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逃妻 第三章_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专职逃妻 > 第三章

专职逃妻 第三章

作者 : 七季
    【第二章】

    确定是吴亚洁本人后,魏琛的心情更加复杂。

    他在想什么,吴亚洁大概都知道,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真是太疯狂了,“你先别乱想,不是你想的那样啦……”吴亚洁站起来,又弯下腰,要坐不坐地捂着肚子,刚才痛苦的表情又加重了。

    “你怎么样?”魏琛紧张地也跟着站起来,盯着她和她的肚子,“要不要送你回家?”

    “我没有家啊。”

    魏琛沉默。

    “都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了!”吴亚洁气急败坏地又牵动了肚子,咧了咧嘴,“我好像吃太多了,好难过。”

    “谁教你吃那么多东西。那怎么办?要去医院吗?”

    “我没有钱啊。”

    魏琛又是沉默。

    “好啦,你把我抓走好了。说到底,谁教你要点那么多菜,完了,我肯定是胃炸了。”

    吴亚洁更加痛苦地扭曲着五官,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并且又有要哭出来的感觉,声音变得悲悲切切的。

    “我真命苦,无家可归,身无分文,好不容易吃上顿饭,又要被撑死了,身边有个七年未见的同学选择见死不救,眼见着我露宿街头。也好,起码当个饱死鬼。”

    魏琛觉得再听下去,她可能会唱起来,连忙打断了她,“你要不要去我家休息一下?”

    吴亚洁眼中一亮,“合适吗?”

    “不合适。那你还去吗?”魏琛挑了挑眉毛。

    “当然去了,毕竟是你把我害成这样的。”吴亚洁非常敢说,并且伸出只手给他,“快扶我,我站不住了。”

    “真的假的?”魏琛表示狐疑,还是扶住了她,“真难过就去医院,有没有想吐的感觉?我看你吃得很开心,以为你胃口变大了呢。”

    魏琛像搀扶一位临产孕妇一样,小心翼翼地将吴亚洁扶进了自己家。那间面店离他家很近,但到家后也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

    魏琛翻箱倒柜地找出还没过期的胃药给她吃下,见她的脸色有所缓和,瞬间积累的疲劳全都冲上了头顶。

    “你随便坐吧,我先去洗个澡。”他从卧室拿出替换衣服,很随意地对她说:“如果你也想洗的话就等一下,我洗很快。”

    洗澡?吴亚洁的肩膀又抖了下。

    出于职业的敏感,魏琛站在那里,等着她要说什么。

    果然,吴亚洁瞪着双难以捉摸的好看眼睛扫了他半天,下定决心般重重点了下头,“我明白的,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想做什么就做吧,我已经有心里准备了。”

    魏琛费了好一番工夫分析她的话,比听审讯还要费脑细胞。还好,他还没单纯到听不懂,只是听懂了,就只剩下再给她三碗饭堵住她嘴巴的冲动。他深吸口气,慢慢吐出,“吴亚洁,有没有人说过你个性变很多啊?”

    “你都能当警察了,我稍微变点有什么奇怪的?”

    这似乎还挺有道理的……魏琛放弃和她斗嘴了。不管她的性格变没变,但好像耍嘴皮子方面,他没有赢过她的样子。

    “好吧,如果你想奉献自己,报答我的留宿之恩,那就去我床上躺好等着吧。”魏琛甩手进了浴室,先冲个澡让头脑冷静一下。

    吴亚洁听到浴室里很快就传出了水声,她陷在沙发里咬着指甲,心中的感觉是不真实。

    眼下的一切真的是真实发生的吗,还是她产生的幻觉?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在她遇到人生最大危机的时刻,帮助自己的人正是以前的同学,会有这么好的事吗?

    如果今天遇到的人不是魏琛呢?吴亚洁不敢想。见到他的员警证的时候她的崩溃是真实的,她真的认为自己这辈子完了,绝望的处境转眼间逢凶化吉,现在告诉自己她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暂时不用担心她会饿死了,这幸福来得太突然,让她怎么接受?

    魏琛说她变了,可要知道人在遭遇困境的时候,可是什么办法都使得出来的。为了能赖在这里,她还要变得更多呢。

    魏琛,那个有着一头乱发的好战分子。想着他少年时的样子,吴亚洁抱着沙发抱枕笑了起来,这也是人在摆脱困境后的本能反应。

    魏琛洗完澡出来,见吴亚洁不在沙发上,客厅里也不见她的人,他紧张了下,最后在自己的卧室找到了她。她还真的躺在他的床上,正在呼呼大睡。

    紧张的心情转瞬成了无语的黑线。这场奇迹的重逢,感慨少了些,感动更是没有。要说的话,真是非常疲劳啊。

    魏琛拖着沉重的身体去到客厅,天大的事也等明天再说吧。他倒在沙发上,也是瞬间就睡着了。

    长期养成的生理时钟让魏琛即使非常困倦,也在天亮后自动醒了过来。他先是恍惚了下,然后才意识到自己昨晚是睡在沙发上的,自然地忆起来这会家里还多了个人。

    “你醒了?”

