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逃妻 第十五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专职逃妻 > 第十五章

专职逃妻 第十五章

作者 : 七季
    晚上来拿资料的人准时按响门铃,吴亚洁去开门,对方是个二十岁出头,看上去精气神十足的男人。

    “你好,我是魏哥的后辈,魏哥教我来拿说好的资料。”对方规矩地先对她鞠了一躬,把吴亚洁吓了一跳。

    吴亚洁带他进来,一指沙发那边。沙发上有魏琛的枕头和被子,还有魏琛背来的运动包包,茶几上则是魏琛的杯子和一些散乱的资料,而这一切都被圈在一个用油性笔划出的大圈里。她说:“这是他的生活区。他的东西都在这里,我没有动过,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资料,你自己找找看吧。”

    那后辈没忙着找资料,倒是对这“生活区”夸张地愣了半天神,眼里满是心疼。吴亚洁心里哎呀了声,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在这个后辈的心中,魏琛那种级别的偶像在她家正遭受着狗都不如的待遇,一定无法接受吧。

    其实本来也不是这样的啊,谁教魏琛那天在她的床上醒来,还大言不惭地说那种话,她气得要赶他出去,他又死皮赖脸地说什么不走,她一怒之下就画了这么个圈,威胁他敢出这个圈,就把他的东西都扔出去。不知事情原委,任谁一看也是魏琛正遭受非人的虐待。吴亚洁脸皮发烫,自己在这个年轻人眼里得成什么样啊?

    “你看,他家不是发生了火灾吗,临时找我帮忙,我这边也没什么准备,双方总会受点局限。”她委婉地道出,她这种做白工的帮忙就已经是天使般的热心肠,就不要对她要求那么多了。

    “火灾?魏哥家并没有发生过什么火灾啊。”那个后辈顺口接话道。

    两人大眼瞪小眼。吴亚洁迟迟才开口,说:“没有吗?”

    “唉……应该有吗?”后辈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可惜他真的不善于掩饰。

    他那慌乱的脸让吴亚洁想到了什么,她很跳痛地突然转移话题道:“关于那个捷运**的事怎么样了?”

    “那个人你大可放心,在那人出院当天,魏哥已经去打过招呼了,那人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再出现在你面前。”觉得是对魏琛有利的话题,为了弥补刚才的过失,后辈更是加油添醋地将魏琛那天是怎么把那个痴汉吓得**尿流的事,眉飞色舞地给吴亚洁讲述了一遍。

    因为时间紧迫以及怕再说错什么话,之后他赶快找到需要的东西就跑掉了。可这一晚上,吴亚洁是不可能睡得着觉了。

    隔天上午十点过后,大门被推开,魏琛顶着一张没精打采的脸,抓着头发回来了。一只脚刚迈进客厅,他那下垂的眼皮中明显精光一亮。吴亚洁正襟危坐于沙发上,看上去像哪位太后,那个眼神直勾勾地瞪着他,显然一直就在等着他。

    “你今天不是应该上班的吗?”魏琛假装没看到她眼里射出的小刀子。

    “我请假了。”吴亚洁说。

    这可真的让他意外了,这是天要塌了吗?最喜欢上班的吴亚洁竟然会主动请假。

    吴亚洁没让魏琛猜很久,昨天一晚上她都在想见到他时自己会是怎样的心情,是气愤、失望?还是别的什么。但当真的见到他本人,见到他因为不规律的作息而显出疲态的面容,她奇怪自己竟然什么情绪都没有,这份平静连她自己都很意外。

    “你家不是根本没着火吗,那个变态痴汉也早被你料理了,根本没可能产生什么报复的意图,既然如此,特地编了个圆全的谎言是在考验我的智商吗?”吴亚洁开口,一如内心的平静。她问他,“这样好玩吗?”

    魏琛疲惫的眼眨了眨,习惯性地挠了挠他那蓬乱的头发。就是因为他总有事没事老挠头,头发才总是乱糟糟的。看着他这一连串的动作,吴亚洁心里想的竟然是这个。

    魏琛不是个会油嘴滑舌给自己找借口的人,他也没兴趣知道这些事她是怎么知道的。只见他叹了口气,没有心虚和慌张,有的只是些举手投降的无奈。

    “我这个工作不是很没规律吗。就像这次接到任务,三四天不回家也是很平常的,日夜颠倒,没有正常休息日更是常态,你觉得怎么样?”他问她。

    什么怎么样,谁的工作不辛苦,这不是他的理想吗?现在跟她叫苦,想引发她的同情心,这也太幼稚了。吴亚洁很干脆地告诉他:“即使你十天十夜没阖眼,也不能成为避开话题的理由。”

    避开?那有什么意义。魏琛笑了下,像是在嘲笑她的肤浅。然后在她动怒前,他抬眼看她,疲惫的眼中仍是和平常一样,带着不正经的笑意,他真的没在怕的。

    “做这份工作,如果不用点方法住进你家的话,我哪有时间跟你见面呢?”

