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逃妻 第十二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专职逃妻 > 第十二章

专职逃妻 第十二章

作者 : 七季
    【第七章】

    这种自我厌恶感到底是怎么回事?隔天起床,看到桌子上摆放的早餐和字条,吴亚洁陷入了自我厌恶。她到底想怎么样呢?为了收留魏琛,赶跑了方余帆,她是不是傻了?一想到上班会遇到方余帆,就很头疼,一想到下班会见到魏琛,就胃疼。

    她的生活好不容易进入正轨,怎么睡一觉的工夫就乱成了一锅粥。是她想得太复杂了吗?不对,是她把事情变得复杂了。

    她又不是像魏琛那样的面恶心软,她是面软心恶,都这会了才当什么好人。以为他真会领情吗?以为这真是好朋友间的互相帮助吗?才不是那种温情的戏码。他们根本不是朋友,这也不是单纯的帮助行为,彼此都清楚的事情变成了一张餐桌上的纸条,像是多年的夫妇,告诉她,他去上班了,让她自己慢慢吃。

    真的有够假。魏琛真的为她做了早餐,还留了纸条,这一切都假到不行。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呢?吴亚洁真的无力去想了。

    魏琛信守了他的承诺,真的没有在她家吸淤,但相较付出的代价也不小,整天都黑着张脸,像是在戒毒。看他那副难受得要命又要忍气吞声的样子,吴亚洁的内心有种变态的快感,直到有一天,她看到魏琛叼着根棒棒糖,一个黑脸大汉叼着糖神情投入地狂吸,那一刻她以为他真的彻底疯了。

    “你懂什么?这叫转移疗法。反正现在能吸淤的地方越来越少,干脆彻底戒掉。”魏琛说得轻松,还很鄙视她的无知。

    是吗,那就看看他能坚持多久吧。吴亚洁看着手掌,不自觉地数起了手指。

    “组长,你在干什么,新的算命方法吗?”坐在旁边的后辈好奇地问她。

    吴亚洁这才尴尬地收回手,意识到自己可是还在部门的酒会中呢,即使再无聊,也不能分心想些更无聊的事啊。

    今天下班,部门内部例行给新来的同事举办欢迎会,让人感慨又是一年过去了的同时,也意识到自己的资历又老了一年。

    今年的迎新会有点特殊,因为方余帆也来参加了,大家都显得很激动,气氛炒得很热烈,可吴亚洁却还是频频走神。其实不会喝酒的她,在这种场合是找不到什么High的气氛的,纯粹是为了联络感情的应付。

    “说起迎新会啊,你们还记得三年前进公司的那个女孩吗?当初上面评判作品品质很高的那个。”

    突然有人提出话题,立刻有相对老资历的人迎合道:“知道啊,做了一年多就辞职的那个嘛。因为入职成绩和之后的工作水准相差太大,让人印象深刻。”

    吴亚洁跟他们不一样,他们只记得话题里那人的特征,她却记得对方所有的细节。那人在职时的一年,也是她最为忙碌的一年。

    “我呀,上个星期不是歇年假出去玩吗,然后刚好有看到她。”那个提起话题的人说:“我看到她在一间海边民宿做服务生,还被老板骂得很惨,看着真可怜啊。”

    “不会吧,好歹是在我们公司待过的人,怎么会去做服务生啊?”迎合的人又想了想,“不过她当时真的满笨手笨脚的,会辞职不也是因为出了严重纰漏,之后也没有同类型公司要她的吧。”

    “对啊,那次事件还闹很大,最后多亏了组长及时挽救。”有人也想了起来,并且意识到这正是一个奉承上司的好机会,于是将当年那个笨员工怎么造成了事件,而吴亚洁又怎样力挽狂澜的事详细地给在场每个人歌颂了一遍。

    话题便从那个忘记了名字的人身上转到了吴亚洁的身上,大家越说越开心,除了吴亚洁本人。

    原来她在做服务生啊,那个曾经大学时期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如果当初她不是偷拿了自己作品,就不会被日后的自己报复,不会在自己的设计下才出了那么大的纰漏。那么如今,她是不是能过上比较好的生活,人生的道路完全不同呢?而自己也不会靠着那次精心策划的事件大出锋头,因而得到高层的重视。

    人生真是莫测,当时觉得问心无愧的事,如今自己得到了利益,却又产生了后悔的心,真是有够不要脸。吴亚洁想,如果自己不是做得那么决绝,她们还能恢复成朋友关系吗?