    一张笑容满面,颇具服务精神的脸,出现在他的头的上方,魏琛一口气没缓过来,差点叫出来。他弹跳起来,唯恐那张脸下秒就张开血盆大口,像恐怖电影里那样。

    吴亚洁的笑容僵了下,这算什么反应,她长得像鬼吗?

    魏琛见她穿着他的衬衫,怀里还抱着只猫,微笑着跪在沙发边迎接他醒来的样子,只觉得超级诡异。

    “真没想到你还养猫呢,昨天都没注意到。叫什么名字啊?”吴亚洁抚摸着猫背,一只英国短毛猫在她的抚摸下舒服地眯着眼。

    “爱丽。”魏琛瞧了那猫一眼,十分鄙视它的见异思迁,“虽然是我养的,可平时工作太忙,都没时间陪它,除了喂食之外,它也不会找我,它喜欢在阳台那边活动。”

    爱丽才是这个家真正的主宰,连他这个主人都是正眼都不瞧的,不知吴亚洁用了什么法子,这么快就讨好了它。

    “真可怜,没人跟你玩,一定很无聊吧?”吴亚洁对怀里的爱丽说。见魏琛盯着自己看,她也低头瞧了眼身上穿的,笑了下,“我的衣服、行李都在房东家寄存,看床上有件你的衬衫就先换上了,你别介意。对了,你要吃早饭吗?我刚才稍微做了点。还是要先洗漱?浴室我刚才也借用了下,不过已经打扫干净了。”

    魏琛冲她摆了摆手,然后掐自己的眉心。这种温馨的家庭剧情节肯定蕴含着某种阴谋,他千万不能被她牵着鼻子走。

    “在那之前,说说你是怎么回事吧。”魏琛终于想起了重点,“你说你没家可回,刚又说衣服寄放在房东那里。”

    唉……魏琛顿住,眼前的吴亚洁本是笑咪咪的眼中含满泪水,嘴巴一瘪,竟然是要哭。喂喂喂,什么情况?他什么都没说啊。

    魏琛手忙脚乱,吴亚洁可怜巴巴地抹了抹眼泪,又在猫背上轻抚着,那样子看上去有几分古时候街边卖身葬父的凄凉。

    吴亚洁说的事情果然也是很凄凉的。七年前他们全家搬去外县市,大学时她又考了回来,一路到毕业后和最好的朋友一起租了房子,两人一边打工,一边找工作,都决心进入据说现今最有发展前景的动漫制作公司,但魏琛对这方面没了解,没听说过那家公司。

    总之,按照那家公司的应聘要求,吴亚洁好不容易完成了应聘作品,结果就在那天她打工回到租屋处时,发现她的室友不见了,室友的东西和她自己的钱包、电脑也不见了。打电话联系不到人,去问房东,房东说室友一早就走了,而且还退了房,把押金也拿走了。

    房东要求吴亚洁三天内搬走,她一头雾水,她不过是很平常地度过了一天,怎么回到家,生活竟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吴亚洁理不清头绪,但室友人找不到,住的地方又马上就没了是事实。起初她还是想着室友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不久就会联系她,于是先把房子退掉,把行李寄存在房东家,她则寄住在打工的同事家。

    可总麻烦人家也不好意思,打工的地方又好死不死出了问题,把临时工都辞掉了,她拿着薪水在外面飘泊了两天,钱却被偷了……

    魏琛目瞪口呆,这会再看吴亚洁,她身上彷佛散发托灾难的光芒,这种一连串的倒霉事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碰上的。

    “你不会是冲撞了什么东西吧?”魏琛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离她远点。

    吴亚洁悲切地看他,很理解他的心情,因为她也是这么想的,“我饿了两天肚子,我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肚子很饿,可我绝不能认输。”

    “所以你就去打劫了?”魏琛可以说是松了口气,总算不像他预想的那样,她误入了什么歧途。人在连续遭遇打击时,是会做出些过激行为的,“你为什么不向家里求救呢,你的手机不是没丢吗?”

    “那不行。”吴亚洁像看白痴一样看他,“我家里本来就不同意我留在这边进什么动漫公司,觉得那种工作幼稚、不风光,一直催我回家,要是让他们知道我真的无路可走了,那我就只能回家当个公务员,在服务窗口孤独终老了。”

    “我觉得你要向全国的公务员道歉才行,宁可当罪犯也不当公务员,我看也就只有你了。”这么想的话,她撞到的人是他真是太好了,“但现在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你的确是走投无路了不是吗?”

    吴亚洁沉默了,垂着脑袋玩起猫来,看上去像是受了欺负,莫名让魏琛产生种内疚感。爱丽伸个了懒腰,从吴亚洁怀里跳到地上,扭动着身体回了它的领地。吴亚洁也站了起来,这才让魏琛意识到,她一直是跪在那里跟他说话的,很像个给主子回话的奴婢,这让他的内疚感更胜几分。

    “还是先吃饭吧。”吴亚洁说。

    魏琛点头。总觉得这会再追着问,他就是十足的暴君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职逃妻最新章节 | 专职逃妻全文阅读 | 专职逃妻全集阅读
,