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相盼妻归 第三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奸相盼妻归 > 第三章

奸相盼妻归 第三章

作者 : 香弥
    来到书斋,会先经过一处花厅,接着左侧是藏书室,右侧的房间才是书房。

    进了书房,魏遐之瞥见旁边一个矮柜上,搁着先前从那姑娘身上搜出的一把袖箭,回头询问跟进来的心腹随从,“耀平,那姑娘这两日可有什么可疑之处?”

    他不怎么相信那姑娘在射杀了一名刺客后,竟会被那刀一砸就失了魂,忘了自个儿是谁,这事也未免太巧了。

    “属下这两日派人暗中留意,那姑娘目前看起来尚无可疑之处,似乎真不记得自个儿是何人了。”

    “继续派人盯着。”

    李耀平应了声后,问道:“大人仍怀疑她是装的?可那天若非她一箭射杀那名刺客,只怕后果不堪设想。”在他看来,不管那姑娘是何身分,终究是救了大人。

    魏遐之语气淡淡地反问道:“你怎知她那一箭是要救我,抑或是要杀我?”

    数年前他曾跟着已过世的爱妻学过一套拳法,这些年来他日日勤练,纵使他不能力敌刺客围杀,但至少还能及时避开朝他刺来的一剑。

    闻言,李耀平一愣,“可她确实射杀了那名扑向大人的刺客。”

    “若那箭再偏一些,只怕射到的未必是那名刺客,而是我。”当时他与那刺客之间只有一臂之遥,她究竟想射杀谁,不得不令他怀疑。

    李耀平诧异的又道:“大人的意思是,她原本的目的也许是想暗杀您,结果误杀了那刺客?”

    “不无可能。”

    听完主子的话,李耀平皱起眉头思索,“难道是二皇子、三皇子还是五皇子,因先后拢络大人不成而怀恨在心,又为了不想让大人被对方所用,便派人来暗杀您,想毁了您?”只恨那些刺客都已自尽死了,他一时之间也无从查出幕后主使之人。

    前几年太子在狩猎时,为追捕猎物坠马而亡,皇上因丧子之痛,身子已大不如前,又在得知七皇子奉命到边关犒赏三军时,被埋伏的敌军给炸死,原就有病在身的皇上,身子越发虚弱,从去年开始,病情越发沉重。

    为了争夺储君之位,几位皇子争斗得越来越激烈,大人身为丞相,如若能得其相助,不啻如虎添翼,因此二皇子、三皇子和五皇子都曾先后意图拉拢大人为己所用,但大人却不为所动,表明不介入夺嫡之争,只忠于皇上,谁能成为皇上,他便效忠于谁。

    数日前,二皇子和三皇子犹不死心,又再先后登门,被大人所拒,两人离去时皆显得面色不善,先前那场行刺,他怀疑是他们其中之一暗中命人对大人下手。

    魏遐之倒是不急着查明究竟是谁派人行刺,容色淡然的吩咐道:“既然追查不到主使者,你再多加派些人手查探那姑娘的身分,也许能发现什么线索。”

    “是。”李耀平领命退下。

    在他离去后,魏遐之走到挂在墙面上的一幅肖像画前,画上是一名约莫二十岁的女子,身着一袭绛红色衣裙,外头罩着一件浅粉色纱衣,发上插着一支牡丹花玉簪,清丽的脸庞勾起微笑,一双秀媚的眼睛似是在看着谁,满眼掩不住的柔情密意。

    他那寒冰似的眼神在望见画上的佳人时,转瞬间柔得宛如一汪春水,满眼的缱绻爱恋。

    他抬手抚摸着画像,那温柔痴恋的神情宛如在抚摸着真实之人。

    “妳再等等,等我召集天下所有的奇人异士,就能再见妳一面。”说着这番话的他,那张素来温润如玉的脸庞,表情癫狂炽烈得教人心惊。

    这些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思念着已逝的爱妻,那刻入骨血里的相思和无法再倾诉爱意的痛苦,日日夜夜折磨着他,将他折磨得都要疯了。

    幸好他不用再等太久,他已暗中布署,只要再等几个月,再等几个月就好……

    金多福坐在房里的绣凳上,帮着环儿拨着丝线,一边向她打探魏遐之的事。

    “听妳这么说,丞相大人倒是个痴情人。”

    “可不是,咱们大人今年不过才三十出头,年纪轻轻就成为位高权重的丞相,相貌又生得俊俏,即使是续弦,也有不少名门贵女想嫁给他,可全被大人给拒绝了,算一算自打夫人过世到如今都有八年了,每逢夫人的忌日,大人都会把自个儿关在房里三日呢。”

    提起自家大人的痴情,环儿满脸敬佩和羡慕,要是日后她也能遇上这样一位对她情深意重的夫君,该有多好。

    金多福先前是曾听说魏遐之与他已过世的妻子鹣鲽情深、十分恩爱,但她以为那不过是魏遐之故意命人渲染,刻意把自己塑造成痴情人的形象,好来欺瞒世人,如今听环儿这么一说,这事倒似乎是真的了。

    她无法想象这位在书里虚伪阴狠,篡夺大雅王朝的奸相,竟会对一个女人如此痴情,不知是什么样的女人,竟能被他这样惦念不忘?

    想到这里,她试探的又问:“想必夫人生得国色天香,才让大人对她这般念念不忘吧?”

