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相盼妻归 第二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奸相盼妻归 > 第二章

奸相盼妻归 第二章

作者 : 香弥
    金多福在忆及前面几次的死况,摸着当时被马给踩到的胸口,觉得浑身都痛起来,一对柳眉紧紧拧着。

    环儿正好望向她,瞥见她睁开了眼,叫道:“噫,姑娘妳醒了。”

    金多福这才发现自己想着想着,倒忘了装晕,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与那个丫头大眼瞪小眼。

    见她呆呆的瞪着自己,环儿关切的问道:“姑娘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金多福一脸茫然的望着她,然后用惊疑不安的语气问道:“妳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丞相府,我叫环儿,姑娘既然醒了,我这就去禀告总管,丞相大人要见妳。”

    见她说完,提步就要往外走,金多福急忙喊住她。“等等。”

    环儿停步回头,“姑娘还有什么事吗?”

    金多福清秀圆润的脸庞上,流露出一抹彷徨无措的表情,“那个……我想不起来自己是谁,妳可知道我是谁?又怎么会在这儿?”

    环儿惊讶的低呼一声,“妳不知道自个儿是谁?”

    “唔。”金多福用力颔首,一边抬手摸着先前被刀柄砸到的地方,拧着眉道:“我的头很疼,什么都不记得,也想不起来自个儿姓啥名谁,这位姊姊可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怎么会这样?”环儿仔仔细细端详她几眼,忖道:“莫不是妳脑子被那刀给砸坏了?妳等等,我这就去禀告总管,再给妳请大夫来瞧瞧。”说完,她提步匆匆离去。

    房里只剩下金多福一人,她摸着还隐隐作疼的左额,丰润的双唇微微弯起,这样一来,她就暂时不用交代她为何会暗藏袖箭,还射死了一名刺客的事。

    这次难得能登堂入室,说什么她都要赖在这里,然后再伺机而动。

    没等太久,环儿便领着一名身量微胖、约莫四十的男子,和一名蓄着山羊胡子的大夫走了进来。

    大夫替金多福号了脉,再问她几句话,见她满脸惊惶的摇首,表示什么都想不起来后,大夫对着男子说道:“赵总管,这姑娘约莫是脑子受创,患了失魂症。”

    “失魂症?那可治得好?”赵总管询问。

    “这失魂症有些棘手,不好治,有人一辈子都无法痊愈,也有人几日便能复原,我开帖药方给她试试。”

    “有劳张大夫。”赵总管等大夫开好了方子,将人送了出去后,连忙将此事回禀自家主子。

    “怎么办,我会不会一辈子都记不起来自己是谁?”金多福紧抓着环儿的手,表情显得极为害怕无助。

    环儿拍着她的手安慰道:“姑娘别着急,大夫适才不是也说了,也许过几日妳便想起来了呢,我去沏杯热茶给妳。”

    见环儿离开,计谋得逞的金多福兴奋的握起拳头,这是她这八次重生以来最接近奸相的一次,她相信这一次她一定能成功阻止魏遐之谋朝篡位!

    “不是说丞相要见我,怎么还不来?”

    翌日,等了整整一天,仍见不到魏遐之,隔日一早,金多福忍不住试探的问着环儿。

    环儿坐在桌前绣着手绢,头也不抬的回道:“兴许丞相公务繁忙,况且姑娘现下什么都不记得,纵使丞相见了妳也无用,且也不知妳的身分,连要送妳回去也没办法。”

    她被派来伺候这位患了失魂症的姑娘,这位姑娘身子无啥大碍,她也没啥事好忙,整日除了陪她说说话,就是绣绣手绢,十分清闲。

    “环儿姊姊,那我能出去走走吗?”既然见不到魏遐之,金多福打算先将丞相府的格局弄清楚,万一日后要动手,才知道要埋伏在哪里。

    “妳一个外人不好在丞相府乱走。”

    “可整日待在房里委实闷得慌。”

    环儿是个好脾气的丫鬟,听她这么说,抬眼看向她,见她轻蹙着眉,一副凄惶不安的模样,心里一软,搁下手里的针线和绢帕,站起身道:“要不我陪姑娘到外头走走,不过不能走太远。”

    金多福顿时舒开眉心,“谢谢环儿姊姊。”

    环儿有些同情这个忘了自个儿是谁的姑娘,笑着说道:“我不过是个丫鬟,妳不用这么客气,我瞧咱俩的年纪相当,妳叫我环儿就成啦。”

    金多福颔首应好,两人一块走出房里。

    环儿只领着她在厢房附近一带走着,突然想起一件事,说道:“对了,妳不记得自个儿是谁,不过总要有个名字才好称呼。”

    “名字?那我叫什么名字好呢?”

