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逃妻 第九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专职逃妻 > 第九章

专职逃妻 第九章

作者 : 七季
    吴亚洁一鼓作气地出了警局,顺着道路机械式地向前走,脸上挂着的面具早就烂掉了。自己这是什么命格啊,以前走投无路,做了唯一一件坏事被他逮到,这次是难得在大庭广众下做了一次好事,还偏就被带到了有他的警局,还就那么巧被他给逮到,这得是什么样的机率?

    心评评地跳,见到他的瞬间,她心虚得就要大叫逃跑,说起来多亏了他那高高在上,瞧见仇人般的傲慢态度,激起了她本能的战斗欲,才让她急速地冷静了下来。干嘛啊,就算她是曾做过些不太厚道的事情,也不用一上来就咄咄逼人吧?他都不觉得惊奇吗?没点别的话想说吗?对她就只有积攒多年的不满吗?

    一连串不平的疑问加剧着吴亚洁的愤怒,相比她的吃惊、心虚、激动,他的表现太过无情。

    色|狼的事被完全忘去了脑后,低头走路撞电线杆的老套剧情很可能在她身上上演。正这时,身边响起两声车喇叭的声音,那声音如此之近,这条路上又根本没几辆车,不存在塞车的可能,吴亚洁很自然地就被那声音吸引得转头。一辆黑色轿车极慢速地与自己并肩而行,透过车窗玻璃,她看到驾驶位上坐的人是谁。

    魏琛又按了两下喇叭,并看了她一眼。

    什么意思嘛!吴亚洁不理,低头继续快走,可她哪里快得过车子。她快他就快,她慢他就慢,这条路是那么长,她就这样被这巨型牛皮糖缠上了。

    真是的,怕你不成?吴亚洁停步,定了定心神,手伸向了那道就在自己身旁的,副驾驶座位的车门。然而就在她的手要碰到门把手的瞬间,车子突然加速,竟然越过了她。

    什么、什么意思?耍她啊!吴亚洁真的气爆了,再理他她就不姓吴。吴亚洁甩头就走,然后过了会,那车子又追了上来,与她并驾齐驱,继续两声、两声,很有规律地响起喇叭声。

    真是够了!被烦得不行,吴亚洁再次停下。她看着魏琛,他瞧着她。半晌,她慢慢地伸出手,向着那门把手,然后,车又开走了。

    “魏琛!你真的有够幼稚,觉得很有意思吗?直接开去坟墓吧你!”吴亚洁终于咆哮出来,就差用电脑包砸他玻璃。

    这一喊,那车子在她身前三步停了下来,副驾驶座的门被从里面推开,敞开在她眼前。吴亚洁硬吞了口恶气,这次上车没再受到什么阻碍。随着车门碰的一声关闭,车子开始以正常速度地前行起来。

    车里的气氛降至冰点,诡异的气流萦绕在车内的两人之间。吴亚洁不说话,魏琛也像看不见她似的,专心地开着车。

    他那行为难道不是叫自己上车吗?她上来了,所以呢?看他的冷脸,忏悔自己的恶行吗?

    “你知道我要去哪吗?”吴亚洁不悦地开口。

    “我又没说是要送你。”魏琛接话之快,表示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她身上。

    吴亚洁语塞,有种自己上了贼船的感觉。见她又生气闷气,魏琛还不放过她似的,张口就说出了她的住址和公司地址,还好心地问她婴去哪里。

    惊异只是瞬间的,吴亚洁马上想到自己在做笔录时都有写下这些资讯。这么说来,她的资讯不就等于完全透明了吗?被警察说出个人资讯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敝,可眼前这个,明显是语带威胁。

    “算我时运不济好了,又撞到你手里了。”

    竟然把遇到他形容为时运不济?魏琛都要笑了,这种彷佛放弃抵抗的犯人的态度是怎么回事?迫于他的yin威,束手就擒了吗?

    要怪只能怪她自己,下手那么狠,英雄事迹跟着她的到来传遍了警局上下,连他都听有人在议论,有个长得很好看,叫吴亚洁的女人,差点砸坏捷运**的命根子。既然都听到了名字,不去见一面,不是太对不起自己的职务之便了吗?

    这位小姐根本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呀。这三年,他时常会想起她,每次都是压抑下心中的复杂心情教自己不要去找她,而她却又这样撞到了他的身边,到底是谁时运不济还不好说呢。

    没有什么可说的,那时的事情早已经过了解释的期限,这会说再多也是多余。两人都沉默着,可似乎心里都清楚对方的心思,也就都接受了这默契的沉默。

    直到车里的对讲机响了起来,这是魏琛他们内部人员装备的通讯设备,突然传出说话声,吓了吴亚洁一跳,但听清说话的内容,她马上就兴奋了起来。

    对讲机里说,十区商业街的一家店铺有人报警,发生严重斗殴事件,让离得近的警察迅速前往。

    这不就是电影里的情节吗?吴亚洁的脑中顿时闪过刀光剑影,只觉得热血沸腾。

    真实的街道火并吗?那不就是他们最近在企划的成人动画题材。因为她本人很擅长这个类型,当初也是凭着黑道题材的短动画通过了入职考核,所以现在担任的是成人动画组的组长。

    “去看看吧。”吴亚洁突兀地提高音量,盯着那部对讲机,“你怎么不回话啊?”