    环儿摇头,“我才来府里六年,也没见过夫人,不过听府里那些老人说,夫人模样是生得十分娇俏,听说她很会说话,常把大人哄得眉开眼笑。”她顿了下,又道:“据说大人还未贵为丞相的时候,虽是寻国公的嫡长子,但身子骨不太好,又不得国公爷看重,国公爷更疼爱他继母所出的那两个弟弟,大人在国公府的日子并不好过,可他娶了夫人之后,身子慢慢硬朗起来,与夫人的感情更是如胶似漆,脸上总是带着笑呢。”

    听环儿这么一提,金多福想起第五次重生,成为宫中一名被冷落多年的妃嫔时,所听到的传闻。

    据说当年寻国公因不喜魏遐之这个嫡长子,请旨想立二儿子为世子,以便日后袭爵,但皇上未允,还下旨训斥了寻国公一顿,直到魏遐之在妻子过世后,亲自上折子请皇上立他二弟为世子,皇上这才允了此事。

    但圣旨赐下不久,国公爷便病逝,而后不到一个月,某天深夜国公府发生大火,将整座府邸烧成一片废墟,魏遐之的继母张氏和两个弟弟都被烧死了,只有当时奉皇命外出办差的魏遐之逃过一劫。

    京城里的人对这场大火议论纷纷,甚至还有流言指称那场大火是魏遐之暗中命人纵火所致,否则国公府那么多下人都逃出来了,他继母和两个弟弟怎么会活活烧死在屋里。

    为此,魏遐之特地面见皇上,向皇上表明不愿继承国公之位,请皇上收回魏家的爵位,皇上经他再三恳求之后,允其所求。

    此消息一出,震惊京城百姓,城里那些谣传他纵火谋害继母与弟弟的流言,也平息下来。

    而后皇上开始器重他,几年间将他一个翰林院侍读,擢升为御史,再一跃成为吏部尚书,最后被提拔为一国首辅。

    这段传闻与她看的那本书的内容大致相同,小说的内容大意是说,大雅王朝的皇子们在太子身亡后,趁着皇上病重之际,为争夺皇位陷入内斗,最后在奸相魏遐之的阴谋构陷下,这些皇子斗得两败俱伤,无一幸存,没多久皇上也驾崩了,只留下一位公主,奸相软禁公主,登上宝座,改朝换代,因倒行逆施,百姓苦不堪言。

    书中的男主角是一名守城的小将,与他相依为命的兄长死于魏遐之的暴政下,于是他义愤的揭竿而起,反抗魏遐之的统治,而后救了从宫中逃出来的公主,两人一边谈恋爱,一边连手反抗魏遐之。

    她没看到最后的结局,不过听同学提过,结局是男主角打败魏遐之,与女主角成为皇帝、皇后。

    由于魏遐之只是书中的反派,并非主角,有关他以前的事,书里描述不多,魏家那场大火的真正原因,书里也未明确点明,但在看的时候,她也认为魏遐之应当就是主使者。

    她还听说寻国公与张氏是青梅竹马,寻国公本想娶张氏为妻,却因父母之故,被迫娶了魏遐之的母亲过门,自己心爱之人却只能屈居侧室。

    为此,寻国公对魏遐之母子十分不喜,偏宠张氏与她所生的儿子,在正妻死后,即刻抬了张氏为妻,让两个庶出的儿子也变成嫡出。

    仗着寻国公的宠爱,张氏和两个儿子在外人面前对魏遐之关怀备至,但暗地里却处处算计排挤他,就连为他议亲,都刻意安排他娶一个病弱的女子,而那女子还未过门就先病死了。

    后来,魏遐之无意间邂逅一个平民之女,对她一见倾心,执意想娶她为妻,但门不当户不对,寻国公本来不答应,毕竟他再怎么不喜魏遐之,到底是他儿子,寻国公仍想替他娶一个配得上他身分的贵女为妻。

    最后似乎是在张氏与其两个儿子的极力说服下,寻国公才答应这桩婚事。

    如今再对照环儿所言,金多福才有些相信魏遐之是真的对妻子一往情深,不在乎她的出身,执意娶她为妻。

    原本莫名其妙被拖来书里的世界阻止魏遐之篡位,她对这个魏遐之一直充满着怨气,现在知道他竟是一个痴情的人,怨气倒是消减了几分。

    不过她还是不会心软,不杀了他,她就没办法回到自己的世界。

    就像第五次重生成为妃嫔那时,为了阻止魏遐之登基,她曾暗中散播一些流言,暗指魏遐之有谋朝篡位之心,想让皇上提防他,结果就在那些流言在宫里散布开来的时候,魏遐之为了避嫌,竟然向皇上辞官,以表明心迹。

    也不知皇上是怎么回事,竟那么信任他,非但不准他辞官,还命人彻查那谣言的出处,最后查到她头上来,她被冷落多年,可到底仍是皇上的妃嫔,她没被杖毙,也没被砍头,但被赐了一条白绫,让她自我了结。

    她不肯,最后是两个嬷嬷拿着那条白绫将她活活绞死。

    金多福摸了摸颈子,想起当时被勒得窒息而死的情景,仍心有余悸。

    思及先前经历的各种死法,她没崩溃发疯,已经算是意志坚强,但再继续下去,她实在没把握自己不会真的疯掉。

    想了想,她一把握住环儿的手,说道:“环儿,妳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想见丞相。”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奸相盼妻归最新章节 | 奸相盼妻归全文阅读 | 奸相盼妻归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