    金多福正想把原本在现代的名字拿来用,还未开口,就听见环儿兴匆匆地说道——

    “不如我就暂时叫妳红柿吧,妳看可好?”她喜欢吃柿子,先前她手绢上绣的也是一枚柿子,便随口说了出来。

    金多福嘴角微抽,虽然不满意这个名字,不过也没有反对,“好,那就多谢环儿为我取名,我就暂时叫作红柿。”红柿起码比这副身子的本名金多福来得好听一些。

    据说金多福这名字是原主的娘取的,她娘原本是商贾之女,后来嫁进官宦人家为侧室,在上头的正室病死后,她被抬为正妻,可惜无福消受,不到一年也跟着病死,之后另一位侧室被抬为正妻,成为礼部侍郎金国柱的第三任妻子。

    金国柱原有一妻两妾,与元配育有一子一女,原主的娘只生下她这么一个女儿,在她娘过世后,被抬为正妻的那个侧室也生有一子一女。

    由于两个侧室先后被抬为正妻,所以金国柱的儿女全都成了嫡子、嫡女,当然也包括她。

    她在女儿中排行老二,上有一姊,下有一妹,还有两位兄长。在金家那两三个月,她没少被金国柱那几个儿女算计,是靠着她前七次的经验,才能安好的活到现在。

    他们想弄死她,一为财一为情,那两个兄长是为了她娘留给她的那一大笔价值不菲的嫁妆,而那对姊妹是为了一个男人—— 原主的母亲在生前为她定下的未婚夫,随安侯世子蒋疏静。

    那日她埋伏准备射杀魏遐之时,蒋疏静就在他身旁。

    其实金家早已家道中落,直到金国柱娶了原主的母亲为侧室,靠着她从娘家带来的大笔金银,在朝中上下打点,这才谋得了一个官位,这十几年下来,他没少送礼,这才一步步升到礼部侍郎。

    金国柱虽说仅是礼部侍郎,不过他继承了父亲传下的子爵之位,金家也勉强跻身贵族之列,不过原主能与随安侯家结下亲事,却是因为原主的母亲与随安侯夫人是表亲之故。

    随安侯世子蒋疏静被列为京城十大美男子之一,她曾见过他两次,确实不负盛名,生得芝兰玉树,丰姿俊逸,也难怪金雨翠与金玉云会为他倾倒,争着想嫁给他。

    见她欣然接受了自己替她取的名字,环儿十分高兴,热络的挽着她的手,又道:“用不着同我客气,来,红柿,我带妳去那里瞧瞧。”两人走在回廊上,环儿原是没想带她走太远,但她此时心情好,便替她多打算了几分,“也不知妳什么时候才能想起自个儿的事,说不得还要在府里住上一段时间,喏,我带妳将这内院逛一遍好了,妳也好认认位置。”

    “多谢环儿。”金多福正求之不得呢,说完,她瞟见回廊另一头有人过来,她抬眸望过去,一双丹凤眼倏地睁大。

    环儿也瞧见了,赶紧拉着她退到一旁,在那人走过来时,躬着身子行礼,“奴婢见过大人。”行完礼,发现红柿竟呆愣愣的站着,环儿拽了拽她的衣袖,小声提醒她朝自家大人行礼。

    被她一扯,金多福回过神来,朝魏遐之福了个身。“见过丞相大人。”她缩在衣袖的手兴奋的紧紧掐着,来到丞相府的第三天,她终于见到魏遐之了。

    魏遐之见她面生,观她衣饰也不像府里的下人,不免疑惑的道:“妳是……”

    跟随在他身后的贴身侍卫李耀平提醒道:“大人,这就是前日咱们带回来的那位姑娘。”

    闻言,魏遐之颔首,打量她一眼,温声问道:“听闻姑娘不记得自个儿是谁,如今可想起来了?”这两日他无暇去见她,直到今日休沐才得了空,正打算去见她一面,没想到在这里先遇上了。

    金多福怯怯的摇着头,“仍是没能想起来。”

    “听大夫说,姑娘是因头部受伤员了失魂症,怕是一时半刻好不了,姑娘无须担忧着急,暂且在府里住下,我已派人在京里打听,看能不能找到妳的亲人,届时再送妳回去。”魏遐之语气温和的安慰道。

    “多谢大人。”金多福垂下眼屈膝向他道谢,心里不由得想着,这人面容温雅俊美,但那眼神却宛如过尽千帆、历尽沧桑,再无温暖,只留下一片冰寒,看得她心底也无端跟着冷了起来。

    “无须多礼,妳若是想起什么,随时都可来告诉我,这段时间妳且安心在这里住下,若有什么需要,尽避告诉府里的下人。”说完,魏遐之没有再多留,举步往书斋走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奸相盼妻归最新章节 | 奸相盼妻归全文阅读 | 奸相盼妻归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