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逃妻 第十六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专职逃妻 > 第十六章

专职逃妻 第十六章

作者 : 七季
    【第九章】

    赶人走的一方怅然若失,被赶走的却游刃有馀,这个世界真是充满了各种怪事。

    吴亚洁总是想起那天魏琛的笑容,他的那个温柔的吻,还有他的话。这三点成了串联的记忆,只要想到其中之一,就彷佛他的人已经站在自己面前。

    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吴亚洁想着,反正这个人她也再见不到了,干脆不要去想?那根本就是做不到的事。

    “小心。”

    吴亚洁脚下踉跄,竟然是没注意到前面的楼梯被绊了下,幸好被身边的方余帆扶住,才避免了在大庭广众下丢脸的尴尬。

    现在可是工作中啊,这种低级错误已经是第几次了?就是察觉到她状态不好,方余帆才会邀她一起来勘察会场吧?

    之后他们公司新动画的发布会选在这间饭店举办,身为和饭店方的沟通人员,按说是用不着他们两个都出现的,方余帆会叫她一起来,八成是想给她个散心的借口。

    从那次之后,方余帆再也没提过追求她的事,这段缘分无疾而终似乎成了他们的共识,但即使如此,他对她的态度却没有改变。真是的,如果先遇到的人是他该有多好?被他亲密地搀扶着也不会有丝毫紧张,很近地望着他的眼睛也不会心跳加速,对于他的每句话都能得体地应对,为什么她就不能谈一番这般从容的恋情呢?

    “啊,是吴小姐。”

    不远不近的地方,开朗的声音朝他们这边飘来,吴亚洁条件反射地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在大厅的中心地带,两个穿西装的男人也正望向这边。

    其中一个是上次来她家取资料的那个年轻人,而另一个一脸厌世相的……吴亚洁的心脏很沉地往下掉了下,要不是有方余帆扶着,她人可能会就这样倒下去。

    那个年轻人拉着魏琛快步走了过来。

    走近了,吴亚洁瞧得更真了。那个穿着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的人还真的是魏琛。

    并不是说他不能穿西装啦,只是这种新鲜的感觉,让吴亚洁有些回不过神来,“还真像个公务员啊……”她内心的感叹小声地传达了出来。

    “我本来就是公务员。”魏琛很自然地接了句,眼神有意无意地瞥了眼方余帆仍搭在她臂上的那只手。

    为什么他只是一个眼神而已,她就有了种被捉奸在床的窘迫感?吴亚洁下意识地就想甩开方余帆,但又一想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啊,干嘛那么怕他?她倔强地瞪着魏琛,一动也不动。真是命运作弄,越不想见到的人就越是会碰到呢。

    一旁的后辈热心地解答了吴亚洁的疑惑,因为下个月会有个大人物来这边做交流,他们警局作为地方秩序维护的主要负责部门,所以对于大人物下榻的饭店有严格的要求。而局里现在就他们这个组刚结束了一件大案比较清闲,就派了他们来对饭店进行视察。

    难怪会穿得这么正式了。吴亚洁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不知道魏琛还有没有其他她没见过的样子呢?

    “我们这边的事已经结束了,这就回局里汇报。”魏琛对他们随意地摆了下手,叫上身边的后辈。

    这个样子,竟然是走掉了?欸欸欸?吴亚洁追随着他的身影转移目光,不敢相信他就真的这样走了。他就没什么别的话要说吗?还真当是熟人偶遇,应付两句场面话而已啊?有没有搞错,这种受到奇耻大辱的感觉。

    眼看他们已经出了饭店大门,那个后辈先一步跑掉,似乎是去开车,而魏琛站在门口望天,一点转头瞧她一眼的意思都没有。

    等吴亚洁再有所意识,她已经站在他身边了。她竟然追出来了?她是不是有毛病啊,为什么要追他啊?甩了他的人可是她啊!一连串的自我厌恶也改变不了她做的事情。

    说到底,说喜欢她的人不是他吗?视方余帆为劲敌的人不也是他吗?那刚才他那冷淡是反应是什么意思?就是因为他总是这种满不在乎的态度,才让她无法相信他的话啊。

    “你就不能有点正常的开场白吗,比如『真巧啊,在这遇到你』之类的。”吴亚洁无法解释自己追出来的理由,只能随便找了个话题引开魏琛的注意。

    “你没看到我震惊得都语无伦次了吗?”魏琛也不知是在配合她还是说真的。他挠了挠头发,那好不容易打理好的头发立刻翘起了几根,“再说你不是正在工作中吗,如果打扰到你,不好吧?”

