携带一把大弓,所以私下画了图,偷偷找铁匠打造了那柄袖箭。

    黄五记得的招式不多,比了几招便停手,见她瞪着眼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他摸着下颚,得意的咧着嘴。“难道是我打拳的姿势特别爷儿们吗,瞧妳这丫头都看傻了。”

    闻言,金多福噗哧笑出声,讨好的回了句,“没错,五哥可是真爷儿们!”接着她试探的问道:“对了,五哥,你适才说这套拳法是丞相夫人教丞相的,那你可知夫人是打哪儿学来的这套拳法?”

    “哎,我一个下人,哪里好过问。”

    黄五才刚说完,就见有个家丁来找,黄五朝她摆了摆手,跟着那家丁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奸相盼妻归最新章节 | 奸相盼妻归全文阅读 | 奸相盼妻归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