    “那是什么意思?”吴亚洁也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可能真的不够用,他们在说的是同一件事吗?那为什么她神经紧绷,而他却像在开茶会,现在她可是盘问的那方啊。她木讷地开口,“见面干什么,想见的话总是有机会的。”

    “可不够啊,一个月大概能见两次?这不就很容易被人捷足先登了吗,风险太大了。尤其是在知道有个劲敌离你那么近时,还要按部就班地顺其自然,那也太不知变通了。人生的关键,就是要出奇制胜。”魏琛说完,眼中的笑意更深了,而这点也从他的唇角体现了出来。

    他的笑意深了,不正经的意味慢慢被温柔所替代。他温柔地望着她,带着笑容,久久地望着已经呆愣在那里的她,然后问她,“这次你怎么不问我什么意思了?”

    平静的心早已是波涛汹涌,被心潮的浪声拍打着,好像一张口,心脏就要从嘴里冲出来。吴亚洁紧紧抿着嘴,有些害怕开口,“你只是想报复我曾对你做过的事,你觉得戏弄我很好玩?”

    “我喜欢你。”魏琛对她露出崇拜的神情,佩服她的理解力,“一般人首先想到的都应该是这点吧,因为我喜欢你。”

    “那才有鬼了!”吴亚洁的心脏以及其他器官都在沸腾,索性也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了,总之她现在就是要疯了,“你喜欢我什么?偷了你的钱,不告而别吗?别说你对一个自私的小偷喜欢了三年,你问我会信吗?”

    “我也不信啊,可那有什么办法。”她的激动让魏琛同样无奈,“当然也是很气的,但比起生气,更在乎的是怎么样才能让你不再有机会跑掉。不过,反正现在也算是两情相悦了,就不要在乎那点小事了。”

    两情相什么?咚咚的心跳让吴亚洁对自己的听力产生怀疑,“你给我走……”她做了几个深呼吸,事情的发展跟她预计的差距未免太大了,已经超出了她的应对范围,“反正你并不是无家可归吧?现在就回去。”

    “要赶我走了吗?我还以为好不容易终于追到你了。”

    “我才不需要你那种建立在谎言上的追求,也不稀罕你这种滥好人般无原则的喜欢!你对我知道些什么,这样就敢大言不惭地说什么喜欢,我……”她攥紧拳头,为什么赶人走的是她,想要逃避的人也是她呢?

    吴亚洁的鼻子酸酸的,这真是她这辈子听过的最糟糕的表白,“我根本就不想再跟你扯上关系,请你再去找别的人选,欠你的人情已经还清了,不要再来烦我。”

    是的,即使以前真的于心不安,觉得亏欠了他,现在也已经还干净了。快走吧,不要再来扰乱她的生活,不要再让她看到他那爽朗的笑容。她根本就想不出来,这样的自己有什么值得他喜欢上的。

    吴亚洁感觉得到他正在朝自己走来,她低头不语,眼角馀光瞥到他的手伸过来,拿走了她身边的他的行李袋。本来是想演出一场大戏把他的行李扔出去,所以提前都已经装好了。没想到,人很配合地走了,被逼到墙角的人反倒是她的样子。

    行李袋被那只有力的手臂提了起来,她的心也被提了起来,然后只觉得下巴下面一股力将她的头向上抬起,她忘了他还有另一只手。她的下巴被抬起,他的唇带着糖果的味道,不搭到让人怎样也无法适应。

    吴亚洁眼睛瞪得大大的,糖果般柔软、温暖的吻没有化开她心中的结就结束了。

    “和你在一起麻烦的一点就是,别人都在努力证明自己是个好人,而我却烦恼怎样才能让你了解,我并不是你认为的那种滥好人。”

    那又是什么意思?吴亚洁都要脱口而出了,终究还是因为那一吻的冲击而发呆的时间长了些,再回过神来魏琛已经走了,拖着疲倦的身体从她的房子里消失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职逃妻最新章节 | 专职逃妻全文阅读 | 专职逃妻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