    “组长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哦。”旁边的后辈又好心地问她。

    “啊,没事。”吴亚洁说着,拿起自己的水一饮而尽,只听到后辈啊了一声。

    这味道不是水啊。吴亚洁看了看杯子,她的还好好地放在那里,而后辈的不是正在她手中吗。她叹气,她真是太混乱了,最近事情一件接一件已经够烦,这下她连酒都喝了,再糟糕也不过如此了。她可是对自己的酒量有着十成把握,一杯就醉。

    没过多久,吴亚洁耳边的声音就从“组长你没事吧”变成了“组长你少喝点”的话。真是奇怪了,有什么可担心的?亏她还以为自己酒量多差,这么看来不是很厉害的吗。看着杯中酒,吴亚洁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她的酒量一定是在不知不觉中变好了。

    吴亚洁盯着本子傻笑,口中念念有词,又令人听不清在说什么,这让从没见过她这样的小职员都吓坏了。

    不过幸好方余帆在这里,在察觉到吴亚洁不知怎么就醉得厉害之后,方余帆越过几个人换坐到她旁边,在众女职员羡慕的目光下抱住她的肩膀。

    “亚洁,你有一点喝多了,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送我回家?这可是迎新会啊,我走了,你也走了,谁来欢迎新人呢?”

    吴亚洁说得很有道理,他们两个是在场职务最高的人,按说是要待到最后的。但是她这个醉茫茫的神态,令她说的话很难产生教人信服的作用。她也不等方余帆说话,神秘一笑地拿起手机翻找了起来,“我知道、我知道,有人可以来接我。”

    吴亚洁用从未有过的失态语调,高声对着话筒喊:“喂,他们说我喝醉了,你来接我啦。什么?寄人篱下的家伙有什么抱怨的资本?我就在……离家一点也不远啦。十分钟,十分钟不到,我就走了哦,这次走了真的不会再回来了哦,就算是自己家也不回。”

    挂了电话,吴亚洁对桌上所有注视她的人报以憨厚的一笑,然后又给自己倒了杯酒,自然被方余帆没收。

    吴亚洁也不气,盯着手机看时间,一边看,一边傻呵呵地笑。期间方余帆好像问了她很多问题,尤其是关于她那通电话的,但她可没空去解释,她还要注意看时间呢。六分钟、八分钟、十分钟、十二分钟……

    吴亚洁啊地大叫了声,把所有本就在偷留意她的人的目光又引了过来。只见她突然抓住方余帆的衣领,十分蛮横地说:“我要走了,你告诉他我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众人疑惑,什么?

    只见吴亚洁跌跌撞撞地站起来,摇晃着身子,还真的要走。

    方余帆吓得赶快起身扶住她,“你要自己走?你要去哪啊?还是我送你吧。”

    “去流浪,别管我啦!”她甩开方余帆。

    她竟然甩开了方余帆!看来有的人不喝酒是有道理的。大家心中都默默地达成共识,以后要一起留意,万不要让组长再沾一滴酒。

    对于一个人根本站都成问题的吴亚洁,几个下属也起身帮忙一起扶住,但吴亚洁这时展现出了超凡的蛮力,竟然像只发狂的小兽般挣扎起来,好像他们是要架着她奔赴刑场似的。

    一群人都在为难,吴亚洁再这样大叫着抗拒下去,真的会引起误会的。正这时,包间的门开了,大家都以为是店员来叫他们小声点,结果一看,众人的心里都是一沉。这来的是流氓啊,难道这间店其实是在黑社会管辖下的吗?

    那个流氓样的人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穿着要下楼买菜一样随便的装扮,但可见结实的身体轮廓,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人。不过他嘴里叼着的是什么?不像是牙签,白白的,看着还挺可爱。

    魏琛随便眼一扫就看到了正在发狂的吴亚洁,把嘴巴里的棒棒糖拿出来,挠了挠头,“下次晚回家记得告我声啊,我可是在家门外等了半个小时,结果你在这做什么搞笑表演?”

    “我搞笑?你看看已经多久了,二十分钟了,你足足用了二十分钟!”吴亚洁奋力表达着她的不满。

    而这个流氓竟然就是组长叫来的这件事,更是教人傻眼。

    “那你怪谁?是你自己说错了路,我能找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醉鬼。”魏琛大跨步地进来,自然地张手要接过她。

    吴亚洁却被人拉了过去,魏琛一看,视线与方余帆对上。

    “哟,上司。”魏琛朝他打了个招呼,道:“你也知道我不是什么可疑人了。”

    “你跟亚洁是什么关系?”方余帆神情严肃。

    魏琛正在思考,吴亚洁却对这话题更感兴趣的样子,很有兴致地拉着方余帆,大声宣布道:“告诉你哦,他和我住在一起哦,别看他凶巴巴的,做饭却非常好吃,叠好的衣服一定要领口朝里才放进衣柜,很龟毛是不是?超搞笑的。”她说着,自己在那笑个不停。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职逃妻最新章节 | 专职逃妻全文阅读 | 专职逃妻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