    不知是不是她多心,总觉得“工作”那两个字他说得特别重,好像别有深意。吴亚洁盯着魏琛翘起来的那几根头发,竟然觉得这样顺眼多了,“我都不知道你是这么公私分明的人。”吴亚洁有种自讨没趣的感觉,“那我也不打扰你工作了,接待我们的人马上就来,我也该回去了。”

    她要走,刚一转身,身后伸出两只强有力的大手搭在她肩膀上,硬是以蛮力将她的身子又拉了回来。

    这是干什么,干什么把手放在她肩上?吴亚洁脸一红,幸亏他人在她身后,看不到她的脸。

    他的声音很清晰地从她耳后传了过来,她能想象得到他此时稍弯着腰,将脸凑到她脸旁低声说话的样子,于是心跳得更快了,差点没听到他说什么。

    “看到了吗,对面楼前面不是有个流浪汉吗?”魏琛说着,将她转向他所指的方位,于是她也就被动地看到了。

    的确是那样,但流浪汉是很新鲜的存在吗?吴亚洁对于他的这种跳脱发言始终无法适应。

    “我会觉得那个流浪汉很可怜,于是我会去给他些零钱,但却不会把他带回自己家养起来。你觉得我是冷酷无情,还是心地善良呢?”

    啊?这是什么鬼问题。吴亚洁正在想这难道是某种心理游戏不成,接着便听到了他的自问自答。

    “只是对一般人而言,是很普通的做法,根本懒得去作评价的那种对吧?”魏琛说:“所以说,我就只是那种程度的普通人而已。会把你带回家去,并不是因为你可怜巴巴地求我,只是因为你不是随处可见的流浪汉,因为你是你,我才会变成你眼中的滥好人。”

    “你这是在给我上课吗?”吴亚洁维持着自己声音的稳定,有些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只是有点焦急,对你的理解力不太放心。但这件事,只有你理解了才有结果,谁教决定权是放在你手里的呢。”

    “什么决定权?说得好像多尊重我似的,你还不是说得好听,实际上根本就不在意!”吴亚洁转头怒视他,对上他那双晶亮、温和的眼。她恍惚,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用那样温柔的眼光看着她了呢?

    “因为我也是要面子的啊。”魏琛意味不明地对她笑了下。

    忽然那已经很近的脸又朝她逼近,吴亚洁本能地缩起脖子,逃避地闭上眼睛。她的肩膀被他轻轻地拍了拍,然后力道消失了。等她再睁开眼,魏琛已经上了后辈开来的车上,车子扬长而去。

    魏琛奔跑的背影让她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多少年前,曾经少年。她呆呆地望着,手指不明所以地按在唇上,唇上热热的,明明他什么都没做啊。刚才那瞬间,还以为又要被吻了呢。

    扬长而去的车子里,开车的后辈偶尔好奇地瞥一眼副驾驶座上面色凝重的魏琛。自从上了车子,魏琛就一直是这种要拧下谁脖子的表情,就像他近几天在局里的脸一样,搞得大家都自动离他远远的,有这种外勤任务都先把他推出来。

    但身为他搭档的自己就很倒霉啊,刚才见到吴亚洁时,他看上去久违地恢复了正常,眼下看来……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魏哥,刚才在吴小姐身边的那个人,看上去和她关系很好啊。”他们离得这么远,他都能感觉到魏琛的身体震了下,脸色更黑了。果然是那样啊,失恋吧?他叹了口气,安慰道:“那也是没办法啊,对手如果是那种人的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职逃妻最新章节 | 专职逃妻全文阅读 | 专职逃妻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