    “啊?”为什么还有心思关心这个,魏琛不理解,但还是告诉她,“第十区不是我的管辖范围,这会离得又不近,这种事自然有专门的人去处理。”

    “那有什么关系,都接到通知了,不去看一眼的话,你不会良心不安吗?”

    “完全不会。”他只是个警察,又不是超级英雄,当然按章程办事。

    “你不是要维护世界和平的吗?去看看啦。”

    听他这种理直气壮的懈怠,吴亚洁急得就要去抢方向盘,这可让魏琛吓到了,“你干什么?很危险啊。去就是了,你坐好!”

    在他的妥协下,吴亚洁无视了他的吼叫,乖乖坐好。他叹了口气,掉转方向盘,不满地低声滴咕。

    他们距离那边确实比较远,等他们到了,事情基本上已经处理完了。吴亚洁失望地意识到自己的脑洞开太大了,那种电影里的场景,怎么可能就让她遇到?

    其实只不过是经营家庭餐厅的夫妻两个大打出手而已,丈夫还拿着刀追到外面,引起了路人恐慌。妻子也不是好惹的,搬起路边的脚踏车扔男人。他们到时,两人都已经被前来处理的警察带上警车,看热闹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

    吴亚洁抱着胳膊,掩不住内心的失望,眼前那家店的客人自然已全都鸟兽散,空空如也,她性性地遗憾着白来一趟,身边的魏琛却是朝着那家店走了过去。

    “喂。”吴亚洁试图叫住他。都没人了还去干什么?

    只见魏琛熄了手里的淤,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径直地朝着蹲在店门的小男孩走去。

    说是小男孩,也有十二三岁的样子,要不是他过去,吴亚洁都没注意到那还有个小孩。好奇心驱使下,她也跟着过去。

    魏琛也不说话,在那小男孩对面也蹲了下来。男孩手里拿着部手机,正在玩一款对战游戏,完全不在意魏琛的到来,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样子。魏琛蹲在那看得仔细,吴亚洁在边上站着,也时不时好奇地偷看一眼。

    “哎呀,换武器、换武器啊。”魏琛突然指着萤幕,十分焦急地提醒。

    但是男孩没听他的,继续用他那把手枪孤军奋战,战不过便转身找地方隐匿行踪。魏琛得意地笑了下,说:“手枪的射程不够,你不是有狙击枪吗?”

    “没子弹。”男孩终于开口,很平静,无精打采。

    “你这样直冲上去太吃亏了,看小地图啊,迂回地绕到对方身后再用短程武器。要进入攻击距离再开枪,不然子弹多少都不够用。”魏琛又再指点,“你看,子弹又要没了,这样乱打不行。”

    “不如用刀了,反正也打不到,还不如直接上去割喉。”吴亚洁插嘴。

    一个男人、一个男孩同时停下来,仰头看她。最后还是魏琛耙于说话,他叹道:“你这女人还真毒啊。”

    吴亚洁脸一红,“不是你教我的吗?行家都爱用刀。”

    这么一说,魏琛也是一愣,两人都意识到了什么,尴尬瞬间弥漫开来。那男孩倒是真的换了刀,冲了上去。

    “别啊。”魏琛连忙阻止,结果男孩的角色还没冲几步,就被对方解决掉了。望着黑掉的蛋幕,魏琛连连摇头,“要走位啊,正面是送死,你这也太冲动了。”

    “因为听上去很帅啊。”男孩关掉了游戏,倒是对于这种牺牲满不在乎。

    这时有人叫了声男孩的名字,一个卷发的胖妇人急急忙忙地找了过来,见到男孩被这一男一女围着,顿时有些错愕。

    魏琛跋快站起来掏出员警证,以免引起误会。

    那妇人一看,明显松了口气,“这孩子,一不注意就跑这来了。你爸爸、妈妈拜托我照顾你,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怎么办?快跟我回去。”

    男孩没有反抗,只是抬头看了魏琛一眼。魏琛对他露齿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着男孩过去,那妇女过来关了店门,这才对他们道谢后,带着男孩走了。吴亚洁这才反应过来,这男孩就是刚才被带走的那对夫妇的孩子,因为父母发生那样的事情,他一定感到很不安,才会回来自己家的店门口。

    这种事她完全没考虑过,她在乎的只是事件太小,引不起她的兴趣。而魏琛却注意到了,对于留守下来的孩子,他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也没有作为成年人去教导他,他只是陪在他身边,减少他一个人默默承受的时间。

    这不是警察的职责吧,该说是天性使然吗?这么说来,从很久以前,他就见不得弱小的生物在自己面前遭受痛苦了,毕竟是要维护世界和平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和他相比,自己这心思简直冷酷、肮葬到了极点。

    “你想什么啊?”对于她的若有所思,魏琛的表情露出一丝不自然,有种被看透了的窘迫。

    “我在想,为什么我们明明一样大,可你却看起来已经是个大叔了呢?”吴亚洁说着,十分认真地看着他。

    魏琛真是叫苦连天,唯有苦笑,“没准是被你气得早衰了也说不定。”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职逃妻最新章节 | 专职逃妻全文阅读 | 专职逃妻全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